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15, 2004卷三, 2004第六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4卷三-2004第六期-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15-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

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

讀經-腓立比書中的生命經歷 15

配得過基督福音的行事為人,可以從四方面來看。

  腓立比書一章二十七節說:「只要你們行事為人配得過基督的福音……」從二十七到三十節,保羅提出,我們的行事為人是否配得過基督福音,乃是與四個方面有關:和我們一起的聖徒、反對我們的人、基督所受的苦難,以及使徒的爭戰(腓一27~30)。

  首先,我們要與看的見的聖徒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

  第二、當我們與聖徒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時,一定會遇到反對的敵人(opposers),但這些人不是外邦人,而是來自宗教裡的人;他們反對福音的信仰,使聖徒們離開教會生活的中心 ── 基督,而轉向基督以外的事物。

  第三、當我們遭遇到這樣的阻擋時,必須記得基督所受的苦難,有分於基督的受苦。

  第四、我們也要記得,使徒正在經歷的爭戰,乃是要把我們帶到主面前。

  這四方面描繪出一個配得過基督福音的行事為人,而這樣的行事為人與神的經綸是一致的,好將基督的福音實化出來。

一靈站住

  保羅勉勵腓立比的聖徒,要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並且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27)。「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是一件生機的事,它是因著在聖徒裡面有同樣的生命而生機地彰顯出來的。什麼時候我們接觸了這生命、享受了這生命、並且活在這生命裡,我們就能生機地經歷在靈裡的一,並且和聖徒們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我們運用靈,「哦,主耶穌,我讚美你!」「哦,主耶穌,我愛你!」奇妙的事就發生了,在靈裡的「一」就顯出來了。這樣的過程是生機的,不論我們的感覺如何,甚至不論我們喜歡與否,只要我們一接觸這生命,就能經歷、支取、並享受在一個靈裡的事實,並且得以和聖徒們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

同魂努力

  什麼是「同魂」?「同魂」就是以基督和神的經綸作中心、作標竿。在教會生活中,「同魂」甚至比「在一個靈裡」還要難。特別在美國,聖徒中間有各種不同的「魂」:有的來自東方,有的來自西方;有的是安靜的,有的是釋放的;有的是保守的,有的是進取的……聖徒們如何才能「同魂」呢?祕訣就在於倒空自己,正如主耶穌所作的,「祂本有神的形狀,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之珍,緊持不放,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僕的形狀,成為人的樣式;既顯為人的樣子,就降卑自己,順從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二6~8)換句話說,我們若是盼望「同魂」,就必須心思卑微(二3),眼目專注於基督,以及祂永遠的經綸。

  在教會生活中,我們的魂若是專注於基督以外的事物,就會產生許多的意見,也就不可能「同魂」。相反的,我們的魂若是向著基督、注視基督、專注於神永遠的經綸,我們很自然地就能夠同魂,並且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基督以外的一切事物,不論是什麼,即使是再高的啟示、再好的發表、再深的經歷,若是叫我們這個人轉離了基督、離開了神獨一的經綸,都會使我們不再「同魂」。什麼是「同魂」?「同魂」就是同有一個目標,而這個目標必須是基督和祂的經綸,也就是保羅在這裡所說的「福音的信仰」(27)。

  保羅勉勵腓立比的聖徒,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27)。「努力」是「同魂」的結果,我們若是專注於基督和祂的經綸,就能經歷保羅在這裡所說的「努力」。這個字在原文裡可聯於運動員的運作。當一個運動員看見了獎賞,並且以獎賞為目標,他就會不間斷地、不受打岔地、不止息地向著目標努力奮鬥。同樣的,若是我們有同一個目的 ── 贏得基督(三8)、被基督所佔有、以基督為獎賞,我們就會堅忍地向著標竿,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

  「同魂」也很像運動員的「團隊合作」,這就好比打籃球一樣,並不是單打獨鬥,而是彼此配搭合作的過程。一般而言,美國人比較傾向於團隊合作,這是他們的特質;而中國人則比較傾向於獨立。所以對中國人來說,「同魂」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但無論是中國人也好,是美國人也好,只要專注於基督和祂的經綸,以基督的福音為目標,在基督的身體裡彼此有生機的聯結,就能經歷保羅在這裡所說的「同魂」。

福音的信仰

  保羅在這裡所說的「同魂」,乃是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27)。保羅不僅勉勵腓立比的聖徒「同魂」,也勉勵他們同魂「一齊努力」,更勉勵他們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保羅在這裡似乎將「福音的信仰」人位化了。「福音的信仰」是一個人位,能產生出一種生機的力量,使我們能夠同魂,並且與這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就我們的經歷來說,為什麼我們能在教會生活中一齊努力?為什麼我們能一同奔跑這賽程?為什麼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們仍然在奔跑?是什麼吸引我們?是什麼加力量給我們?就是這福音的信仰;祂在我們身上作工,在我們裡面運作,吸引我們往前,使我們能同魂與祂一齊努力。

  我信主已經五十年了,在主的憐憫裡,從一九五四年直到今天,我一直不斷地愛主、追求主、向著標竿往前。也許有人會問:「朱弟兄,這幾十年來,你持續不斷地追求主,祕訣是什麼?」我就要說:「這不是我,乃是基督。這位住在我裡面的基督,不斷地在我裡面運作。雖然我可以過著舒適安逸的生活,也可以在世上發展自己的前途,但我把這一切都丟棄了,為要追求基督、嬴得基督、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這福音的信仰是一個活的人位,也是福音的內涵,持續不斷地在我裡面運作、分賜,使我得著推動、得著加力,成為基督的愛侶,一生愛祂、追求祂、專注於祂。」

  福音的信仰不是一個道理,而是重在生命的分賜。並不是我們靠著自己去努力,而是福音的信仰持續不斷地將生命分賜給我們,使我們因著祂在我們裡面的運作而產生一種健康的回應。我們若是看見這幅圖畫,我們就能說:「主啊,我敬拜你,你開啟了我的眼睛,使我看見這福音的信仰;你也在我裡面不斷地運作,使我能向著福音的信仰有回應;你還給我許多同伴,他們和我有同樣的看見,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並且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

  福音的信仰不僅在我們裡面運作,祂也在我們前面不斷地帶領我們、為我們開路、呼召我們往前。福音是屬天的,也是在我們靈裡的;福音是我們的目標,也是我們達到這目標的動力。基督的福音吸引我們,並且在我們裡面運作;祂也成為我們的信仰,不斷地呼召我們,帶領我們,引導我們,這就是我們這一生跟隨主的歷程。

  保羅的一生即將達到終點時,就著外面來說,似乎沒有什麼顯赫的得著。在亞西亞的眾教會都離棄了他(提後一15),許多同工也都離開了他(提後四10),除了少數忠心的弟兄以外(提後四11~13),他的勞苦似乎沒有什麼可誇的成果,好叫他可以得著一些鼓勵和安慰。然而他有一種認定,「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賽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四7~8上)保羅的一生只為著基督和祂的經綸,即使外面沒有什麼可鼓勵的、可誇耀的、可羨慕的,他卻得著了基督自己以及基督福音的信仰,這信仰在他裡面不斷的、更深的運作,而成為他真實的鼓勵。

  在我們的經歷中,教會生活並不是完美的,反而是令人灰心、令人沮喪的。儘管如此,為什麼我們還能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並且在一切艱難的環境中,還能同魂一齊努力?乃是因著福音的信仰。這福音的信仰將神聖的元素分賜給我們,在我們裡面產生信,並且在我們裡面不斷地運作,使我們向著祂的運作產生回應。祂還不斷地呼召我們往前,在我們的前面為我們開路,使我們得以同魂與這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何等的奇妙!

凡事不為敵人所驚嚇

  二十八節說:「凡事不為敵人所驚嚇;這是證明他們滅亡,你們得救,而且這樣的證明乃是從神而來的。」這裡的「敵人」也可譯作「反對者」(opposers),也就是三章二節所說的「犬類」和「作惡的」。「驚嚇」這個字則含有「退去」或「撤退」的意思。我們若是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並且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就必定會遭到敵人的反對。

  在教會生活中,總是有一些宗教的「犬類」,也就是反對者,他們比撒但那吼叫的獅子還要可怕(彼前五8)。也許他們不像獅子那樣兇猛地吼叫,卻能在教會生活散佈許多言論,鼓勵聖徒們離開對基督的跟隨,以及對基督福音信仰的持守,而去遵守許多宗教的規條,使得一些單純的聖徒被「咬傷」,受到「驚嚇」而「退去」、「撤退」,不再跟隨基督,也不再持守福音的信仰,甚至不再有分於教會的生活,這就是「犬類」可怕的地方。

「犬類」敵擋基督純正的福音

  對於教會中的「敵人」,保羅似乎應該說,「既然這樣,就把這些犬類從教會生活中踢出去,把他們革除吧!」他從來沒有這麼做。相反的,他警戒在腓立比的聖徒們,在教會生活中一定會有犬類,這是不可避免的。只要聖徒們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並且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就會有一些「犬類」起來反對他們。為什麼有的聖徒得救以後,逐漸失去對主的愛,以及對教會的愛?就是因為教會中的「犬類」,把一些消極的話種在他的心裡,使得他因此而軟弱、下沈,離棄了向著基督那起初的愛(啟二4)。

  在保羅那個時代,這些「犬類」主要是來自耶路撒冷,他們試圖把外邦教會的聖徒帶回舊約律法的規條裡,包括行割禮、守安息日、以及飲食的條例等等。保羅在外邦人中盡職時,這些宗教的「犬類」一直跟著他,甚至一路跟到了歐洲,反對保羅所傳揚基督福音的信仰。也許他們還帶著雅各的信件,那可能是當時眾教會中最早傳閱的書信。

  他們或許會說:「你們在腓立比的聖徒,人數只有這些;看看我們在耶路撒冷的聖徒,有多少萬人!我們還有雅各,就是主耶穌的弟弟,親自來帶領我們。你們有什麼呢?你們不過有一個「微小」的保羅(保羅的意思就是微小),他的福音是不夠的,太簡單了。是的,主耶穌是彌賽亞、主耶穌是救主、主耶穌就是基督,但是你們有沒有聽過,我們的祖宗受過割禮?讓我們告訴你們,在聖經裡面,神如何吩咐亞伯拉罕行割禮,摩西又如何吩咐神的百姓遵守律法……」

  於是保羅認識了,只要教會生活開始健康地運作,這樣的「犬類」就必定會出現。保羅稱這些「犬類」為「敵人」,他們敵擋基督那純正的福音,在基督福音的信仰之外,加上了許多其它的事物,而取代了基督福音的信仰。

  基督的福音必須成為信仰,在教會生活中帶領、供應、托住我們,並且在我們裡面產生運作,使得聖徒們能夠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好叫神的經綸得以成就。這樣的教會生活是何等的美妙!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總會有些人帶進一些基督以外的事物,要使聖徒們離開基督福音的信仰,以及對福音信仰的主觀經歷。保羅在這裡告訴我們,這些「犬類」至終要經歷滅亡(一28),他們在教會中所作的至終也要歸於徒然。也就是說,我們不須要直接去應付這些敵人,主自己會對付他們。在神的主宰裡,在主後七十年左右,耶路撒冷就被羅馬軍隊毀滅了。

  從人看來,保羅和他的同工們似乎是失敗了;但是從神看來,基督的福音至終是得勝了。即使到了今天,基督福音的信仰仍然是得勝的,使得我們在一個靈裡,同魂向著神經綸的目標,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哈利路亞!

與受苦的基督是一

  二十九節接著說:「因為你們是為了基督的緣故蒙恩,不但得以信入祂,也得以為祂受苦。」我們在教會生活中所受的苦,大多是來自那些「犬類」,也就是要把我們帶離開基督福音信仰的人。這些年來,我看見眾教會的情形,常常會叫我流淚。許多聖徒已經被「犬類」所傷害,離開了基督福音的信仰,去追求基督以外的其它事物。但我們要認識,基督所受的苦難是最多的,我們的受苦不過是證實,我們與這位受苦的基督乃是一。

  我們與基督一同受苦,說出我們與祂有生機的聯結。祂的受苦是為著產生教會,我們的受苦則是為著建造教會(西一24)。教會是出於基督自己,是基督的新婦(弗五27,啟二一2)。在建造教會的過程中,受苦似乎是唯一的路;我們若要為著教會的建造,除了與基督一同受苦之外,我們似乎沒有別的選擇。在教會生活中,我們所注視的只有基督,我們所追求的也只有基督,使我們能贏得基督,在基督裡成長,在基督裡被建造,並且有分於祂的受苦。

  沒有一個教會是在順利昌盛中被建造起來的。主耶穌騎著驢進耶路撒冷時,祂的門徒或許滿了盼望,以為主耶穌要作王了,卻不知道祂乃是要往十字架上去。主為著教會而受苦,祂的受苦也必須成為我們的經歷。我們的受苦並不是為著救贖的成就,這一面只有主自己能做;我們今天乃是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而與祂一同受苦。我們要學習說:「讓別人得著利益、舒適、名聲、能力及財富,我只願與這位受苦的耶穌是一。」我們與基督是一,不僅有分於祂的工作,也有分於祂的苦難,這樣的苦難是建造教會所必須要有的,也是主在祂的恩典裡所量給我們的。我們不僅是祂的弟兄,我們也是祂苦難的同受者。

  我們若是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我們就得預備好受苦。許多聖徒被「犬類」所影響,失去了喜樂,離棄了起初的愛,從教會生活中墮落,甚至離開了教會生活,這是何等的苦難!但即或如此,我們還得學習將一切信託給主,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讓主得著祂所要得著的。事實上,又有誰能夠說,他從來沒有在基督和祂的經綸之外,高舉其它的事物,而叫許多聖徒受苦?所以,我們都需要主極大的憐憫,好叫我們這一生能不斷地活在祂和祂的經綸裡面。

經歷使徒的爭戰

  三十節說:「經歷你們在我身上從前所看見,現在所聽見同樣的爭戰。」腓立比的聖徒聽到這句話,心裡一定很有感覺。他們一定還記得,保羅初次到腓立比時,他是如何將福音帶到這個城市(徒十六);保羅和西拉又如何被囚在監裡,半夜禱告、唱詩、讚美神,地大震動,監門全開,眾囚犯的鎖鍊也都鬆開了(徒十六25~26);禁卒又如何接受了主,他和全家又如何受了浸(徒十六33)。保羅所經過的這一切,都是為著福音的信仰而有的爭戰。如果換作是我,或許就和西拉兩個人彼此對看、哭泣、懊悔,心裡想:「我們錯了,為什麼會相信馬其頓的異象?現在怎麼辦?一切都完了!」保羅並沒有想過,主會行這樣的神蹟來拯救他們;他也從未想過,主會用這種方式拯救禁卒的全家。他只是單純的、喜樂的在半夜唱詩、禱告、讚美神,為什麼?乃是因著在他裡面的信,使他在捆鎖中仍然為著福音的信仰而爭戰。

  保羅願意腓立比的聖徒知道,當他再一次被下在監裡,他今天的爭戰和從前是一樣的。他當初如何在監牢裡享受基督、顯大基督,他如今仍然享受並顯大這位基督(一20)。那些反對基督福音信仰的人,在保羅的綑鎖中加增他的苦楚(一17),卻不能使他離開所站住的立場。當初保羅在腓立比的時候,整個局面都是反對他的,他仍然堅定不移地為著福音的信仰而站住;同樣的,他如今在羅馬的獄中,仍然為著福音的信仰而站住。他的爭戰和從前是一樣的,他的爭戰也從來不是徒然的。

  保羅似乎是說:「在腓立比的聖徒們,要持守你們所領受福音的信仰,並且要信入祂,不要從這福音的信仰離開。你們要在一個靈裡,在教會生活中同魂追求基督,行事為人與你們屬天國度的身分相配。我仍然活在你們所看見同樣的爭戰裡,我仍然與你們一同為著福音的信仰而爭戰!」在教會生活中,我們若是在一個靈裡站立得住,同魂與福音的信仰一齊努力,凡事不受敵人的驚嚇,並且有分於基督的受苦,我們就能經歷祂的復活。若是我們願意與祂同死,我們就要與祂同活(提後二11),好叫我們的行事為人配得過基督的福音,使基督的身體得以在地上被建造起來。(韜)

信息釋放時地:2003年‧克里夫蘭
相關聖經經節:腓一27~30,腓二6~8,腓三8,提後一15,提後四7~10,西一24,弗五27,啟二4,啟二一2,徒十六

邊流淚、邊讚美

  一個與神同工的人,必須是一個建造教會的人;一個建造教會的人,才是一個真正與神同工的人。你若說你是與神同工的,那麼,我就要問你,你是建造教會,還是讓許多其他的事物取代了你與神同工的情形?你要認識,每當我們與神同工的時候,我們就是在建造主的教會,使教會得著成長、得著生命成熟,讓神藉著教會得著榮耀,也幫助人藉著教會把榮耀歸與神。

  然而,在教會建造的過程中,有眼淚,有代價,也有爭戰。無論眼淚也好、代價也好、爭戰也好,整體來說,這個過程是甜美的。

  這些年來我學習服事主的教會,我能作這樣的見證,一面來說,教會生活中有許多的肉體,所以我們若要得著種地的種子,結出義的果子,就不免會產生爭戰的情形;這時,有人就必須出代價,有人就要滿受煎熬。另一面來說,教會生活還是一個喜樂的生活。我們雖然邊禱告、邊流淚,卻還能邊讚美,甚至比不流淚的時候讚美還多。

── 摘自《馨香之氣》信息稿第五十六篇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