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見證, 2005卷四, 2005第一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5卷四-2005第一期- 見證-將殘的火把,祂不吹熄

將殘的火把,祂不吹熄

蒙恩見證

  九年前,我們家經歷了一個極大的變故。我六十八歲的父親因糖尿病去世。母親悲痛到一個地步,簡直不知該如何活下去。

  那時,我才剛受浸不久,心裡真是希望母親也能信主。於是就和弟兄商量,預備把母親接過來一同生活。但那時候,怎麼邀請,母親都不願意來。因為她怕給我們添負擔。確實她身體狀況不太好,有心臟病,還有一點輕微的半身不遂。可是我執意要她來,後來她終於答應,來了美國。

  剛到美國的時候,就像一首詩歌所描寫的,她的心已死,如同將殘的火把一般,對生活沒有任何盼望,覺得非常沮喪。我看見媽媽這樣,心裡很難過。第二天,我就跟我弟兄向母親傳福音。她聽完以後看著我,臉上的驚訝久久不能散去。她說,「你們這麼年輕,又都是受過教育的人,怎麼會信神信鬼的呢?我們從小不就是靠自己嗎?神在哪裡啊?我們能看見嗎?怎麼這麼迷信啊?」

神有祂的時間

  我們從國內來的人,從小受的教育已是根深柢固、先入為主,我母親也不例外。我父親是省教育學院的政治系主任,專門教哲學的,他一生忠實的相信共產主義、唯物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對共產主義的未來,想像得特別美好。所以我母親也深受他的影響,對福音強烈的拒絕,怎麼說也不信,根本傳不進去。後來,她甚至叫我不要再跟她談這些天方夜譚的事了。我當時想,神有祂的時間,我也不能勉強。

  真的,神有祂的時間!差不多就在那個時候,我從教會借了一位弟兄的福音見證錄音帶,內容敘述神如何改變了他這個人。我母親在家實在無聊,就拿起來聽。聽完第二盤帶子的時候,我母親開始希奇,還有這麼一位神,能把人變了。她就從拒絕轉為好奇。

  我說,「哎呀!太好了,你就跟我去教會吧!我們那兒就是講這個的!」於是星期天,媽媽和我就一起到教會去。記得第一次去的時候,年長聖徒一看見我母親,就把她團團圍住,對她問長問短的關心問候。她還沒到弟兄姊妹中間的時候,眾人就為她禱告,這下她平平安安的來了,大家尤其高興。自從我父親以世以後,那是她第一次感動的流淚。

聖靈的呼召

  過不了多久,教會請來一位弟兄作見證。他是個生物博士,一連三天,他分析許多我們所感興趣的東西給我們聽。最後一天晚上,他就呼召說,「如果在座的朋友,你心底有一點感動,請大膽的走到前台來。因為這是聖靈在感動你,不是我感動你。請你不要怕,走到前台來,我為你們禱告。」

  當時媽媽就坐我旁邊,我說,「媽媽,要不要到前面去?我陪你過去。」我媽媽說,「好。」她接受的那一瞬間,非常的簡單,沒有一點顧慮。她沒有想,「我能不能作一個好基督徒?我能不能星期天去聚會?我能不能作到聖經所說的……」她什麼都沒想,她心裡有感動,就站起來了。那天有三十多位,全都站在那裡,弟兄為大家禱告。

  從那天起,神就得到了我母親。打從那一天開始,我母親就沒有離開過這位神。祂真是一位活神!

  我母親與我在新澤西住了十一個月之後,到了要走的那一天,我說,「媽媽!回去以後,自己要保重。」媽媽的回答,真是感人,她說,「我來的時候,一個人來的。回去,主跟我一起回去。你放心吧!我回國以後,先找教會,這是我第一件事要作的。」

一個鮮明的對比

  回國以後,她很快就找到一間教會。甚至後來,她有負擔要服事。但你說她怎麼服事人?她尚且需要人幫助呀!但她就這樣一瘸一拐的去傳福音。從一個好像沒用的人,甚至是兒女的負擔,到現在成為一個鮮活的見證,比起我們這些健全的人,生活的更加幸福愉快。

  國內需要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聚會的場地供不應求,需要更多的家打開。於是,我母親也把家打開。剛開始是一天一場聚會,後來最多一天有三場聚會,可以想像我母親忙到什麼程度。
  但是她真是喜樂。

  記得有一次,我打電話回去,電話才接起來,就聽到很熱鬧的聲音。我說,「媽媽,你那邊在幹什麼呢?」「我這邊有聚會呀!我很好。如果沒事,我就把電話掛下了。」當時聽了以後,我說,「哎……媽,我們還沒說幾句話呢!」她說,「有許多的弟兄姊妹在我這兒,咱們改天再聊吧!」電話就這麼掛了。

  我當時坐在話筒旁邊,忍不住笑了。過去我打電話回家,雖然她也說,你別掛著我,掛著也沒用。可是,電話掛了以後,卻令人特別的擔心。這真是一個鮮明的對比。

有了主還怕什麼

  今年年初,我母親的膽管堵塞,發生病變。剛開始,皮膚發黃,後來就厭食,吃什麼吐什麼,情形不太樂觀。醫生告訴我們,如果是惡性的,就要早做準備。我當時聽了好難過!父親不在了,母親要再不在,就好像連家都沒有了!於是九月分,我就回國一趟看望我母親。

  有一天晚上,她因為沒力氣,坐不住,就倚在我懷裡,讓我攬著她。我說,「媽媽,人生真有意思!小時候你就這樣抱著我,我現在又抱著你,這樣多好啊!」媽媽說,「好是好,可是你能在這兒待幾天哪?要是沒有主啊,我一天都活不下去。兒女再孝順,沒有人能時時刻刻陪著我,主耶穌確每時每刻都跟我在一起,我真是感謝主。可是我虧欠主,我還沒做什麼呢!現在就得了這個病,但我一點兒不怪主。我知道主有祂的美意。」她真是一點也不抱怨。

  「我呀,不怕明天被主接走,真的不怕。見主的日子啊,更好!我跟你說的這是真心話!我們人哪,軀體都會過去,只是早早晚晚的事兒。但是我們的靈魂不死。因為我跟主在一起!」聽我母親這樣說,剎那間,我的淚就嘩啦嘩啦的流著。

  那時大概清晨一、兩點鐘吧!我跟母親唱「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這首詩歌。她就在我手上輕輕的拍著節奏,當我唱到「有了主還要什麼」的時候,媽媽就唱,「有了主還怕什麼呀」,她真是一點兒都不怕,她真是充滿了盼望。

  看到我母親從她一切的處境裡出來,得到這位又真又活的主,我從心裡真是希望所有的朋友們,也能得到同樣一位主,祂是我們極大的祝福。正如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所說的,「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入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遠的生命。」(X. C. Solon)

── 摘自2004年克里夫蘭感恩節福音聚會

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
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
直到祂施行公理,至於得勝。

馬太福音第十二章二十節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