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人物傳記,  教會歷史, 2005卷四, 2005第九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5卷四-2005第九期- 人物傳記-史百克(T. Austin-Sparks)3

一個被異象所塑造的人

─ 史百克(T. Austin-Sparks)─ 3

人物傳記

晚年和逝世

  我們已經看見,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尤其在50年代,貴橡的交通中心享受了一段屬靈上與人數上的繁增與擴展。史百克的職事,以及與他同在的貴橡弟兄們和訪客們,為著那些尋求在神旨意裡更紮實、更真實之生活的基督徒們,預備了豐富的屬靈筵席。同時,在將近50年代的末期,那些在貴橡的聖徒們開始對真實的教會生活產生更深的渴慕。這樣的渴慕或許是來自史百克,因為他強調,在信徒們深處對屬靈家鄉的尋求,答案乃是地方教會。

圖:史百克弟兄與台灣聖徒們

  為了應付這越來越大的需要,貴橡開始實施一些步驟,好更多實化地方教會的生活。他們試著帶進新的帶領,好幫助他們分擔管理貴橡教會生活的責任。他們也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這一種生活的發展上。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弟兄們發覺,阻礙當地地方教會生活繼續發展的,卻是因著支持史百克更擴展的職事而有的需要,這個需要一直持續不斷的壓在貴橡聖徒的身上。主後1965年,史百克形容弟兄們的感覺,「這一個廣大的工作與職事,包括書報、文書、印刷、特會等等,它所佔有的地位,成了當地地方教會合適彰顯與行動的限制。」

  到了1963年,所有史百克所傳講的特會都被取消,因而停止了從1926年開始實行的特會慣例。這個通告是以附錄的方式出現在1963年一月的主編專欄內。「我非常的感謝你們,特別在要來的幾個月中,你們在禱告裡為我尋求帶領。在貴橡的職事,現在似乎可以由其他的弟兄們完全接續;而我的道路,若是主仍然需要這聲音,它將會更往遠的地方去。在不遠的將來,我很有可能會在美國住一段時間。」一年以後,金彌爾(Angus Kinnear)描述了教會生活更進一步的發展。「主後1964年,兩位資深理事(trustees)受創辦人的委託,設立第一批,共八位,住在當地的長老,好監督教會的屬靈生命及各樣事工的運作。教會生活從此繼續下去,也有一些發展,但人數卻不可避免的減少了。」

  從1963年起,史百克繼續住在貴橡附近,也沒有停止參加在貴橡的聚集,但是他很少對會眾傳講。一直到1970年,在他去世的前一年,「見證人與見證」才有一個通告,說到在復活節前的星期五(Good Friday),史百克將會在那一天盡職。關於他的傳講,金彌爾寫到,「他婉拒了繼續再在貴橡中心講道的邀請。」

  史百克的晚年專注於繼續「見證人與見證」的出版,以及其它的書報上。同時他每年到貴橡之外的兩個聚會傳講,一個是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列治文市(Richmond, Virginia)附近,另一個是在瑞士。

  史百克於主後1971年四月十三日逝世於倫敦。他從沒有退休,相反的,他為了主所賜給他的職事更多被釋放出去而爭戰,一直到他生命的終了。在他去世的那一年年初,他為著在維吉尼亞和瑞士傳講的事禱告。主在他履行這些事奉之前將他取去了。他沒有留下任何組織,好繼續他所留下來的屬靈資產。他只是簡單的信靠主,「若是主願意,祂會將他職事中有價值的部分作為食物餵養眾人。」

史百克的觀察

  史百克所留下的著作充滿了極有價值的看見和啟示。我們可以用他晚年著作中的兩段實例,來對他的一生有一個簡略的描述。一段是他對於神在歷史中運作之原則的觀察,另一段是他對於他職事中主要內涵的簡要總結。

  主後1961年三月,史百克開始他的主編專欄。他起頭說到,

  「基督教的歷史,從使徒時代的末期開始,就是一個囚牢的歷史。不是字面上、物質的囚牢,雖然真實的囚牢也不少;而是因著人持守在他根深蒂固的習慣裡而帶進的捆綁。許多次聖靈有了突破,往一個又新又自由的方向運行,卻被帶進人的控制之下,像結晶似的定了形,成為另一個儀式、信條、組織、宗派、教派、秩序、團體等等。」

  後來史百克又描述,每當聖靈有一個新的開始,聖靈所起始的路卻被人認為是獨一的路,並且被結晶化,成為一成不變的條例。因此,似乎所有偏離這條路的人,就被人以極其懷疑的眼光看待,甚至被隔除。很快的,那從聖靈開始,為著產生活的生機體,好彰顯神所要之目標的能力,就變成下一代必須支撐,並且努力讓它繼續往前的課題。這個難處的解答,在於面對一些需要付上代價的問題,像是,「我是不是客觀的行在其中?」或者「聖靈有沒有開啟我的心眼,給我一個屬天的異象?」我們若只是客觀的行在其中,我們就要成為一個在體系之下的囚犯,而不是基督的奴僕了。

  「聖靈必須是起始我們方向和地位的那一位,聖靈必須是我們在一切的路程中參詢和遵從的對象。聖靈必定會在一切限制祂自由的環境裡成為「反抗者」,並且祂若在我們裡面,祂也會使我們成為「反抗者」。這絕不是說,所有的反抗或是對自由的訴求,都是出於聖靈。這意思只是說,我們在天然性情的領域中成為一班被破碎的人,我們為著自己設想而爭戰的能力已經被奪去了。」

關於他的職事

  在1967年十一月的主編專欄中,史百克寫了四點,是他認為最能描述主所賜給他這一份職事的特性:

一、神永遠的決議

  首先是聯於祂的兒子 ── 祂成為耶穌基督、那基督、我們的主。神兒子那至高並超越的地位和尊榮,在神永遠的決議中,是從永遠到永遠的。我們已經被擴大到我們的能力以外,為著尋求一個途徑,要將基督的尊大傳達給我們的讀者,並且陳明祂在神整個宇宙中的意義。

二、人在神的心意中的價值

  在神對人豐滿的旨意中,「人是什麼?」依然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雖然人是墮落的、腐敗的、滿了敗壞、邪惡的傾向,他仍然有一個認知:神是榮耀的、尊貴的、要在全地上掌權的。這並不是「人性主義」(humanism)── 敵基督對神心意的贗品。

三、教會的價值

  她是新人,是基督的配偶。我們已經用了許多時間和篇幅,為著要顯明基督所選定的身體那真實的性情、使命、呼召、預備、以及她在要來的世代中榮耀的命定與功用。正如經上所說,「榮耀的教會」。

四、十字架的價值

  藉著它,基督得著了祂傑出的得勝;也只有藉著它,人 ── 蒙救贖的人 ── 才能達到神所要的性情、榮耀、道德、和掌權。藉著它,教會才能實現她「永遠的目的」。

  除了這四點以外,史百克又加上另一個特徵,就是為著實行這些項目而有的爭戰與奮鬥。「倘若這些是神永遠決議的實際,若是神在很微小的一部份上,為著這實際將一個職事託付給我們,我們就一點不驚訝,那反對者會做許多事來污衊、毀壞、限制、中傷這職事以及這職事的所有。」

(撰寫:R.B., Cleveland,翻譯:D.S. Chicago)

參考書目

  1. Austin-Sparks, Theodore. The Incense Bearer. London: Witness and Testimony, 1936.
  2. Austin-Sparks, Theodore. The School of Christ. London: Witness and Testimony, 1942.
  3. Austin-Sparks, Theodore. Our Warfare. London: Witness and Testimony, 1960.
  4. Austin-Sparks, Theodore Ed. A Witness and a Testimony. London, Witness and Testimony, 1926–1971.
  5. Beck, Rex. G. Shaped by Vision, A Biography of Theodore Austin-Sparks. Cleveland: Greater Purpose Publishers, 2005.
  6. Gunn, Angus M. Theodore Austin-Sparks, Reflections on His Life and Work. Toronto: Clements, 2001.
  7. Reetzke, James. T. Austin-Sparks, A Brief History of the Lord’s Recovery. Chicago: Chicago Bibles and Books, 2001.

父,我知我的一生,你已替我分好;
所有必須發生變更,我不害怕看到;
我求你賜長久忠誠,存心討你歡笑。

無論我在世界何地,是有何種景況;
我與人心有個交契,我要保守發旺;
我要為愛出我微力,為著事奉我王。

你愛所定我的選擇,不是我的捆繩;
我在暗中受你領帥,已識你的見證;
一生充滿捨己的愛,就是自由一生。

── 詩歌305首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