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 讀經-腓利門書, 2003卷二, 2003第十一期, 交通報

 

交通報-2003卷二-2003第十一期- 讀經-腓利門書-愛的接納(一)

愛的接納(一)

讀經-腓利門書

你跟弟兄們在一起的時候,要給他們一個感覺,
你的確像父母一樣,關心他們,也願意把一切都傾倒給他們。

  弟兄姊妹,「愛」和「信」是服事教會兩個重要的元素。一個真正服事主的人,他若不僅有愛,也有信,他這個人就要成為一個祝福的泉源,任何人到了他所服事的教會或小排,心腸都會得著舒暢。也就是說,你若是一個好的服事者,因著你的服事,聖徒們不僅參加聚會,也過教會生活,他們的心腸更會因你得了舒暢。 

  腓利門書從第八節開始,說到接納的事。在一個小排裡,在一個家聚會裡,要會接納各種的人。無論說華語的,說英語的,受高教育的,受低教育的,豐富的,不豐富的,聚會中胡言亂語的,或是聚會中供應真理的,你都要學習會接納,並且會幫助他們。

  腓利門書從第八節開始,有非常長的一段,說到保羅如何勸腓利門接納歐尼西母。前面講過,保羅在監裡帶領歐尼西母得救。歐尼西母原是腓利門家裡的奴僕,後來從那裡逃出來,現在保羅要將他送回腓利門那裡去。如果送他回去,腓利門有權利叫他活或叫他死,也可以善待他或折磨他,這一切完全在於腓利門這個作主人的。

  保羅寫信給腓利門說,我為主的緣故坐監的時候,傳福音帶了一個人得救,這個人是從你腓利門那裡逃出來的奴隸,現在我願意打發這個人回你那兒去。為什麼我敢送他回去呢?因為腓利門啊,我知道你不僅在主裡對他滿了愛心,也滿了信心。

接納人,如同接納自己的兒女

  第八至十節說,「為此,我雖然在基督裡能大有膽量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基督耶穌的囚犯,寧可因著愛懇求你,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孩子歐尼西母懇求你。」保羅因著腓利門豐富的愛心和信心而大膽的要求他接納歐尼西母。雖然保羅可以要求腓利門,但是他寧願因著他對歐尼西母的愛懇求他。為什麼?因為保羅將歐尼西母看作是自己所生的孩子。

  在這裡我想加一些話。在你的聚會裡,如果你把弟兄姊妹看作只是來聚會的,你的聚會是作不好的;如果你把弟兄姊妹看作你的孩子,這個聚會就作得好。你要愛他們像愛你的孩子,照顧他們像照顧你的孩子一樣。你跟弟兄們在一起的時候,要給他們一個感覺,你的確像父母一樣,關心他們,也願意把一切都傾倒給他們。

  照顧弟兄姊妹不能按律法,帶領弟兄姊妹也不能過分要求。你一定要問,如果我可以對他有一點要求,我對他到底有多少的供應?供應是要求的根基。譬如說,為什麼父母有時候可以要求孩子作一些事?因為父母愛孩子,養育孩子,也把一切都傾倒給孩子。當你把自己傾倒給你的孩子,你的孩子才會接受你某一種的帶領或者幫助。

要有屬靈的兒女

  十一節,「他從前對你沒有益處,但如今對你我都有益處。」就著歐尼西母是個奴隸來說,對腓利門真是沒有益處;他也不知道是什麼種族,也沒有受過什麼教育,還偷了東西逃了。對腓利門來說,當然是沒有益處。

  然而保羅說,「但如今對你我都有益處」。這句話很有意思。歐尼西母對保羅有什麼益處?他是保羅生的,是保羅的孩子,是保羅的喜樂。有沒有人會說,這是我兒子,我從生他以後沒有快樂過一天?說這種話的都不是好父母。兒女永遠是父母的喜樂,父母的享受,父母的滿足。

  同樣的,屬靈的兒女不僅是你的喜樂、滿足、享受,也成為你的榮耀,你的冠冕。別人看歐尼西母是逃犯;保羅看歐尼西母則是他的喜樂,他的享受,他的安慰,將來也是他的榮耀,他的冠冕。

  一個有屬靈兒女的人,就是一個最蒙福的人。你們蒙恩這麼久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屬靈的兒子?你們頂多會說,我有屬靈的果子。有果子也好,因為也是生命的;但是如果有兒子,就不僅是生命的,還是生機的、活活潑潑的。雖然果子也是生機的,卻只是生機的生命,沒有什麼人位;而兒子不只是有生命生機的,乃是有活活潑潑的人位的。

  我們在屬靈上不要只有果子,還要有兒子。我很喜歡看見人有屬靈的兒子。有時候我看見一些主的僕人,好像他們到那裡去,都有他們屬靈的孩子。這樣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的安慰多,他的喜樂多,他的扶持多,他的榮耀多,他的冠冕也多。

在接納裡被擴大

  歐尼西母對保羅有益處,因為他是保羅所生的兒子。在保羅的觀念裡,歐尼西母對腓利門也很有益處。這個益處在於歐尼西母的回來,會逼得腓利門被擴大。他原是腓利門的奴隸,不是腓利門生的,現在他的回來會逼著腓利門改變觀念。我不知道腓利門有多屬靈,但是,對於歐尼西母的逃走,他裡面應該有一種氣憤,現在歐尼西母要回來了,他要如何面對這個人?他又要如何維持一個管理奴隸的法則?這個功課不好學。

  如果我是腓利門的話,我會寫信給保羅說,「將歐尼西母留在你身邊就可以了,不必回來了。我是很挑剔的,我們本來聚會得很好,但這個歐尼西母若回來了,就要把我們整個情形搞壞了。」弟兄姊妹,若是你們的聚會因著來了一個姊妹,或者來了一個弟兄,就給搞得不能和諧了,那就說出你們不能叫人裡面舒暢,你們只是照你們的律法來帶領人。若是你們屬靈了,就沒有這個問題。歐尼西母回來,對腓利門最大的益處,就是擴大他,叫他從他的傳統,觀念,以及治理的法則裡擴大出來。

拯救人是沒有揀選的

  保羅在艱難裡,也就是在監牢的捆鎖中傳福音,生了屬靈的孩子,名字叫歐尼西母。

  請看,這就是保羅!一個到處(即使身處在監牢裡)傳了基督福音的保羅!為什麼他被下在監牢中,還願意傳福音?因為他有負擔。若是我們身歷其境,恐怕很難有這樣的負擔。但保羅一碰見囚犯,就可以帶人得救,這是因為他拯救人是沒有揀選的。若換成我們,恐怕就會有許多的考慮:這些人沒有受過教育,也不懂倫理道德,再加上前科累累,不要說不值得得救,就是得救了又有什麼用?

  因著歐尼西母是保羅在捆鎖裡所生的屬靈孩子,對保羅來說,他是特別有價值的。但歐尼西母是背叛腓利門的奴隸,對腓利門來說,他是叫人特別不愉快的。可能歐尼西母從腓利門家中偷了值錢的東西逃跑了,被抓到後關進監牢裡去。奴隸逃跑,再加上偷東西,就著主人來說,有權利叫他死,或者把他再賣到更苦的地方去。

  現在歐尼西母在監裡得救了,保羅可能告訴他說,「現在你是個基督徒了,你必須公義,你偷了你主人的錢,你要回去認罪。」歐尼西母一定不肯回去,因為他怕腓利門。所以保羅可能就說,「不,你還得回去,一個基督徒要活在義的裡面。我寫封信給腓利門,為你懇求他。」

  對腓利門來說,歐尼西母是沒有什麼益處,但保羅在信中對腓利門說到歐尼西母時卻說:如今他得救成為弟兄了,現在他對你我都有益處。保羅很有負擔在愛裡替他屬靈的兒子懇求腓利門接納他,說出這封書信是何等的甜美,也是何等的有價值。

他是我心上的人

  十二節,「我現在打發他回你那裡去,他乃是我心上的人。」保羅前面說到眾聖徒的心腸,藉著腓利門得了舒暢。現在他說,他也有心腸。他的心腸是什麼?歐尼西母。保羅在十一節的話似乎說,「腓利門啊,你若對他好,我的心腸就舒暢了,因為他是我心上的人,是我的心腸。」

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十三節,「我本有意將他留在身邊,使他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服事我。」保羅似乎是對腓利門說:我在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沒有人照顧,現在我把從你家逃出來的那個奴隸歐尼西母帶得救了,我想把他留在我這裡來服事我,這對我這個在監裡的老人本是合宜的事。十四節接著說,「但未得知你的意見,我就不願作什麼,好叫你的善行不像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保羅似乎進一步說:等他回去以後,你若再把他送過來,就說出你的善行是甘心的,不是我保羅勉強你的。照著義,我把他送回去,照著愛,你把他再送回來,好叫你的善行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

暫時的離開,為了永遠的得著

  十五節,「因為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可以永遠完全得著他。」保羅有一種感覺:腓利門啊,一面,你好像失去了歐尼西母;另一面,他又在主的主宰裡碰見我了。感謝主,我傳福音給他,他就信了,他就成為一個弟兄了。如今,他和你的關係就不一樣了。以前你是他的主人,表面看起來你是「擁有」他,但是你卻沒有真正「得著」他。現在他再回到你那裡以後,一面,他還是你的奴隸;另一面,他不再僅僅是你的奴隸,他已經得救成了你的弟兄,叫你可以永遠完全得著他。

接納他,如同接納我一樣

  十六節,「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弟兄,對我固然如此,對你,不拘在肉身上,或在主裡,豈不都更是這樣。」保羅在這裡把弟兄之間的關係描述得太高了。保羅似乎是對腓利門說:因著歐尼西母得救了,如今不拘在肉身上,或在主裡,他的身分高過奴僕,乃是親愛的弟兄。腓利門啊,我保羅是這樣看待他的,願你與我一樣有神聖屬天的眼光,把他當作弟兄來接納他,來愛他,來保護他。

  十七節,「所以,你若以我為同夥,就接納他,如同接納我一樣。」我不知道有多少基督徒有這種感覺:我信了主,我就入了夥,我成了基督的同夥 ── 基督作什麼,我也作什麼;基督要什麼,我也要什麼。保羅的體認是:我不僅和基督是同夥,腓利門啊,你和我也要成為同夥,我所接納的,也是你所接納的,你要接納歐尼西母如同接納我一樣。也就是說,你如何對待我,現在歐尼西母回來了,你也要照樣對待他。何等感人,何等摸人的一句話!

使我得著益處和舒暢

  十八節,「他若虧負你,或欠你什麼,這都歸在我的帳上。」這就說出歐尼西母走的時候,一定偷了一些貴重的東西,叫腓利門生氣。十九節,「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保羅的意思是說:他欠了你,你也欠了我;既然我愛你,你也要愛他。我們不要再計算過去的事,我們今天要活在彼此相愛、彼此接納的裡面。

  二十節,「弟兄啊,是的,願我在主裡從你得著益處,願你使我的心腸在基督裡得舒暢。」這些話實在太有感覺了。你信不信保羅會跟一個人講,「願我在主裡從你得著益處」?我們總以為像保羅這樣一個大使徒,又會講道,又會服事,又會建立教會,好像所有的人都不能給保羅益處,完全是保羅祝福他們,給他們益處,但在這裡保羅對腓利門說,「腓利門啊,你不是叫許多人得著舒暢嗎?那麼,請你也叫我保羅從你得著舒暢。願你接納歐尼西母,使我的心腸在基督裡得舒暢。」

你所行的,必過於我所說的

  二十一節,「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從。」保羅實在特別,他既然知道腓利門一定會順從,所以只要寫一張便條,「我差遣歐尼西母前來向你認錯。他是我的兒子,你務必赦免他,阿門」,就可以交代一切了,又何必大費周章寫一封正式的信函呢?保羅之所以這樣正視其事,是說出一個服事主的人,對一切事都有一種健康的認識,所以他作一切事都在神的法則裡,作一切事都在生命裡,作一切事都在愛裡,作一切事都在義裡,作一切事也都站在一個卑微的地位上。

  二十一節接著說,「知道你所要行的,甚至必過於我所說的。」這說出或許歐尼西母回來以後,腓利門會告訴歐尼西母說,「你已經不再是一個奴隸了」。照理說,腓利門應該不會這樣作,因為當時蓄奴是整個社會制度,不是那麼容易更改的。但無論如何,保羅認為腓利門所作的會過於他所說的。

使徒在恩典裡的祝福

  二十二節,「同時,你還要給我預備住所,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我可當作恩典賜給你們。」這裡保羅的話很有意思,他似乎是說:我保羅要從監裡出來了,因為你們為我禱告。你們一為我禱告,我就釋放了。當我保羅來的時候,恩典也跟著來了。你們禱告的是主,你們得著的是我;當我來的時候,卻又不是一個人來,乃是主耶穌基督的恩典跟著我來。

  末了,二十三至二十五節,「在基督耶穌裡與我一同坐監的以巴弗問你安。我的同工馬可、亞里達古、底馬、路加,也都問你安,願主耶穌基督的恩與你們的靈同在。」這段結語的話,說出整卷腓利門書,滿了基督,滿了基督的人性在人身上的構成,也滿了神法則合式的運行和運作。(韜)

信息釋放時地:2001年3月‧Toledo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