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信息選讀, 2006卷五, 2006第一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6卷五-2006第一期- 信息選讀-三個最容易誤解的屬靈名詞

三個最容易誤解的屬靈名詞

信息選讀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這三個詞是我們中間的通用語,也是大家最容易誤解的。
到底這個「恢復」是什麼? 什麼是「流」?「職事」從哪裡來?

「主的恢復」

  我們常聽人問,「你是不是在主的恢復裡?」到底這個恢復是什麼?說到「主的恢復」,是有很多講究的。你要知道,「主的恢復」是屬靈的,「主的恢復」是神今時代的工作,是神今時代的行動。所以我們可以說「我們是為著主的恢復」。我們就有一首詩歌說,「我們乃是為著主的教會的恢復,……我們為著主,我們為著主,為著主的恢復。」(補充本525首)為什麼呢?因為今天主在做一件事,而我們是為著主在這一個時代所做的事。

  慢慢的,我們對「主的恢復」又有一個說法,就是「我們是在主的恢復裡」;這個說法也對。因為「主的恢復」是屬靈的,只要你有這個屬靈的實際,你也就在裡面了。但是,當你說「我們是在主的恢復裡」時,你就要考量了,這個說法不能整體化。一個初蒙恩的聖徒,他要學習講,「我是為著主的恢復」。然後等他慢慢長,長到像我們這樣,認識主了,他就能說,「我是在主的恢復裡,因為神今天這個屬靈的工作被我摸著了,神今天這個屬靈的工作在我的身上也有一種的構成了。所以我不僅是為著主的恢復,我也是在主的恢復裡。」

  還有第三種說法,就是「我們是主的恢復」。當你要說,「我是主的恢復」時,你要小心一點,因為說「我是主的恢復」,就等於說「我就是神今時代工作的屬靈的實際」。「主的恢復」既是一個屬靈的實際,那我們可不可以說「我是屬靈的實際」呢?(在這裡我要勸你們每一處地方教會,都要好好讀一讀《地方教會的信仰與實行》這本書,那裡講得很清楚。)弟兄們,你要知道,「我們是主的恢復」不是一個整體的說法。在所有地方教會中的聖徒都要說,「我們是為著主的恢復」,因為這個是整體的;老練的弟兄們可以說,「我們是在主的恢復裡的」;李弟兄可以說「我是主的恢復」,雖然我沒有聽他講過,但是他可以這麼說。如果今天李弟兄在這兒,說,「我是主的恢復」,我也會說「阿們」。為什麼呢?因為今天神的工作,神的啟示,神在這個時代的帶領,都是藉著我們所敬愛的李弟兄來的。

  你要注意,一個弟兄可以講「我是主的恢復」,並不表示每一個人都可以講啊!你不要開口閉口就「我們是主的恢復」,甚至說「我在恢復的教會」,這樣的說法都是不對的。那個意思就是,我是屬靈的,我是神今天的工作,只有我來帶動一切。這就叫我們成為一班有排他性的人,成為自居自傲的團體,不屑與所有神的兒女有交通,甚至成為一班拒絕與基督身體眾肢體交通的組織。

  我們不小心,「主的恢復」這個詞,可以叫許許多多的地方教會成為一個組織。什麼是地方教會?地方教會是基督那獨一生機的身體,顯在一個一個地方上。所以我們不能講「我們是主的恢復」,也不能講「我們是恢復的教會」,我們要說,「我們是在一處處地方為主作見證的聖徒」。就連用「地方教會」這個名字都要謹慎一點。李弟兄很強調的說過「地方教會是一個描述,不是一個名字」,因為這是屬靈的。

  我們是在一個一個地方的地方教會 ── 即使我們這樣說,也還得領會,「地方教會」是一個屬靈的描述,並不是一個名稱。

「流」

  什麼是「流」?我們有一首詩歌說,「哦神,你是生命源頭,神聖、甘美、豐滿!你如活水向外湧流,一直流到永遠!」(詩歌第9首)流從哪裡來?創世記說,「有一道河從伊甸流出來」(二10),說出流是從神那裡流出來的。以西結書說,「在河這邊與那邊的岸上必生長各類的樹木……這水是從聖所流出來的。」(四七12),說出教會(聖所)可以產生生命供應的水流。啟示錄說,「在城內街道當中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二二1)。所以這個流乃是從神、從聖所、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來的。

  我們教會生活中,一不小心對這個流有一個很古怪的說法 ── 這個流從這一位神流出來,流到基督,然後流到某某使徒,然後從這個使徒流到某位弟兄,然後再流下來經過哪個人,所以你如果要在流中跟隨神,你一定要跟哪一個人,跟了他就是跟隨使徒,跟隨使徒就是跟隨基督。

  這個流現在又發展得更古怪了。有人說,你不用什麼材料就不在流中,你不參加什麼聚會就不在流中。你不做什麼事就不在流中。這個情形和哥林多人很像。哥林多人為什麼起來說,我是屬保羅的,我是屬亞波羅的?因為人都喜歡找個依附,若找到了一個依附,他就沒事了,就簡單多了。當然你若覺得自己有所不足,有軟弱,你願意學學別人,用一些別人用的材料,這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如果你說,我這樣做就是在流中,那你就不懂什麼叫做聖靈的流了。

  我願意告訴你,當你摸著神了,你就是摸著流了。因為 這一個流是從神和羔羊的寶座出來的。稀奇的是,人都喜歡做許多的壩,好叫這個流發電量充分一點,好叫這個流的電力強一點,人都是在做壩。但是聖經說,這一道生命水的河是從神和羔羊的寶座出來的;什麼時候你摸著神和羔羊的寶座了,你就是個在流中的人。什麼時候你讓主為大了,你讓主為主了,你尊主為聖了,你裡面和主建立一個親密的、無間隔的交通的關係了,你裡面覺得真是有生命的水流,這個流就是你的實際了。

「職 事」

  「職事」是從哪兒來的?是從主耶穌來的,所以這個職事是獨一的新約的職事,就是主自己的職事。主自己的職事就是獨一的新約的職事。所以我們通常說職事的時候,你要領會那是指主的職事,因為祂是這樣的絕對有包含性。就如以弗所書四章十二節,「為要成全聖徒,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這裡的職事(ministry)是指主的職事,在希臘文裡面是沒有定冠詞的,達祕新譯本翻作(the ministry),指出這個定冠詞(the)是外加的。所以這裡的「職事」表明是獨一的職事,是新約的職事,是主耶穌的職事,也是一個包容的職事。請我們要領會,職事是獨一的,是屬於主耶穌自己的職事,是新約的職事,這個新約獨一的主耶穌的職事,是一個包容的職事。

  說到職事,有的時候我們也是指倪弟兄,李弟兄他們兩位弟兄的職事。說到職事,我們是指主耶穌的職事,這是百分之百正確的;有的時候我們是指倪柝聲弟兄或者李常受弟兄的職事。我可以說那是某一種合適的借用。為什麼可以合適的借用呢?因為我們是他們生的。我們可以用,別人就不可以用;當某一個神學家,或者某一個聖經學者,他講到「職事」的時候,他絕不會講這是指倪弟兄或李弟兄的職事。我們可以這樣說,因為我們是他們生的,這是借用。然後,新約的職事就產生了眾職事,就是很多主的僕人們,他們有新約職事的構成,這個新約職事的構成在他們身上,叫他們有特殊的一份。

  事實上我願意告訴弟兄們,人活著最高存在的價值,就是能與神同工,成為一個有職事的人。人活著只有一個最高的價值,就是他和神同工。你若和通用公司同工,價值不高。但是當你說,我是與神同工的,我有一個從主來的職事,那個價值可就高了。你知道與神同工的人,和一般人有什麼不同嗎?與神同工的人,他的生活、他的生存,是為著長出一份職事;一般人的生存、生活是為著過一天算一天。一個與神同工的人,他的價值何等高啊!當這一個人在地上活著的時候,他不是為地上的事情勞苦,他是讓新約的職事構成在他的身上。

  你知道為什麼要全時間嗎?全時間不是為著做工的。我從來不贊成全時間做工,我自己也不注意工作。我若注意工作,我會是另外一個活法。我只知道一件事,全時間是為著讓神聖的生命、神聖的豐富、神聖的真理、神聖的運作在人身上有構成,成為他的一份職事。但是不知為什麼,很多好姊妹都不願意丈夫成為一個有職事的人,很多好父母都不願意兒女成為一個有職事的人。弟兄們,盼望我們都有這個渴慕,告訴主,說,「主啊,願意趁我還年輕的時候,把自己奉獻給你。無論全時間也好,作事也好,求主叫我得著眾職事中的一份職事,在許許多多的職事中,我有我的一份。」

  今天眾地方教會需要什麼?就是需要一班有職事的人。今天為什麼大家抓這個材料,抓那個材料?就是因為在一處處地方教會中,缺少一些有職事的弟兄們的供應。求主憐憫,給我們看見,宇宙中只有一個職事,就是新約的職事,就是主耶穌的職事,而我們大家都應該得著在新約職事裡的一份職事。就如:保羅有一份職事,彼得有一份職事,亞波羅有一份職事,約翰有一份職事。但是我們也要知道,無論這些職事多麼好,都不是那職事,不是新約的職事,他們只是得著新約職事中的一份職事。

  還有人說,「職事就是職事站。」這是絕對不對的;職事站是一個出書的機構,它沒有屬靈的職事,它是一個機構。如果你把這一個機構當作職事了,那整個眾地方教會立刻就組織化了,就在一個機構的組織下面了。

  我們要看見,神在新約的時代,一直不斷的得著許許多多的弟兄,把他們構成新約職事中的一份,他們得著了眾職事中的一份。以弗所書四章十一、十二節說,「祂所賜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傳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目的是為著職事的工作,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這裡說「有些」,不是「一個」。有許許多多的使徒,有許許多多的申言者,有許許多多的傳福音者,有許許多多的牧人,有許許多多的教師;這些弟兄們的職事,就一同來成全聖徒,為著職事的工作,建造基督的身體。

  所以弟兄們,我願意你們這些愛主的,把自己奉獻給主的,願意一生跟隨主的,你們裡面都有一種深處的渴慕,說,「主啊,我願意我這一生沒有白活,我願意我這一生能夠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在我身上有構成,叫我得著一份祝福教會的職事。」這是何等榮耀的一件事!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