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事奉, 基督的身體與地方教會

 

事奉-基督的身體與地方教會-第十三篇 人子在地方教會中行走(一)

第十三篇 人子在地方教會中行走(一)

基督的身體與地方教會
卷三 基督身體的實化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啟一13:「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袍,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

  啟一17:「我一看見,就仆倒在祂腳前,像死了一樣。祂用右手按著我說,不要懼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

  啟二1:「你要寫信給在以弗所的召會的使者,說,那右手中握著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這樣說,」

導言

  說到地方教會生活,第一個,你要注意到行走在眾地方教會中的那一位。照我們領會,行走眾地方教會中的那一位應該是聖靈,是聖靈運作在眾地方教會中。啟示錄前三章,主寫給七個地方教會的每一封書信的末了,主都說,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根據神的旨意,說話的是靈,但說話的過程卻是藉著一個人 ── 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人子。

綱要

一、行走在地方教會中
二、人子 ── 在祂的人性裡牧養眾教會
三、身穿長袍 ── 我們的大祭司
四、首先,末後,初與終 ── 祂必完成祂的經綸

行走在地方教會中

  基督身體的顯出,乃是藉著一處處的地方教會顯出來的;如果沒有地方教會,身體就變成一個說法,是抽象的、理論的。所以當弟兄們開口閉口都是「我要活在身體裡,我要顧到身體」,我很害怕他們只是在唱高調,卻沒有實化;就好像有人講「我不要住在地上,我要活在空中」那樣的不實際,因為他脫離了一切可以叫他生命成長的事。

  沒有地方教會,就沒有身體的實際;脫離地方教會,就是脫離身體的實行;不活在地方教會中,就是不活在身體裡。當一個人活在地方教會中,他還有可能活在身體中;當一個人不活在地方教會中,他就不可能活在身體裡。所以你一定要活在地方教會中,來經歷基督的身體。

  你在地方教會中作什麼呢?第一個,你要在地方教會中滿有生命的成長。你的成長是在家裡,地方教會就是你的家。一個人只講基督的身體,卻不活在地方教會中,他就不能得著生命的長大,就不能讓基督在他身上真正作工,既沒有建造,也沒有受對付,更沒有學習。

  第二個,你要在地方教會中過教會生活。一講到教會生活,通常我們會認為教會生活對姊妹們來講,就是作飯的生活,請愛筵的生活;對青年人來講,就是帶兒童的生活,帶青少年聚會的生活;對在職的來講,就是賺錢奉獻給教會的生活。不,這些還不是這裡所說的教會生活。

  啟示錄二章這裡說到主,第一個,主像一位人子行走在地方教會中。也就是說,主不僅在一個教會中運作,主乃是在眾教會中運作;主在眾教會中的運作,就是在基督身體裡的運作,而基督身體的運作又不是抽象的,乃是一個實體。

  基督身體的運作,是根據於聖徒們在一個地方教會裡生命健康的情形,而聖徒們生命成熟的情形是根據基督的人位在他們身上的成形。認真說,一個活在基督身體裡的人就是一個活在地方教會中的人;不認識地方教會,也就不認識基督的身體,基督的身體是藉著一處處地方教會顯出來的。

人子 ── 在祂的人性裡牧養眾教會

  我們在教會生活中首先長出來的是人性,沒有人性就沒有神性,沒有人性的豐富就沒有神性的豐滿。神從起初就盼望在人身上作工,但是無論祂怎樣作都作不成。一直等到有一天,祂自己來成為人,發展成一個在神性裡完美的人性,這個完美的人性就成為建造教會的根基。

  所以,你要注意,行走在眾地方教會中的人子,就成為教會生活的中心,主耶穌基督是在祂的人性裡來牧養祂的眾教會。主牧養教會的根基,不是根據祂的神性,而是根據祂的人性。主若是根據祂的神性來牧養我們,我們沒有一個人能跟隨,我們也沒有一個人搆得上。感謝主!祂是在人性裡來牧養教會,祂也是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祂懂得試探的威力,可是祂沒有犯罪,因此祂就能夠同情我們這些軟弱的人。

  弟兄們,當你有負擔要來帶領你所服事的地方教會,第一個要注意的,就是主在祂的所是、在祂的主權裡來帶領、祝福、也服事各個地方教會時,在過程裡祂是個人。所以什麼時候一個地方教會,滿了屬靈的東西,卻缺少了基督的人性,那個地方教會一定有問題。

  你有沒有覺得很希奇,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是人子!主在餵養我們的時候,祂是個人。主若是以神的身分來餵養我們,我們沒有一個活得了的,我們很快就被雷打死了,不然就是撞了汽車了;因為我們是無可救藥的一班罪人。感謝主,雖然我們還是有軟弱,有失敗,連我們的服事也是滿了軟弱,滿了失敗,,主還繼續牧養我們。主好像永遠有同情,有體恤,有扶持,有安慰,有教導,為什麼呢?因為祂是個人。

  所以,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是誰呢?不是打雷的、在光中的神,也不是抽象的、運作的靈,乃是一個活活的人,帶著祂豐盛完美的人性行走在我們裡面,這就是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人子。

  弟兄們,當我們來服事主的教會時,請記得,最重要的就是人性。每一位弟兄、每一位姊妹、每一位年長的、每一位年幼的、每一位有功用的、每一位不顯明的、每一位老練的、每一位初信的,都是神所寶愛的,都是主所顧惜的。我們應當在基督的人性裡具體的來寶愛、顧惜弟兄姊妹。

  有一次,一位弟兄告訴我說,「我去看望弟兄的時候,聽見他和妻子正扯著喉嚨互相對罵,我嚇得不敢敲門,也不敢進去交通,我就走了。弟兄,你相信在主恢復裡的人會這樣嗎?」我就想,這有什麼奇怪?我們既然是人,當然就有脾氣。你要領會,我不是叫你去和你的弟兄吵架,但是你要體諒,我們還是人。過了二十多年之後,這位和我一同服事的弟兄已經離開了主的恢復,而那位跟妻子吵架的弟兄倒是一個很好的長老。所以你要領會,主的恢復完全是人性的事,教會生活完全是人性的事。當我們的主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時候,聖經說,祂乃是像人子,不是神子,來行走在地方教會中。這是教會生活的第一個訣竅。

  什麼時候我們注意屬靈的事物,運作的事物,真理的事物,教會的事物,過於這位主,我們所服事的教會就不得平安,我們自己大概也不會平安。譬如今天你說,我帶領大家做某一件事,大家一定都要作這個事。不是不可以,因為是你在帶領,但是你要注意,這個不一定對。就連父母帶領兒女說,你一定要吃飯;但是怎麼吃、吃多少、什麼時候吃、吃什麼,都是不一樣的。做父母的,不是在他們的地位上帶領兒女,做父母的是在他們的人性裡來帶領兒女。同樣地,主來牧養我們,祂不是向我們顯現如同在光中的神,大能的神,烈火般的神,祂是一個活活潑潑的人,來牧養祂的教會。

  我願意這麼說,當你來服事你所在的教會,第一個要問,你是不是個人?我們中間摩西很多,「你不要這樣,不要那樣,應該那樣……」還有,聲音也很多,「主是這樣的,主是那樣的……」這些都很好,就是靈不夠多;因為靈不夠多,所以在主的恢復中,常常目標取代了組成。

  你在一處處地方帶領教會時要很小心,你在教會裡是不是個人?若不是,你就不是一個健康的長老。許多時候你來服事教會,你穿的是個人,你作的不是人,你作的都是神。因為你作神,所以弟兄姊妹怕你怕得要死,他們不敢找你交通。你進到聚會中,他們也不敢說話。你去看望他們,他們就覺得受寵若驚,你竟然來看我?他們不覺得:我是和我的父親在一起,我是和我的兄長在一起,我是和人在一起。主耶穌到地上來,祂說,我就是人。連祂復活以後,行走在地方教會中了,祂還說,我是人。

  一個做長老的,若是不認識教會生活乃是人性的生活,也不在基督的人性裡來牧養教會,他不可能是一個好的長老,他最多是一個好的摩西。摩西總是告訴人,神這麼說,神那麼說,甚至後來他臉上發光到一個地步,叫以色列人不敢看他,他必須用帕子把臉蓋起來。若是一個長老作到一個地步,人一看見他就發抖,人一看見他就緊張,他的運作一定出了問題。主僕李常受弟兄就是一個滿了人性的主的僕人,你坐在他身邊聽他講幾句話,你就覺得在那裡說話的是個人。在他身上有同情,有體恤,有鼓勵,有安慰,有扶持,有加力,但是在他的說話裡又滿了神。所以他外面是人,裡面是神:他裡面滿了神聖性情的組成,神聖性情的組成就藉著他的人性流露出來了。

  我盼望弟兄們能認識,教會生活是一個人性的生活,是一個滿了人性顧惜的生活,是一個滿了弟兄相愛的生活,而這個愛遮蓋了許多的罪。你看見弟兄有軟弱,你看見弟兄有失敗,你看見弟兄有虧欠,你看見弟兄有搆不上的地方,不僅在你裡面沒有定罪,反而在你裡面產生同情,產生運作,叫你更加的禱告,更加的勞苦,更加的顯出愛心,更加的與他同行,更加的幫助他,因為教會生活是一個人性的生活。

  在主的恢復裡,有這麼多可愛的弟兄姊妹,這麼多愛主的弟兄姊妹,可惜的是,我們常常不知道去寶愛、顧惜他們,卻是不知不覺的活在律法裡,要求他們要作這個,要作那個。不久之前我到一個地方去,我問一個弟兄說,「你們近來如何?」那個弟兄很吃驚的說,「每個來我們這裡的弟兄,一見面都是問我們用什麼追求材料,惟有你是這樣的問候我們。」我盼望弟兄們要善意的領會,我們是去看望弟兄的,不是去發展組織的;我們是去看望教會的,不是去監督人的。你若是能愛他們,你就能幫助他們進入主恢復的實際;你若是把主恢復的實際當作一個律法,當作一個要求,當作一個棒子,你就要失去這些弟兄們。所以弟兄們要領會,教會生活是滿有人性的生活。

  如果你問我,今天主的恢復最需要什麼,我要說,最需要人。當你來服事教會,請你注意,第一個,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乃是一個滿了神的人子。無論你生命多豐富,真理多豐富,供應多強,帶領多絕對,作工作得多好,你還要注意,你若要服事你所在的教會,你必須會作人。一個人生病了,你有什麼感覺?一個人軟弱了,你有什麼感覺?一個家庭有需要了,你有什麼感覺?一個聖徒有難處了,你有什麼感覺?你到底是不是一個人,會決定你的教會健康不健康。

  行走在地方教會中的是個人子,祂在人性裡牧養眾教會。主的恢復需要基督完美的人性。神聖的素質在我們身上越有組成,基督人性的活出就越多。如果神在我們身上的經歷很有限,那麼人在我們身上的顯出也很有限,最多我們活出善,我們沒有活出人。這個善,沒有基督也可以作;人,只有基督才可以作,這個很有講究。請你記住一句話,你要服事你所在的教會,首先你要看見主是在祂的人性裡來牧養教會。

  因為你是滿有人性的,滿有人性的甜美,所以在教會中,弟兄姊妹就對你無可怕、無可懼,你對弟兄姊妹也無可求。你能和弟兄在一起哭一哭,你能和弟兄在一起禱告禱告,你能為著弟兄流淚,你能把自己交託給弟兄,你能為著弟兄多走一里、兩里路,你能為著弟兄再出一點代價。這都是人性的事,而只有在人性裡,教會才能得著建造。

  一個健康的教會必須是一個滿有人性的教會。在人性裡你就要看見:這些都是我的弟兄,都是我的姊妹。即或有瞎眼的,我比他還瞎;即或有瘸腿的,我的兩腿更是無力;即或有軟弱的,我闖的禍更多。今天是主的憐憫叫我活著,叫我事奉祂,所以我和弟兄的關係不僅是一個神聖生命的關係,我和弟兄的關係還是一個人性顧惜的關係。

身穿長袍 ── 我們的大祭司

  我們和弟兄姊妹也一同經歷主是我們的大祭司,我們都需要主的擔當,主的背負,主的代求。

  啟示錄一章十三節說,「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袍,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我們的主,祂身穿長袍,直垂到腳,說出祂就是大祭司,祂是長遠活著為我們代求。不論你長得多好,你不能不需要主耶穌為你禱告。我服事主、跟隨主幾十年了,我天天是從榮耀到榮耀,但不能說我已經榮耀到不能再榮耀了。不,我乃是更要說,「主啊,謝謝你,從亙古到永遠,你是長遠活著為我代求。」我們軟弱了,祂為我們代求,我們就得加力能聚會;我們開始聚會了,祂為我們代求,叫我們開竅;我們開竅了,祂為我們代求,叫我們摸著實際;我們摸著實際了,祂為我們代求,叫我們長出來。我們是刻變時翻,祂卻不斷的為我們代求。

  我們失敗了需要主的代求,我們長得好更需要主的代求。舉個例說,一位弟兄起來為主說話,既有感靈又有膏油。這時主馬上就會替他禱告,叫他不要驕傲,叫他不要自滿,叫他不要自誇,叫他不要自以為是,叫他不要自以為比別人高,叫他不要看不起別人。

  請你注意,你要服事你所在的教會,你需要認識你的不足,你也需要認識弟兄姊妹的不足;你需要主作你的大祭司。你來幫助聖徒的時候,你也需要認識,這些聖徒所需要的乃是主作他們的大祭司。所以,教會的軟弱是正常的,教會的剛強是異常的,要不然我們需要大祭司作什麼?那位行走在我們中間的是個人,祂是穿著大祭司的衣袍。換句話說,主就是幫助我們的,主是長遠活著為我們代求的。我們別的本領沒有,闖禍的功夫是很深的,所以一個個教會天天闖禍,個個經歷軟弱,因為我們熱心起來就闖禍,經歷起來就闖禍,所以主是我們的大祭司,長遠活著為我們代求。

  你說,這個認識和我帶領教會有什麼關係?關係可大了。常常你一帶教會就有一個感覺:我那個教會要充滿了得勝者。所以我在服事的時候,我們要多榮耀主,我們聚會要多好,弟兄要多準時,傳福音要多熱心,奉獻要多絕對,擺上要多絕對。經過一段時間的服事以後你就看見,準時到會的不過百分之十,你是不是很想罵他一頓?如果比較那些不來的,他們至少還來,你也可以感謝讚美主嘛!所以準時到的也好,來遲的也好,不來的也好,都需要主作大祭司。

  作帶頭的更需要主作大祭司,因為一個聚會可以叫你屬天也屬地。你坐在第一排,你邊禱告,邊東張西望,「哦,主啊,這弟兄還沒有來。」你看你可憐不可憐?我們傷害了五個弟兄沒有感覺,得著一個弟兄卻記住一輩子。我服事我所在的地方,我服事十年,八年,原來六十個,現在也不過八十個,那為什麼只加二十個呢?因為都給我殺得差不多了。你說,感謝主,我們每天都好,都得勝,很絕對。某一個弟兄就變成你的誇耀,你到哪兒去都拿給人看一看。你看,你是不是需要主作大祭司,長遠活著為你代求?

  或者你說,這負責弟兄真差勁,但是我試著忍耐,我體恤他的軟弱。這是不健康的情形,但是很正常。譬如,我感冒了,感冒是不健康,但是正常。如果有弟兄講,我二十年不感冒,我都替他掛心,因為他一感冒起來非常麻煩。常生病的不怕病,不生病的人一生了病可不得了。所以,一個人常常失敗,感謝主,他需要大祭司;一個人從來不失敗,那就是他從來沒走過路。

  為什麼我們需要主的代求?因為當我們願意來服事主時,我們就要發現,我們是熱心有餘,忠心不足;或者忠心有餘,見識不足;或者見識有餘,能力不足;或者能力有餘,執行不足;或者執行有餘,靈不足。當我們一過教會生活時,我們每一個人的所是、所有,都要在教會生活中被暴露出來;我們每一個人跟隨主的動機,跟隨主的心情、心願,跟隨主的程度,都要在教會生活中被暴露出來。我們經不起失敗,一失敗就灰心了;我們也經不起得勝,一得勝就驕傲了。我們經不起剛強,一剛強就忘記主了;我們也經不起軟弱,一軟弱就不敢禱告了。我們經不起逆境,一遇逆境就埋怨主;我們也經不起順境,一遇順境就把主忘了。我們這個人從頭到腳什麼都不對,沒有一個地方不需要主的代求。

  你不要以為自己已經很好了,不需要主的代求了。不,你越是表現得好,你越要加倍的覺得軟弱,你越需要主的代求。你不要以為失敗、犯罪可怕;不,我要說,失敗、犯罪不可怕,得勝才可怕。誰不知道自己犯罪?有誰跟妻子吵了架,還能起來作見證?人一跟妻子吵架,會回到主面前悔改認罪。但是人一得勝,一愛主,一把自己奉獻給主,一有心願,一全時間,一有功用,一講道有能力,那才真可怕。這時,他能把自己當作主,而把主當作他的奴僕。譬如說,當他帶一個人得救了,他的那個喜樂,他的那個高昂,他對自己的那個把握,他到主面前禱告的那個自是,他還能有主嗎?恐怕只剩一個大肉體罷了。哦,這些話恐怕都不是我們觀念裡的東西。

  今天主就是把我們這班古里八怪、亂七八糟,甚至是無可救藥的人,拯救到地方教會生活中。主把我們這一班有各種背景、各種文化、各種教育、各種個性、各種看法、各種想法、各種愛好的人,一起放在地方教會中。然後主說,我體恤他們的軟弱,我知道他們的需要,我是長遠活著為他們代求,直到他們長大。所以弟兄姊妹,地方教會才是你生命長大的地方。

  主作大祭司,不僅把我們背在祂的肩上、胸前,為我們代求;另外,祂還知道我們的軟弱,也知道體恤我們的軟弱。你告訴主,主啊,我好失敗;主說,我懂。你說,主啊,對不起;主說,我懂。你說,主啊,我真不相信這件事我會作得這麼失敗;主說,你不相信?我老早就知道了;祂體恤。我請問你,你每次向主禱告認罪,有哪一次祂不體恤?有時候,連主罵你還是滿了體恤。我禱告的時候,常常感覺主在責備我,但是在主的責備裡,我覺得主是滿了同情。

首先,末後,初與終 ── 祂必完成祂的經綸

  不僅這樣,祂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祂是初又是終,說出祂必完成祂的計畫。

  這一位行走在眾教會中間的人子,祂是首先也是末後,祂是初又是終,說出祂必完成神永遠的經綸,祂也是神經綸的成終者。神的旨意、神的目的、神的計畫,都要在祂神聖的經綸裡來成就。這個把握不在於你,這個把握乃在於祂。

  我年輕的時候愛主,記得有一次我禱告說,「主啊,像我這樣有盼望的青年人還能來愛你,難道你還不滿足嗎?」年輕人都有夢,我那時夢想 ── 我將來會成為一個大作家,會成為中國的大仲馬。我這個未來的中國大仲馬愛上主了,我覺得主實在太光彩了,竟然有我來愛祂!言下之意是,「主啊,難道你值得嗎?難道你不覺得榮耀嗎?我竟然來愛你了!」經過幾十年以後,我卻能禱告說,「主啊,我真是稀奇我還能愛你。」為什麼?因為這幾十年來,我經常出走,或者是真走,或者是假走,至少有四十次,總之常常會離家出走。但是一直離家,卻一直走不了,不知怎麼,即使出走了還是又回家了。為什麼呢?因為祂是首先的,祂是末後的,祂又是初又是終。

  真正的事奉不是你來承擔的,真正的事奉乃是主來承擔的;真正的事奉不是出於你,乃是出於主自己。當你以為你在服事時,你大概還不知道你已經闖了禍。我們在教會生活中常常都是胡搞,甚至還覺得滿有主同在似的。主在這裡告訴我們,「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祂要來越過我們的軟弱、我們的限制、我們的無能,祂要親自來成就祂的旨意。

  你帶領教會要有這樣的認知:這位主是行走在我們中間的人子。我們永遠有軟弱,跟隨主越久,越會覺得跟不上。譬如我服事幾十年,想想看,好像沒有什麼得勝的時候,如果有一樣我可以誇口的就是,「主啊,我服事了幾十年,每次失敗了,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是該死、沒有可能服事下去了,但是奇怪,我竟然沒有死!」因為祂長遠活著替我們代求,祂體恤我們的軟弱,知道我們的需要。

  還有,我很感謝主,失敗也好、站住也好,每一次的失敗、每一次的站住,結果都叫我更多認識神的經綸。你們知道,彼得一生起起伏伏,所以他能起來說一篇信息,說,你們所殺害的耶穌,神已立祂為主為基督了。那是他跟隨主這幾年的集大成,他一路看見主行了很多奇妙的事,他對這位主基督有把握。那麼他有沒有一點軟弱?他對殺害有沒有一點感覺呢?他自己也逼迫過主,所以自己也很痛苦,我想他一生都很痛苦。

  我們跟隨主的時候要記住,祂是首先的、祂是末後的、祂是初、祂是終,這說出祂有一個經綸。我們這班人東跑西跑,跑到後來,主還說,我保證叫你跑到我的經綸裡面來。

  祂的定旨是了不起的、祂的目的是了不起的、祂的計畫是永遠的。然後,祂的經綸,就是祂在每一個時代的運作(譬如新約的經綸,就是一個生命分賜的經綸),是不會改變的。祂一直在成就祂永遠的經綸。(韜)


倪柝聲弟兄信息選錄

  教會是神的目的。今天神就是把這目的放在人面前。神最終所要得的,是新耶路撒冷。神把新耶路撒冷所代表的教會作單位,放在每個城中。在神的目的中,當新耶路撒冷尚未從天而降之前,神要有一個新耶路撒冷的雛形在每一城中。就是神要有一個教會,在每一城中,來彰顯祂永遠的旨意。從起頭到末了,神所要作的最大的工作,就是建立基督的身體.所以神在每一個城中,設立地方的教會。這就是神偉大的教會的雛形,是小規模的彰顯這新耶路撒冷。神的旨意,是為設立教會,就是基督的身體 ── 新耶路撒冷。但這範圍太大,我們怎能去摸到新天新地中的新耶路撒冷呢?我們怎麼作法呢?我們抓不牢這個。但是,你能在上海來作。因為在每一城中都有一個雛形,神把得救的人,放在裡面,叫他們都合在一起,聚集在一起,成功作一個地方的教會;這樣就能彰顯神的旨意。……

  換句話說,神永遠的目的所要的新耶路撒冷是大的,神在每一城中所設立的教會是小的,就是小規模的彰顯神旨而已。所以我們今天要查考,要注意關乎小規模的,就是關乎聚會的事。若不然,不只大規模的沒有得著,連小規模的也沒有了。

(倪柝聲,《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二冊,台灣福音書房,頁9~10)

  請注意保羅寫給在哥林多一班信徒的話:「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林前十二27)基督的身體不僅是宇宙的,也是地方的;每一個地方教會,都是基督的身體在那個地方的出現。……另一面,教會不是一個肢體,而是在地方上所代表的身體。所以,我們摸著地方教會,就是摸著身體;我們進入地方教會的交通,就是進入身體的交通。基督的身體不是抽象的,不是難以捉摸的,基督的身體就出現在地方教會裡。所以任何人想要實際的在身體裡生活,就必須在地方教會裡,與地方上的聖徒有交通,在地方教會裡受造就,彼此建造在一起。

(倪柝聲,《基督的奧祕》,台灣福音書房,頁69)

詩歌:生命之歌第9、52首

默想:

1. 行走在七個金燈台中間的是「人子」
2. 祂身穿「長袍」
3. 長袍上有「胸牌」和「肩帶」── 祂背負、體恤我們,為我們代求

禱告:

  「主啊,我需要你的憐恤。當我不認識你的時候,我就覺得我不需要你。當我服事的時候,我覺得我需要你。主啊!我何等軟弱,我何等需要你長遠的代求。」

操練:

1. 在服事中作「人」,而不作「摩西」
2. 在基督的代求裡為聖徒們代求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