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人物傳記,  教會歷史, 2005卷四, 2005第九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5卷四-2005第九期- 人物傳記-史百克(T. Austin-Sparks)1

一個被異象所塑造的人

─ 史百克(T. Austin-Sparks)─ 1

人物傳記

史百克弟兄沒有留下任何組織,好繼續他所留下來的屬靈資產。他只是簡單的信靠主:「若是主願意,祂會將我的職事中有價值的部分作為食物餵養眾人。」

引 言

  史百克(Theodore Austin-Sparks),人稱內裡生命派(Inner life)最後的大教師。他早年相當受到開西運動(Keswick movement)及許多屬靈人的影響,包括梅爾博士(F. B. Meyer)及賓路易師母(Jessie Penn-Lewis)。主後1926年,他創辦並開始在英國倫敦東南區「貴橡基督徒交通中心」(Honor Oak Christian Fellowship Center)的職事。主所賜給他的職事,帶領他發展在貴橡的聚會生活,也帶領他到世界各地訪問神的子民,並且出版文字,在全地流傳。他的定期刊物「見證人與見證」(A Witness and a Testimony)將他從1926年到1971年逝世之前的講說與文字傳達給眾人。從貴橡的交通中心那一小群聖徒開始,他的職事很快的廣傳到世界各地有心追求的基督徒中間。

  在啟示的一面,史百克的職事豐富的啟示出基督、神永遠的目的 ── 叫萬有在基督裡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屬天的教會、以及十字架的中心。他說到,「主的心意是要恢復祂的子民回到神旨意的線上,這條線從已過的永遠一直延伸到將來的永遠。」在個人的經歷的一面,他的職事給予基督的十字架那頂深且內裡的工作、對聖靈的內裡認識、以及對神聖生命的內裡工作,開了一扇門。他以地方上聚集的會眾,作為描繪這個經歷的範圍,強調教會不只是單個的信徒們,而是神為著得著祂永遠的目的而使用的獨特器皿。

出生、童年、與得救

  史百克於主後1888年九月三十日生於英國倫敦。他的父母於當時1880年代的末期,在這繁忙的城市中,只有平凡收入,是不太為人所知的平常人。他的父親管理好幾個樂團,進入了當時盛行的小型娛樂圈。他的母親最為人所知的,就是她虔誠的基督徒生活,以及她許多代的家族,從英國東部沙福克郡(Suffolk County)的農業鄉鎮所承襲的浸信會信仰。他們夫婦在十九世紀,在當時相當現代化的英國,養育了史百克和他的兄弟姊妹們。

  或許史百克的父親想要他的孩子有一天參與那優雅之音樂家的文化,因為他自己就活在這個文化裡。為了達成這個願望,他極力想要防止史百克被他的基督徒妻子在思想和信仰上所影響。於是他將史百克送到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城(Glasgow, Scotland),與他的親戚同住。史百克就在這個沒有基督徒母親勸化的環境中學習、成長。許多年以後,史百克時常親切的提到他童年這遠離倫敦的家,並且說到他是如何想往能偶爾回去看看。不過,他在格拉斯哥城的這段時間裡,大部份是非常寂寞的,他求學的時光基本上也並非都是快樂的。在他十七歲的那年,大約是在主後1905年的春天,有一個主日下午,他垂頭喪氣的走在格拉斯哥城中街道上,經過一群在露天傳福音的青少年。他停下來聽他們傳講,回家以後,他當天晚上獨自在房間裡,把自己的一生交託給主耶穌基督。隔週,他加入了這一群戶外傳教士。不久,他也開始把他的見證加入他們的見證中,於是他開始了長達六十多年之久傳揚福音的一生。

開頭的幾年

  史百克結束了他求學的生涯,在格拉斯哥城找到了工作。在工作以外的時間裡,他勤奮的專心尋找關於基督的事,並且把自己擺進許多對主的事奉裡。他也投身在兒童工作裡,常常到城中的貧民區,在物質與屬靈上給予與那些不幸的人許多幫助。不只如此,他也聚集了一些青年信徒到他家中讀聖經。在這一種服事的氣氛中,史百克開始在格拉斯哥和倫敦附近的一些小教堂傳揚基督。他專心的服事主,他也感覺到,似乎他有從主而來話語上的恩賜。所以他開始努力尋找更多發展他恩賜的路。由於經濟上的短缺,他無法到神學院或聖經學校就讀,於是他開始「狼吞虎咽」似的研讀聖經,並且暢讀許多屬靈人的著作。在他晚年的時候,他對於所讀過的書,像是哥頓(A. J. Gordon)、皮爾生(A. T. Pierson)、和宣信(A. B. Simpson)等人的著作,表示了他的感謝,因為他從其中得著許多屬靈的益處。他也利用空閒的時間去一些大傳道家傳道的地方。他拜訪了梅爾博士(F. B. Meyer)傳道的會堂,也常常到韋斯敏教堂(Westminster Chapel)去聆聽摩根(G. Campbell Morgan)解釋聖經。

  在主後1912年,史百克對主的虔誠以及服事的成長得到了眾人的肯定。在他二十五歲的那年,他被邀請到倫敦北部離市中心約三英哩一個純樸社區 ── 司托克‧紐英頓(Stoke Newington)作公理會(Congregational Church)的牧師。當他被請去作牧師的時候,正是這一班會眾在屬靈上經歷後退的光景,他們希望藉著他的服事,能帶領會眾在生命與活力上往前。許多年以後,他回憶他所傳講的第一篇信息,就是使徒行傳二十六章十七至十八節,「……我要拯救你脫離百姓和外邦人。我差你到他們那裡去,叫他們的眼睛得開,從黑暗轉入光中,從撒但權下轉向神,又因信入我,得蒙赦罪,並在一切聖別的人中得著基業。」史百克開頭盡職的心願,就是盼望主能興起一些人來,有屬靈的眼光,有從主而來的託付和膏油的塗抹。五十年之後,當他再提到這件事的時候,他說,「他在這第一篇信息裡起初的心願一直沒有減少,反而主導、決定了他這一生的職事。」

圖:史百克(右二)與李常受 弟兄(左一)

  在這段時間內,史百克開始從另一位公理會的牧師,也就是當時的聖經大教師 ── 摩根(G. Campbell Morgan)身上學習。他自己見證說,「有好幾年,我與摩根博士相當熟悉。他是聖經教師聯合會的一員,他的方法就是分析式的教導聖經。」史百克在司托克‧紐英頓盡職的期間,有許多機會仔細研讀查考聖經,這對於他將來在神話語上的職事提供了穩固的根基。

  主後1915年,當史百克仍在司托克‧紐英頓作牧師的時候,他娶了佛蘿倫絲‧羅蘭(Florence Rowland)為妻。佛蘿倫絲出生於一個敬虔的家庭,他是史百克一生之久的良伴與扶持。據說她是一位安靜的姊妹,在她丈夫扮演極重要角色的會眾中,她只是一個平凡的肢體。但眾所皆知的是,她對許多與史百克接觸的傳道人有極大的負擔,不斷的與他們通信,信中滿了鼓勵與恩典的話。她也是四個孩子的母親,更是史百克一生中所信賴的伴侶。

  有將近十年之久,史百克忠信的服事他所牧養的會眾,以及廣大的基督徒團體。之後他離開了司托克‧紐英頓公理會,轉到倫敦東南區的貴橡浸信會任職牧師。從外面來看,史百克搬到貴橡浸信會,似乎是他牧師生涯中更往前成功的一步,但史百克向來就不是一個單單因著外面的成就而滿足的人。搬到貴橡之後,在他裡面興起了一個更強烈的心願 ── 得著內裡的實際。這促使他尋求主,好叫主在他身上的工作能更往前。

  這個態度說明了史百克這一生的特性:他不因著外在的進步而滿足;他乃是不斷的尋求主,不斷的在神內在啟示的光中調整自己。他在晚年的時候,以他自己是一個成功的青年基督徒作見證,以此作為對照,來突顯對於「神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裡面」這內裡經歷的絕對需要性。他後來描述這一個過程,他說到,「每一位基督徒都必須有一段他個人與神之間深刻的歷史(personal history),而這樣深刻的經歷的得著,只能藉著在危難中領略基督,認識基督是全豐全足的一位。」舉例來說,他對於聖經中所解開的真理有這樣的話:

  「有一個很大的區別,一個是宣揚關於主耶穌的真理,甚至是廣泛的、豐滿的真理,因為祂就是真理,而且是不能否認的真理;另一個是奇特的、深刻的、又不能缺少的素質,就是我們 ── 我們就是那真理,而這一個真理滿有大能和力量,它來自於一個事實,就是我們這些人是基督活的彰顯。我們曾經經過深谷、被試驗過、被試煉過、從這地被帶到那地、有過極其艱難的經歷、在烈火中領略了基督,所以,在對基督的認識上,我們這個人成了具體的化身。」

  史百克在他1946年發表的一篇主編專欄中,描述了他在貴橡浸信會的內裡經歷。他說:

  「若干年前,我乃是全然為著神的上好(我深信現在仍是),在對主的虔誠上是毫無疑問的。我全人浸透在各樣福音活動的浪潮中,特別是在各處所舉行,為著加深屬靈生命的特會。我也是許多傳教士委員會的會員。許多人認為我是一個能傳講信息的人,所以我到處受人邀請。這幾句話描述了我對於所參與的虔誠活動,以及對於主的權益,有著極大的關切。作為一個禱告的人,我相信我對主的旨意是完全敞開的。然而,在一件事上我有很深的偏見,那就是最初「開西」(Keswick)教訓中的主要內容,我不願意接受,無論如何都不願意。我與那些教導這事的人爭戰。長話短說,主認真的牽著我的手,帶我走上另外一條路,並且帶我走進了一個極大的屬靈貧乏。到最後,唯一能使我從其中得解脫的,就是那從前我無論如何也不願意接受的事。事實證明了,這是達到更豐滿的生命,以及達到「世界性」之職事的鑰匙。我至終看見,我從前的判斷全然錯誤,我被自己的偏見所蒙蔽了。我相信自己是誠實且正直的,我也似乎如此的確證;但是,不,我其實是在我的愚昧中,排斥那些對主和對我自己都有極大價值的事物。感謝神,當這個偏見的事實被帶到我心中的時候,我有神的恩典來誠實的面對它……沒有人是不會犯錯的,也沒有人是已經完全領略了,也沒有人是完全的。許多敬虔的人需要在更豐滿的光中調整自己,尤其當他的心裡有這種需要的感覺時。」

  史百克的調整,使得開西的內裡生命經歷向他打開,也使他在服事和職事上有一種內裡、屬靈的豐富,以及更深入的真摯。這同時帶領他在主後1923年,當他還是貴橡浸信會的牧師時,正式與賓路易師母有交通。史百克在賓路易師母的「得勝者見證會」(Overcomer Testimony)中作「國際祕書長」,並且到各處旅行,照樣傳講她多年所活出、所教導的十字架信息。

離開貴橡浸信會

  主後1926年,主的光開始照亮史百克以及他會眾中的一些信徒,特別在他們與浸信會聯會的關係上。一位祕書寫到,「我們請會眾在要來的幾個月,為著我們與宗派組織之間的關係禱告。監督與牧師們有同樣的想法和心志,認識我們現今的立場和他們並不一致。我們所站的地位,是在一個身體裡,藉著一位靈的交通,而彼此作肢體;但實際上我們今天與宗派的關聯,幾乎全然是名義上的而已。我們覺得時候已到,我們應該誠實的面對我們的立場,以及我們見證的基礎。」就在那個月底,在經過禱告與考量之後,貴橡的基督徒們決定除去所有與浸信會宗派之間任何的關係。

  在八月份,在貴橡浸信會所舉辦的一次特會中,很明顯的有一個宗派所遺留下來的傳統,這使得那些會眾對於他們所要遠離的事物有著極深的印象。整個特會與禱告都是對所有重生、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打開的,而這些聚會也是滿了喜樂與豐富的聚集。然而,在一次合一的禱告之後,有一個所謂的「教會聚會」開始了,而只有那些貴橡浸信會的「會員」才能留下來參加。這一個諷刺性的景象,使得會眾更嚮往將來有一日,他們的交通能夠真正向著所有神的兒女敞開。

  這一次的遷移並不僅僅是為著渴望離開一個負面的光景,更是為了完成主在史百克和貴橡的信徒們身上積極正面的旨意。史百克在地方教會的論點上描繪出他們的意願 ── 要成為神在他們身上工作的正面見證。

  「我們覺得,主為著祂所有的子民,將一個職事賜給了我們,這職事多少與主在末世恢復祂豐滿的見證有關。我們覺得主的路乃是以會眾作為地方的代表和全「身體」的彰顯。我們不能、也不會否認,主的確祝福、也使用其它的途徑,像是宣教團體和差會等等,我們也因著這些為著祂的途徑而歡喜快樂。但我們看見,新約的路乃是在於會眾 ── 根據神所啟示的樣式而井然有序 ── 作為訓練的學校、試驗的場所、以及管道和工具,為著打發人出去,到萬國中把那些屬於祂名的子民招聚出來。然而,將這些會眾聚集起來乃是聖靈的工作,不是我們的。所以,我們並沒有起頭的計劃,而是在每一件事上讓「生命」和「自發」作主導,這正是聖靈行動的特性。」

  因著聖靈在史百克裡面極大的工作和裝備,他被聖靈所指示的方向所充滿,在1926年十二月離開了浸信會聯會,同時辭退了他在「得勝者的見證」(Overcomer Testimony)裡的職位。他被主內裡的光照所引導,斷去了所有過去的關係,為著能在「會眾」的基礎上站住,向著神在他們中間工作的世界裡作為一個標記。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