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詩歌, 詩歌學習(一)

 

詩歌-詩歌學習(一)-第七篇 奉獻的詩歌(二)

第七篇 奉獻的詩歌(二)

詩歌學習(一)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倪弟兄早期寫了一些因著愛主而產生反應的詩歌,我們今天可以找出兩首來唱。

主愛長闊高深(詩歌330首)

  倪弟兄原深愛著一位與他青梅竹馬的女子,但是那時候他因摸著主,主要求他把那位女子放下,他就為主的緣故,把他多年所愛的一個女子放到一邊去了。他捨下以後,就寫了第三百三十首這首詩歌。

  第一節說,「主愛長闊高深,實在不能推測;」接著第二節說,「我主出了重價,買我回來歸祂;我今願意背十字架,一路忠心跟祂。」倪弟兄的篤定真叫人覺得吃驚,就是在他出那麼大的代價之後,他也不覺得在出代價。有時候我們出一點代價,就盼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但是這首詩叫你感覺他不是在出代價,反而讓你感覺他非常的篤定,非常的有把握。

  第三節說,「我今撇下一切,為要得著基督;生也、死也,想都不屑,有何使我回顧?」這裡的「生也」、「死也」,還沒有脫離文言文。第四節,「親友、欲好、利名,於我夫復何用?恩主為我變為苦貧,我今為主亦窮。」這裡的「親友、欲好、利名,於我夫復何用」,也都不是純白話。

  第五節,「我愛我的救主,我求祂的稱是;為祂之故,安逸變苦,利益變為損失!」第六節,「你是我的安慰,我的恩主耶穌!除你之外,在天何歸?在地何所愛慕?」

  第七節,「艱苦、反對、飄零,我今一起不理;只求我主用你愛情,繞我靈、魂、身體。」這些話雖然都文言、白話交錯使用,但是很有感覺。

  第八節,「主啊,我今求你,施恩引導小子,立在我旁,常加我力,過此黑暗罪世。」第九節,「撒但、世界、肉體,時常試探、欺凌;你若不加小子能力,恐將貽羞你名!」第十節,「現今時候不多,求主使我脫塵;你一再來,我即唱說:哈利路亞!阿們!」盼望這些感覺也都能成為我們向主的禱告。

我若稍微偏離正路(詩歌468首)

  在這一首之後,第四百六十八首「我若稍微偏離正路」也是倪弟兄所寫的奉獻的詩歌。

  有一次我到福建去,弟兄們帶我去看最早開始擘餅的地方 ──「十二鍵盤」。早期倪弟兄和一對王弟兄夫婦三個人就是在「十二鍵盤」這個地方開始擘餅的。

  後來,這些弟兄們慢慢不能容納倪弟兄,因為弟兄們覺得應該為著主的緣故出去作工,而倪弟兄的感覺是要留在該地守住這個見證。因為在這一點上起了衝突,倪弟兄就離開福州去上海。我想「我若稍微偏離正路」這一首詩歌就是那時候寫的。

  所以倪弟兄早期跟隨主的時候,一開始他就經歷過兩件事:在人事上來說,他把他所最愛的放棄了;在工作上來說,他學習把工作放棄了。

  這一首詩歌的感覺非常深。第一節說,「我若稍微偏離正路,我要立刻舒服;但我記念我主基督,如何忠心受苦。」第二節,「我今已經撇棄世界,所有關係都解;雖然道路越走越窄,但我在此是客。」跟隨主沒有那麼簡單。在你沒有跟隨主以前,你是自由的隨意往來;跟隨主之後,如果主憐憫,主就把你捆起來,帶你到你不願意去的地方。認識主、跟隨主之後,你就會發覺,「主啊,怎麼這條路越走越難走,越走越窄?」第三節,「管他世人怒目白眼,我只求主笑臉;群眾雖然喜歡外貌,但我要主的“上好”。」然後,第四節,「我心所望不是偉大,不是今生通達;我願現在卑微事主,那日得祂稱許。」

  再下面這一節就很深了,第五節說:「我今每日舉目細望,審判臺前亮光;願我所有生活、工作,那日都能耐火。」這一首詩裡面的精華就是這一節。就是今天無論我作什麼,無論我怎麼生活,無論我怎麼服事,願意那一天能夠耐火。也許弟兄們各人領受不一樣,看見不一樣,但是都要學習照著你所領受的,照著你所看見的,忠心的活在主面前,來向主負責。因為主那一天審判你,是根據你在看見裡的生活。

  第七節:「但我只願孤單、貧窮,在此不求享通;我心切望忠誠跟從我主到了路終。」這裡的「但我只願孤單、貧窮」,我相信原來是「但我只願孤單、隱藏」。「貧窮」和「隱藏」不一樣。有的人貧窮,他有窮快樂;例如我有五毛錢,我買瓶酒喝喝,喝了再說,這就是窮快樂。但是這裡的「孤單隱藏」意思就是,無論我怎麼跟隨主,我沒有盼望任何的顯揚。然後,「在此不求亨通」,我記得原來是「在此罪惡世上」,整句是「但我只願孤單、隱藏,在此罪惡世上。」弟兄們,你若看整個的人世,不僅在外面都是罪惡,我願意告訴你,只要有人群在那裡,即或是聖徒在那裡,也都有許多不一定完全乾淨的事物,因為有人的成分在裡面。

  第八節:「因我知道,主在此世不過得著一死,所以現在我無他望,只望因祂失喪。」這個「只望因祂失喪。」是改得不錯,原來是「只望得著頂撞。」就著詩意,「只望因祂失喪」較好,但是「只望得著頂撞」就非常實用。跟隨主的一生就是挨罵的一生:主耶穌常常責備你,因為你不忠心;撒但常常責備你,因為你不夠在世界裡;外邦人完全看不起你,因為不知道你是幹什麼;連教會的弟兄姊妹也看你沒有希望,也來頂撞你。

  弟兄們,剛開始跟隨主,盼望你能告訴主:「主啊,所以現在我無他望,只望得著頂撞。」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0/9/6a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