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人物傳記,  教會歷史, 2005卷四, 2005第九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5卷四-2005第九期- 人物傳記-史百克(T. Austin-Sparks)2

一個被異象所塑造的人

─ 史百克(T. Austin-Sparks)─ 2

人物傳記

貴橡基督徒交通中心

  那些離開貴橡浸信會的一小群聖徒,藉著信心開始了他們的旅程。沒有一個人知道主要帶領他們往哪裡去,也不知道主到底盼望他們如何成為豐滿的榜樣。他們只知道,從一開始,他們站在新的立場,使他們覺得像是在家中一樣的自在。他們尤其享受與所有身體上的肢體那敞開、包容、自由的交通。他們在聚會裡非常豐富的享受主真實的同在。有一位祕書在與會記錄中記載,「會眾對於滿了真摰和膏油的禱告,以及主豐富的同在,有著許多的讚美,甚至他們並沒有特意要實化祂的同在。他們宣告說,「這就是以馬內利,神與人同在!」他們舉辦的第一次特會,包括了他們第一次敞開的擘餅聚會,聚會中氣氛相當激勵人,滿了主的同在和喜樂。」

圖:史百克弟兄在台灣釋放信息,李弟兄翻譯

  離開了貴橡浸信會以後,這一群會眾同時也離開了許多其它的事物。他們丟棄了會員的名單,以及所有協助會眾運作的組織架構。他們也離棄了想要成為一個有嚴格教條和運作組織之架構的念頭。但他們也領會到,若是要真正在會眾中有所行動,組織還是必須存在的。所不同的是,這種組織的源頭是在於團體的禱告生活,並且有不斷被聖靈調整的自由。接下來的幾年,他們見證,聖靈親自藉著許多平凡的信徒,盡了許多不同的功用,滿足了所有會眾的需要。

自然的擴展

  要描述貴橡的職事在全地的擴展,「自然的擴展」(spontaneous expansion)似乎是一個頂合適的詞。短短幾年內,這一小群會眾,因著主帶領他們離開宗派,就在倫敦東南角一個不知名的郊區開始一個小的見證,他們幾乎與全地上每一個國家的信徒們都有交通。這個見證並沒有經過任何的廣告或宣傳,也不是來自對工人的呼召;這都是根據聖靈自己的行動。這幾乎應驗了史百克弟兄在1928年所釋放的信息:「主的釋放」。在信息中,史百克把使徒行傳時代以及當時福音的傳揚作了比較。在使徒行傳中,從來沒有一處記載,有一位信徒告訴另一位信徒該去傳福音。那時福音的傳揚是自然且滿有大能的。當時沒有傳道會,沒有工人的組織,沒有福音的運動,一切都是因著高舉基督作元首、被聖靈充滿而自然流露的結果,正如同貴橡的擴展一樣。許多傳道士來到貴橡交通中心修養,也有許多從世界其它各地前來的信徒參加特會、訪問、交通。他們把這一個豐富的職事,以及他們在屬靈上所領受的幫助帶回去。就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原本就要傳給全地基督徒的信息與見證,就因此傳到了世界各處許多尋求的人當中。

  史百克職事的擴展,乃是來自當地基督教領袖不斷加深的誤解與反對。「反對」成了貴橡這一班信徒每走一步的標記。貴橡所持守的立場,乃是要成為一個為著全基督身體的職事,好藉著盡職,使人在認知裡完滿的領略神心意中的教會。然而,因著他們不願站在傳統基督教的「圈子」內,其它神的兒女們對他們的懷疑與偏見就逐漸增加。主後1933年,史百克寫到,「我們從來不曾想過,也從不願意讓這裡成為一個新的組織運動,或是成為一個新的派別。直到今日,我們仍然十分的持守這一點,並且一直會持守下去。我們有許多敵人,大多是從主的子民中出來反對我們的。他們似乎覺得,若是持守與我們相反的論調,就能有力來傷害我們。」其實,帶領人離棄宗派,決不是貴橡的這一群信徒的意願,即使有許多人是這樣錯誤的認為。他們真正的目的,乃是要與所有神的子民有交通,並且鼓勵他們,不論出任何代價,都要將基督與聖靈的帶領放在第一位。若是主帶領他們離開宗派,那就應該如此;若沒有這樣的帶領,只是為著尋求靈糧而在一起交通,也是非常甜美而不該受限制的。

  在1930年這十年間,史百克傳講了許多基本的真理。他在那段時間裡所寫的書,有許多經過了時間的考驗,今天仍然向我們清楚的傳輸許多緊要真理的啟示。光是簡要的看書名,就可知道史百克這十年中如何在啟示與亮光上有所進步。他所強調的,是在基督豐富的層面裡對祂的啟示與經歷。他所描繪的基督,不僅是一位個人的救贖主,或僅僅是身體的元首;更是那團體的基督,就是哥林多前書十二章十三節所啟示出來的。他在這十年中所出版的書,揭示出身體的基督(the Body Christ)(The Body of Christ, 1932)、信徒禱告生活的剖析(In Touch with the Throne, 1934)、對約翰福音屬天的闡述(We Beheld His Glory, 1935)、耶穌基督那宇宙中一切的中心(The Centrality of Jesus Christ, 1936)、神永遠的目的 ── 祂兒子的團體彰顯(The Stewardship of the Mystery,Volume 1, 1937)、團體新人的彰顯與顯出的憑藉 ── 地方教會(The Stewardship of the Mystery, Volume 2, 1938)、以及神對人三部份的構成 ── 靈、魂、體完整的救恩(What is Man, 1939)。

第二次世界大戰

  人的工作或許會被外在的境況所阻攔或攪擾,但是神的工作卻一直在繼續著,這正是史百克與那些在貴橡的信徒,在二次大戰中度過德軍空襲倫敦的日子時所經歷的。這一次戰爭大大的限制了史百克的行動,以及他和其他信徒面對面交通的機會。但是他反而更有時間來思考、閱讀、提出疑問。他寫到,在主後1940十一月至1944年十一月這幾年,「是我這一生中最掙扎的幾年,似乎有好多次我落到最谷底之處。」因著被圍困,對未來不清楚,對他職事的繼續不清楚,對他在世的年日也不清楚,史百克正在被神製作,好成為一個更能被他的主人所使用的器皿。

  在這限制之中,史百克於主後1944年的主編專欄中寫到,「我們從來不是一個已經製作好的器皿,被匠人從轉輪上拿下來;而似乎是主在我們身上結合了塑造與使用這兩段步驟。」其實,在某些方面,神並沒有在大戰中停止使用史百克,像是他未被停刊的「見證人與見證」,以及他在貴橡有限的職事。在整個大戰中,神似乎並沒有停止塑造史百克以及在貴橡的信徒們。他在主後1941年寫的書(The School of Christ),是他對自己的經歷最好的描述。他寫到,「一個對基督新的啟示,總是和主為我們所預備的環境綁在一起。你我絕不能在一些必要的條件以外得著啟示……我們必須進入新約的立場中,才能得著對基督的啟示,來應付目前的環境。所以聖靈帶領我們的路,乃是帶我們進入生活中真實的光景、環境、與需求裡。只有主耶穌新鮮的啟示,才能成為我們的釋放、我們的拯救、我們的生命;卻又不是賜給我們真理上的啟示,而是對祂人位的啟示和智慧,使我們能看見基督的某些方面,好應付我們的需要。」無疑的,這次戰爭把史百克帶進許多的環境中,使他必須對基督的人位有新的啟示,好應付他當時的需要。

  他在行動與職事上的限制,反而將隱藏的基督顯露出來,成為他接下來幾十年的糧食與亮光。這樣的經歷改變且加深了他的職事。若是將史百克在戰前與戰後的職事相比較,可以看見這位執事的成長與進步。他的信息並沒有改變,神永遠的定旨依然一樣;但是戰爭的這段時間卻將一個更大的能力做到史百克裡面,使他有更清楚的發表,來描述進入神永遠定旨的入口,以及關於一個有心「學習基督」之信徒的經歷。他的信息不只是清楚、廣闊的描繪神在基督裡的計劃,更像一位傳講的執事,在他與神一同經過了危急和深谷之後,清楚的說到他在神所帶領的過程中與神的互動。他在「The School of Christ」這本書中的信息,就是最清楚的例證,說出史百克呼召讀者進入他的範圍裡,他也指引他們一條入門的道路。這些發表的思路也出現在他之後許多其它的信息中。

  主後1944年七月,貴橡的特會中心、住家、連同緊連著的房屋,都被希特勒的炸彈所摧毀。但沒有一個人在這次的攻擊中傷亡,貴橡的弟兄姊妹覺得這是主奇妙、保護的手。當史百克檢視毀壞現場時,他發現,許多弟兄姊妹一點不失望,反而滿了得勝與靈中的振奮。之後的幾天,他們一致在殘跡中尋找沒有被毀壞的東西。在這一切之中,主給他們豐富的恩典,沒有讓他們落到絕望裡去。這一次的攻擊損毀了他們聚會的場地,卻留下了所有印刷的配備、書籍、以及大多數的辦公物品。他們很快的搬到另一處,繼續出版「見證人與見證」(A Witness and a Testimony)。在這個中心所舉辦的特會被無限期的延期了,但是當地的聖徒仍然持續在原中心的地下室聚會。

  在這之後,史百克搬到了蘇格蘭的克里奎根市(Kilcreggan, Scotland)的一個靜修中心,這是弟兄姊妹在1931年買下的。他在那裡度過了大戰的末了幾年。在這靜修中心,史百克寫作、思考、並且為著主當時在信徒中的行動禱告,也反覆思想主所給他的託付,以及主要如何完成這託付的心意。

大戰後的進步與1950年代中的擴展

  在大戰的限制與教訓之後,主給了貴橡的弟兄們十年的時間。在這期間,在貴橡本地與外地,因著他們的職事而得著益處的聖徒不斷的繁增。在同一時期,史百克這一位執事,因著跟從基督有許多學習,就達到了一個非常成熟的階段。那些參加過貴橡在戰後所舉辦之特會的人,都見證這個職事是極其豐富的,使他們覺得好像在一個敞開的天空之下。另外,大戰也預備了新一代渴慕基督實際的人,特別在英國,這帶進了戰後人數的增加,以及對真理更深、更強的追求。

  從1950年代開始,史百克接受醫療,至終治癒了在他身上限制他二十幾年的慢性疾病。在這手術之前,他經常因著疾病的發作,需要縮短他的旅程,或減緩他預定的計劃。現在他能更自由的各處旅行,可以到更遠之處,對全地上各處的團體傳講。

  我們可以將史百克在50年代的職事大約分成兩個時期。在第一個時期裡,他訪問了比從前更遠的地方,使他對其它國家基督徒的情形有更貼切的認識。他很憂傷的說到,「他所看見基督徒中間的短缺,就是在基督的彰顯上達不到神見證的標準。」這些行程叫他更深切的體會,神需要興起一個工作,好成就祂在信徒身上的旨意,帶進基督的豐滿。

  在50年代史百克職事的第二個時期中,他極其認真的考慮教會屬天的性質和實際上的彰顯。這一個時期的特點,是他訪問臺灣兩次,其間史百克見證了神在教會這個基礎上工作的景象。這一個看見鼓勵了史百克,並且堅定了他的託付 ── 教會是神獨一的憑藉。他在他職事的早期,就已經看見關於教會的事,他甚至在貴橡搬到在山上的交通中心之前,在貴橡浸信會最後的一次聚會中傳講這事。現在他親眼看見一個實例,也深深的受感動。

  史百克對教會看重,開始於他在主編專欄中的描寫,「他職事的推動力,乃是十字架更豐滿的意義、在靈裡的生命、以及教會的屬天性情、使命、與命定。」當時,他另一篇主編專欄更強調的說,「新約聖經清楚寫到,神將自己與教會完滿、絕對的綁在一起。神已經將這樣的事說的很清楚,就是祂要完成關於祂兒子永遠計劃的作法和方式,乃是藉著教會(Churchwise)。」最後,這一個時期結束於他在主編專欄中發表的長篇連載,說到教會的內在素質與功用。這一切事件和著作,都說出史百克在第二個時期中非常關心教會這一面,並且以教會作為他的負擔。

  我們若是回顧史百克在訪問臺灣這個小島時所看見的,會帶給我們啟發的作用。他在主後1957年的訪問之後寫到:

  「我們剛從遠東返回。在這一次長達三個月、更深入的訪問中,我們再一次看見神奇妙的作為。在一天又一天不停的聚會中,我們有機會對超過五百位特別經過挑選的(中國)基督徒工人傳講,每天晚上又有超過兩千多位的信徒與工人們來聽信息。除此之外,我們也花了一整個禮拜訪問各處的會眾,有時甚至一天去三、四個地方。那裡的基督徒個個都在基督裡發光,熱切的等候我們到來,並且渴慕這一份職事。他們的會眾,人數從一百到一千六百人不等,都是「自發的」興起來,並且「自發的」擴增。在神的工作開始之時,即使這個工作正在非常快速的擴增,對於神的僕人來說,作為神所使用的工具,他的原則與準則乃是,「盡量維持小的工作,決不試著想要把這個工作做大。若這是出於神的,它必定會突破萬難而成長。我們必須要澆灌,但若不是出於神的,我們也不要。」這個原則是他們所持守的,今日也闡明了出來。我避免把這個工作的細節更多寫出來,或者對它有總括的陳述,因為宣傳是危險的。我們職事的範圍是在菲律賓、臺灣、與香港,但這個工作所接觸的範圍比這些更廣。

  沒有一個工作或信徒,比他們為了這工作遭受更多的反對和苦難。從政治上、屬靈上、以及 ── 我很心痛的說 ── 從基督徒團體上,這個工作幾乎受了無法置信的苦難,但是卻在這些環境上,藉著生命之靈的能力,以及內在屬靈生命的動力,不斷往前去。

  若是要尋求其中的祕訣,我們會毫無疑問、深切領會的說出四點:

一、

在信徒(個人與團體的)生活中,有十字架頂深且內裡的工作。

二、

聖靈在所有的方向與治理上,有祂的主權與治理。

三、

對於教會是基督的身體、是在屬天地位上的屬靈生機體,有一個很清楚的認識與彰顯。

四、

有分於祂患難的交通,將萬事看作虧損,以認識基督耶穌為至寶,向著祂的權益與榮耀而過著犧牲、捨棄的生活。

  若有人問到,「難道在這麼大的工作中,他們全然沒有組織嗎?」我們會一致的說,「是的,是有組織,而且是我們所知道最完全的組織。」但是有一點不同,這個「組織」(若是一定要用這詞)從來沒有產生工作或生命,或是走在這兩者前面。它僅僅是一個「秩序」,好叫生命不致於混亂,而在其中得著必要的指引。一個充滿且洋溢活潑生機體的花園,是需要方向和管理的,好使它美麗。你不能用自己的管理手段來得著生命。當有人提到他們工作的秩序,而用到「組織」這個詞的時候,一位帶領的負責弟兄平靜的說,「我們對於組織沒有自覺,我們只是對那些使組織有必要的事有感覺。」

  總之,何等的喜樂,我們能在這段時間置身其中,這一直是我們的異象和禱告。縱然伴隨這個工作的是一個極大的代價,但它是神的靈所負責的工作。願它被保守,不受玷污,不被破壞。」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