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詩歌, 詩歌學習(一)

 

詩歌-詩歌學習(一)-第十二篇 奉獻的詩歌(六)

第十二篇 奉獻的詩歌(六)

詩歌學習(一)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悲壯的詩歌

  一首好的奉獻的詩歌,唱的時候,會給人有一種悲壯的、犧牲的或豪邁的感覺。一個愛主的人,必定是一個奉獻的人;一個奉獻的人,必定是一個認定的人;一個認定的人,必定是一個跟隨主的人。一個跟隨主的人,要會唱愛的詩歌,要會唱奉獻的詩歌,要會唱認定的詩歌,要會唱悲壯的詩歌。在我們的愛裡,會產生奉獻;在我們的奉獻裡,會產生認定;在我們的認定裡,會產生悲壯。在我們中間的詩歌裡,悲壯的不是太多。

「我今屬於基督,不再屬於自己」(341首)

  原則上詩歌三百四十一首,「我今屬於基督,不再屬於自己」不能說是一首悲壯的詩歌,可是因為它的調子非常悲壯,和歌詞配起來,就產生了一種很特別的情操。這首詩歌用「勿」字來開頭。通常在一首詩歌裡,用「勿」這個字,不是太合式,可能用「莫」會好一點。「莫這個字比較文雅,「勿」這個字比較粗俗,「莫」比「勿」更有詩意。

  第一節說,「勿對我談屬地享樂,勿用鄙利引誘我;」如果有人告訴你,等追求結束以後,我們一起合作開公司。這叫作「鄙利」。這時候你要告訴他,勿用鄙利引誘我。下一句,「勿愚我以地上幻影,勿用虛榮煩擾我。」這地上的東西一點意思也沒有,都是幻影、都是虛榮。然後下面說,「我已棄絕化裝偶像,今後不再屬自己;我已將心獻給基督,我願屬祂無所遺。我不屬自己,我不屬自己,我今屬於基督,不再屬於自己。」這些話會給你一種感覺,「現在圍繞著我的,都是地上的鄙利,都是地上的幻影,都是地上的虛榮,都是地上的偶像。這些東西一直圍繞著我,要我離棄基督,要我與這些地上的東西聯結。」所以他有這樣一個宣告,「我不再屬於自己。」這個調子非常淒涼,似乎缺少一個人來跟隨主的那種榮耀的情形。

  第二節說,「哦,只屬於我主基督,帶來何等的安息!當我所有全都不留,祂的豐盛我能倚。」在這裡他有一點屬靈的竅。似乎在他的感覺裡,銀行有存款,禱告就會少;身體若健康,他與和主的聯結也會受限制。因為我們都是墮落過的人,在艱難的時候我們禱告得多,在平安的時候我們禱告得少。所以他說,「當我所有全都不留,祂的豐盛我能倚。榮耀恩主,將我接收,使我完全屬於你,適合享受你作我分,當我喜歡成你的。」

  第三節說,「疲倦人哪,放棄掙扎,永勿再屬你自己;將你自己全給基督,全然歸祂無所遺。祂曾捨己為要得你,今來要你全歸祂;凡祂所有都已給你,你就不該不給祂。」這個作詩的人自己搞得受不了了,所以對人發出呼召:「疲倦的人哪,放棄掙扎。」

  這一首詩歌很無奈,缺少得著一種啟示,看見一個東西,或是摸著一個東西的心情。作者給這個世俗的世界纏擾到活不下去,覺得很疲倦。因為他給這些發財、幻影、虛榮等化裝的偶像搞得昏頭轉向,天昏地暗。所以他說,「疲倦的人哪,放棄掙扎,永勿再屬你自己。」最後一句說,「凡祂所有都已給你,你就不該不給祂。」這一句不像詩。按照英文,它應該繙成「凡祂所有都已給你,你愛也該是祂分。」比較有詩意。

  副歌這一段是很好的宣告 ──「我不屬自己,我不屬自己,」你想奉獻,卻擺不上去;你想跟隨,卻走不動。這種詩缺少一個健康的豪邁,但是它的副歌,又是非常的有感覺。當你無奈的時候,當你受擊打的時候,當你走路走得疲累的時候,這樣的調子配上這樣子的詞,它會給你非常好的扶持。

豪邁的詩歌

「我已轉身背向俗世,和牠一切的歡娛」(335首)

  一個奉獻的人,不僅有一種悲壯的靈,還有一種豪邁的靈。豪邁的詩歌我選了兩首,就是三百三十五首「我已轉身背向俗世」和三百五十五首「當人棄絕地的賄賂」。

  我們先看三百三十五首,「我已轉身背向俗世」。在這一首詩裡,作者沒有什麼覺得為難的,這是他所作的一件事。

  第一節說,「我已轉身背向俗世,和牠一切的歡娛;我已心向更美的事,就是天上的儲蓄;一切虛榮,一切揚顯,不能使我再逗遛;我已越過分別界線,世界已丟在背後。」這一首詩和三百四十一首不一樣。三百四十一首是勉勉強強、掙掙扎扎的;這一首就有一種非常強壯的靈 ── 這是我的立場,這是我的所是,這是我的所在,這是我所走的路。

  第二節說,「我已脫離罪的生活,棄絕所有的愚行;我已接受主的領率,願意聽祂的命令;我既靠主免為死囚,有主作我的元首。就願為祂捨去所有,世界已丟在背後。」在這裡說到罪是愚行,也說到人本來是在死裡的,現在主作他的元首。這種的描寫實在是非常的好。

  第三節說,「我今永遠不再返回舊日愚昧的境地;」當這個人摸著了主,願意來跟隨主時,就會感覺已往自己真是個傻瓜,因此所以他不願意再回到從前那種愚昧的境地。下一句說,「惟獨在此才不定罪,在此才會有安息;」他覺得惟有這樣來跟隨主,他的一生才是安息的一生。所以他有一個宣告,「我今已經更換主人,對祂我要永伺候;地的捆綁就此脫盡,世界已丟在背後。」

  第四節,「我的前途一定永定,我並不要別救主;我也不求更好福音,過於祂賜的寬恕;」換句話說,他什麼都不要了,就是有更好的東西給他,他也不要了,因為主在他身上所作的一切,乃是盡善盡美的。最後他說,「我心已經決定事神,無論如何不回頭;已往一切實為可恨,世界已丟在背後。」

  弟兄姊妹,這一首詩歌有一種很豪邁的靈。我們這些奉獻的人應該活在這種豪邁的裡面。你若要奉獻給主,要好好來跟隨主,你就要有一個豪邁的靈。奉獻不應該是一件悲悲慘慘、淒淒涼涼的事。你裡面要有一個感覺,「主啊,沒有一件事比我一生跟隨你、事奉你更有價值。」你必須要有一種看見:跟隨主是最榮耀的。有些人來跟隨主,為主放棄了一些東西。這些人會說,「主啊,我本來可以作工程師的,我為了要服事你,現在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如果你有這種感覺,那麼我要告訴你,甚至我願意對所有的工程師和教授都說這樣的話。教授啊,工程師啊,你本來應該好好來服事主的,你卻去和幾個學生搞在一起。你混時間,他們也混時間;他們整天對你笑嘻嘻的,為了從你那裡得到好成績,你也對他們講一些東西,為了藉著他們賺錢。你看看你自己,現在過的是什麼生活?但是,這裡有一個人,他有這樣的宣告,「我今已經決定事神,無論如何不回頭。」你看,這種宣告是多麼豪邁、多麼痛快。他覺得「已往一切實為可恨」;學校騙了他,博士學位騙了他,博士後研究騙他更多。「已往一切實為可恨,我上它的當也上夠了,現在世界已丟在背後。」

  這一首「我已轉身背向俗世」和前一首「我不屬自己」實在是兩種境界的詩歌。但是你要注意,每一種境界的詩歌都有它的價值。像三百三十五首這樣的詩歌,乃是一個健康跟隨主的人所應該享受的詩歌。然而,但是也有的時候,主會把你帶到一個情形裡,你就必須唱,「我不屬自己」。(韜)

(2000/10/5a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