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詩歌, 詩歌學習(一)

 

詩歌-詩歌學習(一)-第十五篇 健康聖徒生活初期的詩歌(二)

第十五篇 健康聖徒生活初期的詩歌(二)

詩歌學習(一)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一個愛主、奉獻的人,一定有十面健康的屬靈經歷

  每一個信主、愛主、奉獻給主的人,一定有十面健康屬靈的經歷,各項都不能缺的。也就是說,他不僅傳福音,而且享受救恩;不僅享受救恩,而且認定基督;不僅認定基督,而且竭力追求;不僅竭力追求,而且丟棄甚至厭惡基督之外的一切事物,包括物質的世界和宗教的世界;不僅有這樣的丟棄,並且願意主藉著十字架來破碎他這個人;然後他就能看見基督的身體,也活在身體生活裡來事奉;末了他知道他這一生,不可能離開生命,也不可能離開生命的成長。

  我盼望弟兄姊妹能用這十面的經歷來規劃你的一生。我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今天大多數的聖徒,開頭都可以在這十面上好好的操練。但是不知怎麼一回事,到後來都丟掉了。光是對基督的寶愛、認定這一面,我請問你,現在的聖徒們對基督寶愛的程度到底有多少?老實說,我們寶愛許多屬靈的事物,但是我們似乎已經不太注意基督自己了。我們基督徒的生活,是從基督開始的,是受了主的吸引,是經歷了主的救恩,然後把自己奉獻給主。到末了不知道為什麼,許多屬靈的事物就進來取代了基督。弟兄姊妹,光是對基督的寶愛、認定這一面,我們這一生就經歷不完了,還有其它九方面,都需要我們用一生之久來經歷。

享受救恩快樂的詩歌

  現在,我們要來看幾首享受救恩快樂的詩歌。在我們的詩集裡,這一類的詩歌非常多,而且可以這樣說,幾乎整本的詩歌都是聯於救恩的快樂。因為一首詩寫得好,都是一個詩人和主之間產生一種甜美的關係,叫他有一種的快樂和享受。這個甜美的關係叫他有靈感,而寫出一些話來。今天我們所要唱的,都是一些比較基本的詩歌。這些詩歌不僅叫你的靈快樂,也能叫你的魂滿足。這些詩歌都是描述一個人在得救時的證實與快樂。

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變,自基督來住在我心(詩241首)

  詩歌二百四十一首,是一首在基督徒中間常常唱的詩歌,差不多的基督徒都知道這一首詩歌。第一節說,「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變,自基督來住在我心;神榮耀的光輝照耀在我魂間,自基督來住在我心。」作者在這裡見證,現在他的生命有改變,因為他在他的魂裡看見了神榮耀的光輝。第二節說,「我罪惡的捆綁,從裡外全脫落,我肉體的情慾,也不能再迷惑。」這樣的說法好像稍微誇大了一點。但無論如何,都應該有這樣的認知,「主啊,謝謝你,在我跟隨你的時候,罪惡的捆綁都脫落了。」這一節說到一個人得救之後,把罪惡拿掉了,也把肉體拿掉了。第三節說,「這世界的福樂,既變色,又失味,我今生的憂慮,也不能再纏累,」這一節說到一個人得救之後,把世界拿掉了,也把憂慮拿掉了。第四節說,「我的流蕩已止息,不再感人生空,主甜美的安息,時滿足我情衷。」現在他這個人活在一個甜美的安息裡。

  第五節說,「往日事都已過,永不再戀舊途,那有福的盼望,吸引我奔義路。」如果你們有人說,十個月追求以後,我就回去上班了,那你就不能唱這一節了,因為這一節說,「往日事都已過」。如果你問我,「那我回去幹什麼?」我要說,「我不知道,讓主帶領你吧。」但是你不要把你的日子安排得那麼好,現在要作什麼,將來要作什麼,那一年要作什麼,那幾年又要作什麼,這都是你自己安排的,不是主帶領你的。這裡說,「往日事都已過,永不再戀舊途,那有福的盼望,吸引我奔義路,」所以也許你還是回去了,還是那個辦公室,還是那個桌子、椅子,還是操作那個小電腦。但是無論如何,你在操作電腦的時候,你要說,「主啊,謝謝你,一年以前我使用這個電腦是一種用法,現在我再來使用這個電腦,變成另外一種用法了。因為現在我走的是義路,不再是我以前走的路。」

恩典代罪而興,在我靈中執政(詩248首)

  詩歌第二百四十八首也是一首關於得救的證實與快樂的詩歌。我願意這樣說,教會的聚會中應該常常唱這樣的詩歌。因為在教會的聚會裡,永遠有初蒙恩的聖徒。不要老是唱一些把初蒙恩的聖徒壓得喘不過氣來的詩歌。這就如在一個家庭裡,要吃什麼飯,要過什麼樣的生活,不是以家長為主,而是以孩子為主的。孩子需要吃什麼,父母就預備什麼樣的食物;孩子需要什麼樣的生活,父母就要設計什麼樣的環境。你不能告訴你的孩子說,「我現在要讀四書五經了,請你坐在我旁邊不要動。」這是行不通的。教會生活也是這樣。教會生活健康的情形,是應該以初蒙恩的、新得救的、年幼的為主。所以在教會聚會裡要常常唱這一類的詩歌,並且要唱得很有享受,讓新蒙恩的人覺得跟隨主很有味道。

  這一首詩歌是主的僕人李弟兄寫的。第一節說,「恩典代罪而興,在我靈中執政,使我脫離罪的權能,脫離敗壞天性。恩典夠我用,永不感力窮;基督活在我靈中,使我受恩重重。」

  第二節說,「恩典使我腳步,行在屬天路途,祂的恩典,應時、豐富,從未將我遲誤。」這是一首很淺的詩歌。但是,我不知道當你來跟隨主的時候,你能不能見證說,「主啊,你的恩典,應時、豐富,從來沒有將我遲誤。」如果你沒有這樣的經歷,就證明你從來沒有向主要過恩典。你這一生從來也沒有好好的跟隨過主,所以你就無法領會什麼叫作「恩典」,什麼叫作「應時豐富」,什麼叫作「從未將我遲誤」。所以有恩典,或是沒有恩典,對你沒有什麼不同。如果你是一個宗教徒,你需要什麼恩典?如果你是一個作禮拜的基督徒,你需要什麼恩典?如果你早晨起來讀幾節聖經,只是為著賄賂你的良心,你需要什麼恩典?如果你晚上沒有事幹,出去傳傳福音,只是為著過一種沒有罪的生活,你需要什麼恩典?凡是需要恩典的人,都是那些真正愛主、跟隨主的人。當一個人愛主、跟隨主了、也把自己奉獻了,他這一生只認定基督、也只要基督,那麼他就要恩典,他就能經歷「你的恩典應時豐富,從未將我遲誤」。

  第三節說,「何能大於恩典,祂是神來人間,祂是神在肉身顯現,是神在我裡面。」到底恩典是什麼呢?恩典是神來人間,恩典是神在肉身顯現,恩典是神在我裡面。所以當你在裡面經歷到基督了,你就是經歷到恩典了。接著,副歌說,「我成何等人!是因蒙神恩;神恩今顯在我身,作我神人永分。」這一首詩歌裡有很多的真理,這裡的「作我神人永分」,就是神人之間關係的真理。

  這一首詩歌中,有兩處的副歌,第一節的副歌是「恩典夠我用,永不感力窮;基督活在我靈中,使我受恩重重。」第三節的副歌是「我成何等人!是因蒙神恩;神恩今顯在我身,作我神人永分。」你如果把它們背下來,在你跟隨主的時候,這些話都很有用。無論你開車的時候,走路的時候,這些話都能供應你、加力量給你。

多年疲憊未能尋到一泉源,永不乾涸的活泉(詩254首)

  詩歌二百五十四首和第二百五十二首,這兩首詩歌味道很像,而且都是非常有靈感的詩歌。所以在「得救的証實與快樂」這一類的詩歌裡,這兩首可以說是拔尖的。

  其中第二百五十四首這一首,無論你蒙恩多少年,它都能應付你的需要,因為它的靈感太豐富。第一節說,「多年疲憊未能尋到一泉源 ── 永不乾涸的活泉;地上一切全都未能如我願,無何能使我心滿。」我看能唱「地上一切全都未能如我願」這句話的人不多。憑良心說,這個地上許多事物都能如我們的願。但是這裡我們看見,當一個人來跟隨主的時候,他看見地上一切的事都不是他所要的。然後,這裡的副歌寫得非常好,「我今飲於永不乾涸的活泉,我今飲於生命活水泉源;甜美、喜樂、歡暢,何其無限無量,我今飲於生命活水泉源。」這裡的詞句寫得很有力,很有感覺。

  第二節,「永遠不在罪的野地再流蕩,我已尋到活水泉;我的喜樂之杯滿溢而流淌,基督已使我心滿。」這首詩歌最摸人的地方就是這一段。然後,第三節,「在此所得滿足越過越甜美,在此得主的安息;在此所受安慰越過越加倍,在此受主的福氣。」最後一節,「在此得到永無止境的供應,在此恩中永沐浴;向這醫治活泉,我心必全傾,直到永世不稍渝。」這首詩歌很淺,就像李白的「床前明月光」一樣,但是卻帶給你一種意境。有時候我們也需要這樣,把自己放到一個地步,讓主必須來祝福你,這時候你所經歷的祝福,會非常的豐富。

  雖然這首詩歌再淺不過了,但是,這樣的詩歌只有活的人可以唱。所以你在一個聚會中點了這一首詩歌,若是唱不出來,就表示大家都不夠活。誰活了,誰就能唱這一首。你不要輕看像這種最淺的詩歌,你若是喜歡唱這首詩歌,你在主面前的光景應該是很健康的。因著你對主有一種實際的享受和取用,所以你才能唱「我今飲於永不乾涸的活泉,我今飲於生命活水泉源,甜美、喜樂、歡唱,何其無限無量,我今飲於生命活水泉源。」

我真不知神的奇恩,為何臨到我身(詩259首)

  我年輕的時候,非常喜歡唱詩歌第兩百五十九首這首詩歌,我也勸你們會享受這一首。這首詩歌每一節都寫得好,副歌也寫得好。第一節說,「我真不知神的奇恩為何臨到我身;我也不知不堪如我,救來有何足多?」這是一個非常有詩意的發表。像這樣的繙譯大概只有倪弟兄作得出來,一般人不太有這種靈感。副歌說,「惟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並且也深信祂實在是能保守我所信託祂的,都全備直到那日!」我記得我年幼的時候,我告訴主,「主啊,我願意把我這一生奉獻給你,我這一生求你來用,求你來祝福。」那個時候我就喜歡這裡所說的:「保守我所信託祂的。」如果你從來沒有任何事信託給祂,那麼你唱這首詩歌一定沒什麼味道。如果你這一生沒有好好的把自己交給祂,祂不能作什麼。後來蒙恩久了,我也喜歡唱:「保守祂所信託我的。」蒙恩久了之後,你知道因著你的追求,因著你的事奉,因著你向著主的奉獻,有一些東西主就託付給你了。但是你也知道,主把祂的家業交託給你,你除了糟蹋牠們以外,別的也不會。所以你說,「主啊,求你保守你所信託我的,都全備直到那日。」

  這首詩歌的每句話都是很有經歷、很有感覺的。第二節說,「我真不知救我的信,如何進入我心。」你要知道,很少人第一次聽福音就會得救的。聖經說,「這人撒種,那人收割。」如果我講完一篇道,有人就願意受浸,我知道那一定不是我傳的福音,一定是別人老早就傳了。人的得救,就像這裡所說的「救我的信」,沒有人懂得。所以當我們見主的時候,我們要告訴主說:「主啊,連我信你,也是你特別的恩典。」多少人傳福音給我,我沒有信;多少次我有機會聽福音,我也沒有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在那一天,就在那一個時刻,我竟然信了,因為這就是救我的信進入了我的心。然後,「我也不知何以一信,便得一個新心。」我一信主,有一個新心就進來了,有一個新靈就進來了。我一信,就得了一個新心、新靈。

  第三節說,「我真不知聖靈如何引人知道己過,並由聖經顯明耶穌,使人接祂為主。」我蒙恩這麼久,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聖靈能夠作這樣奇妙的事。原則上,人是不願意承認,也不願意告訴別人自己是有罪的。每個人都願意在人面前表現得完全。只有基督徒這班傻瓜,才會跟人講,「我是一個罪人。」

  我年輕時很喜歡第四節。我搞不清我這一輩子到底要怎麼活。我曾經接到一位前面弟兄的信。他受苦多年,後來局面澄清了,按理說他事奉應該會很順的。可是他信上末了一句話說:「朱弟兄,我以後還是沒有好日子過的。」就像這節所說的,「我真不知我的前途,到底是甘是苦。我也不知未見主前,還有什麼試煉。」不要以為你剛剛蒙恩的時候是這樣。我現在蒙恩快五十年了,我仍然還要說,「主啊,我不知道你要留我多少年。但是你留我在這裡的日子,在我還沒有見到你之前,我不知道在我身上還有什麼試煉。」

  末了一節說,「我真不知何時主來,那時我是何在?到底我當經過死谷,或將空中遇主?」這時候他跟隨主已經很確定了。他不是先去主那裡,就是被提見主。這真豪邁!今天若是主回來,你是要這麼告訴主,「主啊,你來了就好了。無論如何,就是叫我再挨三年半,我就挨吧。這麼多日子都挨過了,三年半又算什麼?」還是你要像這首詩歌一樣,很豪邁的說,「我到底是經過死谷,還是在空中遇主?」(韜)

(2000/10/25a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