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事奉, 基督的身體與地方教會

 

事奉-基督的身體與地方教會-第十八篇 七星(一)-存在是滿有目的與價值的

第十八篇 七星(一)── 存在是滿有目的與價值的

基督的身體與地方教會
卷三 基督身體的實化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啟一20:「論到你所看見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個金燈臺的奧祕,那七星就是七個召會的使者,七燈臺就是七個召會。」

導言

  行走在金燈臺中間的人子,祂手握七星。然而,七星要如何裝備自己、與主配合呢?首先,有心服事的弟兄們要注意我們的存在;其次,是我們的裝備;第三,就是我們的運作。

綱要

一、和神的目的相配
二、和神的自己相配

  我如何在我所服事的地方,有一個健康、合適的事奉呢?這問題關係到我的存在 ── 我到底為什麼活著?我到底應該怎麼活,在神面前才是有價值的?

  說到存在,第一,我的存在必須是滿有目的和價值的;第二,我的存在必須是屬靈的;第三,我乃是竭力追求的;第四,我是滿有身體感的。事實上,我們所念、所想、所是的都和這四個東西不相配;而我們所掛念的、所想要得著的,也都不在這四個裡面。

  我們的存在若要滿有目的和價值,就必須能和神的目的相配、和神的自己相配、和神的定旨相配、也和神的經綸相配。

和神的目的相配

  彼得有艘破船,很可能是他老祖父留給他的。他看這條船,是越看越喜歡,雖然修補過很多次,總是還可以用來在人生的海洋上棲身飄流。所以,當有一天他起來跟隨主了,就指著那個破船說,「主啊,我把一切都撇下跟隨你了,你說我能得什麼?」

  如果我是主,我就繞船一周說,「這就是你所謂的把一切撇下給我啊!你有的不過就是這破船嘛,我帶回家嫌累贅,放著又徒佔空間。你不是開我玩笑吧!」然而,當彼得這樣和主對話的時候,他是認真的;雖然這破船遲早要沉,但是,在那個過程裡,彼得卻可能邊流著眼淚、邊看看自己的妻子,心裡想,「我以後用什麼養她呢?我這破船一給主,豈不是生活無著了嗎?本來還可以釣幾條魚混飯吃,現在連這艘破船也奉獻給主了,我怎麼生活啊?」

  彼得很認真,主卻很無奈。想一想,歷世歷代有多少人拿著破船到神那裡去,說「主啊,我把一切都給你了。」搞得主哭笑不得。換做我是主的話,我就要說,「你一無所有的來,我倒好辦一點。就是因為現在你讀了書,在銀行上個班,有了一點小成就,或者開間小雜貨舖了,我才拿你沒辦法。你若一無所有,我倒很容易得著你啊。」

祂是大的神

  但是主當時的回答非常奇妙:你給我,我就給你。你給我一條破船,我給你一百條魚 ── 在今世得百倍。主好像滿了同情,同情到一個地步,遠超我們所想的。只有主能這麼大,所有跟隨主的人都知道,當你把一切都給主的時候,其實主給你的更多。

  這世界的海太大了,沒有一艘船吃得消它,遲早都會給海水侵蝕掉;這世界太厲害了,人在世界裡飄蕩,總有一天會被世界吞吃了。我這船即使還沒有沉,也早已是破船了,主啊,我把它奉獻給你,求你叫我開連鎖船公司 ── 今世得百倍,這就是我們腦子裡所想的。但是,只要你把自己認真的奉獻給主,你會稀奇主所給你的的確是百倍;我把自己奉獻給主了,主給我的更多;我把自己交給主了,主給我的更高、更有價值!

  我在美國三十多年。所有三十年以前我們非常熟悉的連鎖店、加油站、超級市場、大銀行,現在沒有一個剩下留著的。這就告訴你一個事實:每一個公司都是一條破船,沒有什麼公司是可以持久的。所有你賴以維生的東西,都是短暫的、都是不能永存的。但是當你在過程裡告訴主,「主啊,我所有的不多,但是我把所有的給你。」主就要說,「我給你百倍。」這就是你的存在。

  你到底為什麼活著?你到底為什麼生存?你可以說,我為著妻子兒女。沒錯,這是合法的。為著生活是合法的,為著事業是違法的,因為跟隨主的人沒有事業,跟隨主的人需要生活。雖然為著事業是違法的,你還是禱告,「主啊,求你祝福我、祝福我的事業。」你知道主怎麼說?主要說,「我願意祝福你,因為我是大的神;但是不要以為主的祝福就可以代替主的滿足。」你要認識,許多事是神許可的,許多事是你揀選、強求神許可的,也有許多事是神替你揀選、你來得著那個上好的。主如果問你,你為什麼存在?你說為著我的家庭,主說可以。你為什麼存在?你說為著我的生活,主說可以。你為什麼存在?你說為我的事業,主說:在我的字典裡沒有「事業」這個詞,那是屬於撒但字典裡的東西。

「事業」只在撒但的字典裡

  宇宙中的兩個字典,一個是主的,一個是撒但的。撒但的字典裡有一個大的部門,叫作事業部;事業部裡包括各個大企業、包括政府機構、也包括小公司、小雜貨店。無論大的小的,都在撒但的字典裡,主耶穌的字典裡沒有「事業」這個東西。

  然後你再告訴主,「主啊,我活著是為著我的前途……」,主耶穌就說了:你沒有前途。神造人沒有叫人有前途,神造人是叫人與神同工的、神造人是叫人代神掌權的、神造人是叫人來管理神所造的一切的;這個遠超過前途,這個該是你所是的地位。神說,「我造你,並沒有叫你去發財;我造你,是要叫你得著我的生命、與我一同掌權。」

  所以,你如何來服事呢?第一個就要問,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你有怎樣的存在?你這個存在就會決定你的事奉。不是我的存在轟轟烈烈、不是我的存在滿有活動、不是我的存在過程豐富,乃是我的存在要滿有目的、滿有價值。

神的目的是高的、是永存的

  事實上,所有成大事的人,都是滿有理想的人。這些滿有理想的人又是滿有目的的,因此,他們這個人就成為有價值的人。譬如孫中山先生,他是全球公認的世紀偉人,他滿有目的。但是,你要知道,人的目的無論有多高,到後來可能都不是真目的,因為他的目的不一定能夠與神的目的配合。你存在的目的若與神的目的配合了,這目的就是永存的;你存在的目的和神不相配,這目的就是短暫的。和神旨意相配的目的,就是神的目的成為你的目的,那才是真正的目的。所以我們要認識,我的存在必須是滿有目的的;有了這目的,才能有一個健康的價值。

  譬如說,孫先生講三民主義,那是高尚的目的,但還不是神的目的。到今天來看,民族主義已經慢慢地不大有人講了。民生主義也逐漸不重要了,反而今天的人是過份民生主義,大家都吃得太好了。民權主義也快失去了,以前覺得能投票就好,後來發覺投票可能是買票:執政的想要得著人民的選票,就答應你這個、答應你那個,結果就是過份的超支。到後來總有一天你忍無可忍了,要改革,又會出來另外一個動亂。沒有一個東西是持久的。

我的目的就是神的目的

  什麼是持久的呢?神是永遠的,只有神的目的、定旨是永遠的。所以你的存在和神的存在相配、相契了,你就可以起來說:我的存在是為著神的存在,神的存在是為著我的存在!你敢不敢講:沒有神就沒有我,但若是沒有我,神的需要仍不滿足。你能不能講:我活在地上,就像神在這裡一樣!神要什麼,我也要什麼;神盼望什麼、神願意得著什麼,我也要得著什麼。我所要的就是神所要的,我追求的目的、勞苦的目的,就是神所要達到的目的;我的存在和神的存在是配起來的。誰是這樣的人,誰就能高起來了。

  如果一個健康的人,他的存在、他的目的,就是神的目的,那麼他的價值就高了。今天,人有了三幢房子就很興奮,整個人就覺得幸福起來了。為什麼呢?因為人很微小,就像彼得一樣,指著他的破船說,「夫子我已經把一切都奉獻給你了,我要得什麼呢?我們來交換交換吧。」「你今世得百倍,可以開連鎖店,可以開漁船公司,然後來世得永生。」你看主真大方。但是無論百倍也好、三幢房子也好,這一切都是暫時的,因為這不是神、不是神所要的、不是在神的目的裡的。

  你要跟隨神,你必須滿有目的、滿有價值。你能不能起來說,「我現在所做的事,是有永遠價值的!」就好像我們可以說,我現在讀大學,這是有價值的。(的確有價值,沒有一個人可以定罪。因為讀書能發展一個人,好被主使用。)你的存在必須是滿有目的、滿有價值的。

和神自己相配

  所以,你怎麼能夠有目的、有價值呢?第一,你與神的存在相配;第二,你和神站在一起不覺得丟臉。假若創造萬物的神站在你旁邊,你是什麼感覺?你能不能講得出口,「神啊,謝謝你!你看我們兩個真配。」你敢不敢講呢?

  有一首詩歌說,「我王必定快要再臨」── 但是我們不等候。「待贖宇宙快要復興」── 但是我們不要。有幾個人要主的再來?沒有人要;有幾個人敢要主再來?沒有人敢;有幾個人願意主再來,沒有人願。所以主不能來。至於與主相配,你能不能站在神的旁邊,你對神說,「神啊,真是謝謝你,做夢也沒有想到,像我這樣墮落過的人、曾經活在罪中的人 ── 到今天還常常在失敗裡、在軟弱裡,常常離棄你、常常忘記你、常常叫你傷心、常常做你所不喜悅的事~~就是這樣一個軟弱失敗的人,不知道為什麼,我和你在一起,我卻覺得非常相配!」這樣的人生多好啊!

  再舉個例子。中國之所以能成為一個大國,是因為孔老夫子的幫忙,要不然中國是不可能一統的。因為到處都是山、是隔離的,隔一座山語言就不一樣、文化也不一樣,什麼都不一樣了。但是,這麼一個多山的大國,竟然一統起來了。對照看來,小小的歐洲,就只有小山,竟然分了那麼多國家。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出了一個蘇格拉底,沒有出一個孔夫子。

父子相配

  我們出了一個孔夫子,國家就一統了,因為他教我們五倫。他教我們一個東西叫「父子」,父親和兒子是一倫的。孔夫子也教了:吃飯的時候不要跟兒子說話 ── 食不言;睡覺的時候不要跟妻子說話 ── 寢不語。所以中國文化教出來的孩子,兒子是非常怕父親的,最好爸爸不要回家。兒子和父親在一起總感覺不配。父親是喜歡跟兒子在一起,兒子卻願意躲父親;兒子就怕父親,父親就找兒子。很可惜,因為孔老夫子善意的教導,把中國統一了,但是中國人活得比較痛苦一點,在這一方面不像美國人那麼享受。美國人,「嗨,爹地!」中國人,「父親大人,膝下敬稟,」好像沒有跪下來就不能見爸爸似的。

  但是,神非常盼望我們和祂相配,越相配越好;就像一個父親一定也非常盼望兒子跟他配,越相配越好。父親追兒子,兒子卻到處逃。父親說,「我要跟我兒子在一起,享受享受!」兒子卻說,「爸爸來了,快走快走!」有多少健康的兒女,能夠看見父親、站在父親身邊,覺得很滿足,能說,「我和我的爸爸真相配!」父親也覺得很滿足,「我跟我的孩子真相配!」你和神就應該這樣。不要一天到晚神在追你,你到處逃;你見了神,就像老鼠見了貓,怕得很。你能不能告訴神,「神啊,謝謝你,你給我一個心志,叫我也不愛世界,也不愛你之外的一切,叫我愛的就是你自己。神啊,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你。所以我的存在和你是相配的。」我和神在一起,我不覺得羞恥,這是何等甜美、何等榮燿的一件事!(韜)


默想:

我存在的目的與價值

禱告:

  「主啊,憐憫我,使我的一生存在是高的、是有價值的。我所有的目的、打算、計畫,必須要能和你的定旨與經綸配得起來。」

操練:

讓屬靈的事不成為空喊的說法,要在主的光中,真知道每一個屬靈詞彙的深意。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