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出埃及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 會幕, 造就

 

造就-出埃及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會幕-第三篇 金香壇

第三篇 金香壇

出埃及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會幕
屬天神聖生機的成長與成熟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一個最完美的預表:會幕

  舊約中最美妙完美完整的一個預表,就是會幕,因為會幕說出神,說出神與人的說話,說出神的行政,說出神的工作,也說出每一個蒙恩的人一生該有的經歷。

  從會幕入口開始,一直到約櫃,共有六個物件。這六個物件就是我們生命成長的六步。第一步就是入口的得救,得救不算成長中的一步,但是是必須的。第二步銅祭壇是生命成長的起步,就是要奉獻;第三步洗濯盆,就是要有光;第四步陳設餅的桌子,就是要會享受主,要會供應主;第五步金燈台,就是要讓主來錘打成形;第六步金香壇,就是要會產生交通和代禱。

金香壇 ── 交通與代禱

  金香壇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物件。它在舊約時是放在聖所內,到了新約就移到至聖所。金香壇說出什麼?交通。什麼叫交通?交通就是你來我往。有些負責弟兄常常責怪聖徒們不跟他交通,意思是都不聽他的話。其實,這樣的話是控制,不是交通;是打報告,不是交通。那是可恥的。教會中沒有控制,教會中只有交通;教會中沒有報告,教會中只有交通。既然是交通,就得你來我往,我把我的感覺告訴你,你以你的帶領幫助我。

交通的第一面:主與我們交通

  這種真正的交通共有三面:先是從神到我們,然後從我們到神,再從神和我們到眾人到神的行動。

  交通永遠是從神開始。譬如說,我問你,是你先信耶穌後得救,還是先得救後信耶?我告訴你,沒有人信耶穌是很清楚才信的,凡是說他還沒有研究透的人,都是已經信了,只是不願意承認就是了。沒有一個信耶穌的人不是糊塗信的,凡是腦子清楚的都不會信耶穌的。凡是信耶穌腦子都不清楚,以後慢慢才清楚,就跟談戀愛一樣,沒有一個人談戀愛是研究清楚再談的,凡是研究估計長短得失以後才談戀愛、結婚的,到後來娶的都不是妻子,而是嫁莊或是地位。談戀愛是沒有道理的,一見鍾情的故事多的是。同樣的,主耶穌追我們也是一樣的。這是一件奇妙而沒有道理的事。我們不知道怎麼回事,有一天就覺得要信耶穌,好像不信耶穌不痛快,不信耶穌不順暢,不信耶穌少個東西,不信耶穌活著就不對,可是人信耶穌就是這樣開始的。好像神就驗中你了,保羅說「神驗中我們」(帖前二4),所以就不斷的來找你,不斷的對你說話,不斷的來遇見你,不斷的給你感覺,不斷的給你鼓勵,不斷的給你帶領,不斷的在你裡面產生許許多多的事,這叫什麼?這是聖靈替你的代求和禱告。

  有時我們的光景好,聖靈為我們禱告時就很喜樂;有時我們打麻將,喝老酒,看電影,聖靈為我們禱告時就很憂愁。譬如說,每一次坐在電影院,那兩個小時等於在受兩個小時的煎熬,雖然眼目的情慾滿足了,但是靈中的煎熬受苦,說出沒有滿足。這種經歷就叫作金香壇初期的經歷。這時,主到我們這裡來,主為我們禱告,主記念我們的軟弱,主看見我們的缺失,主看見我們各面的不足,主向著我們有深厚的憐憫。我記得我中學時就非常愛主,在中學生聚會裡是帶頭的,可是我也愛看電影。每次偷偷去看電影,最怕的就是給人看見,所以每次去看電影之先,我就不敢禱告,可是又好像在禱告,「主啊,可不要給人看見。」等到去買票時,東張西望,確定沒有弟兄,才快快低著頭買了一張票就往裡跑。進去電影院後就到黑暗裡去了,大家都不在光中就沒有問題了,最怕的就是結束的時候,燈打開了,光明又出來了,這時又很緊張了,因為出場與進場兩個長隊是在一起的,我就怕出場時再遇見弟兄,所以低著頭快步走出去,消失在街上的人群之中。

交通的第二面:我們與主交通

  經過這事,我有一個體會,犯罪是很痛苦的。但是奇妙就在這裡,當人在軟弱犯罪的時候,會感覺聖靈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代求,好像聖靈在那裡向神禱告,「主啊,你的孩子現在在大光明電影院裡,在享受黑暗,在看西部武俠,在看美國人殺印地安人,搞種族仇恨啊。」現在我蒙恩五十年了,這五十年來,我沒有畢業,我仍然感到聖靈為我的代求和禱告。以前好像只有一點感覺,慢慢的,現在我就感覺豐富了。好像主在為我們禱告,主把交通帶給我們,我們就交通回去。千萬不要躲起來,害怕禱告,害怕與主的交通。我們反而要坦然向主說,「主耶穌啊,謝謝你為我禱告,我也向你禱告。謝謝你你紀念我的軟弱,我也告訴你我很軟弱。主耶穌啊,你知道我現在要去看電影,講起來不好意思,但是求你赦免我,求你與我同在。」如果我們肯一邊作事,一邊與主交通,當主交通進來,我們就交通回去,這樣,這個交通就叫我們成為一個金香壇了,我們就成為一個交通的人了。

交通的第三面:神與我們產生共同的代禱

  金香壇除了交通之外,還有一項寶貝,就是代禱。因為交通,所以產生代禱。譬如說,假設一個人去打麻將,主就向他交通了說,「不要打了,不要打了,為著我的緣故,為著神家見證的緣故,不要打了。」但是他還是去打。在打的時候,聖靈就替他禱告,他也就回答,說,「主啊,我不能再打了,不能再打了。」然後,他聽見牌友們在罵耶穌,因為打麻將的娛樂之一就是罵耶穌,這時他就更受不了了。他打麻將裡面已經搞得受不了了,外面又聽人在罵耶穌,就更加受不了,至終就爆炸起來了,說,「你們不要再講了,我也是基督徒。」他們一聽,就說,「你是基督徒還打麻將啊。」他就答他們,「如果基督徒不可以打麻將,你為什麼看不起基督徒?」可是心想卻在禱告,「主啊,這三個打牌的人要得救。主啊,他們現在跟我一同打麻將是得罪你啊,有一天我們要一同在你的桌子面前享受你啊。主啊,這三個人要一同和我在天上有份啊。」先是主為他禱告,然後是他回應主的禱告,然後是他和主一同禱告。主為他禱告是因為他的需要,他向主回應是滿足主,當主和他有滿足的時候,他就產生了合適的代禱了。

  弟兄姊妹,多少教會需要代禱啊,多少弟兄姊妹需要代禱啊,多少的靈魂需要代禱啊,多少神的工作需要代禱啊,多少神福音的推廣需要代禱啊,多少神教會的建造需要代禱啊,多少主的僕人們需要代禱啊,多少教會的負責弟兄們需要代禱啊。

  這時候金香壇就出來了。開頭是我們為著神,然後是我們聯於神,成為神的見證,到這時候是我們與神。金香壇說出我們和神在一起了。不僅神紀念我,我也滿足神。我和神一起要來滿足神的心意,執行神所要的計劃和經綸。所以在這裡,我們又長到另一個層次去了。

健康的代禱是與神一致的代禱

  今天在教會中,如果有弟兄們願意在主的憐憫裡,一關一關的過下來,並且一同跪在地上,為著教會禱告,為著神的見證禱告,為著弟兄姊妹禱告,為著神經綸的開展禱告,為著神興起祂的工作禱告,為著福音的廣傳禱告,那麼,主就能從他們身上得著金香壇的見證。弟兄們,這些話都不是我們的觀念。我們如果有代禱,多是靈感的,譬如到一個家裡去,為一個弟兄代禱,因為他的孩子病了。這種靈感式的代禱有沒有價值?有。但那不是神經綸理所要的。神經綸理所要的代禱是與神的行動配合的,是與神的行動一致的。是聖靈替我們代禱以後,叫我們滿有主的同在,叫我們對基督滿有經歷,也叫我們能聯於基督,聯於與聖靈的同工,聯於與神的同工,所產生出來的健康的代禱。

  基督徒的一生是從銅祭壇,長到洗濯盆,長到陳設餅的桌子,長出金燈臺,然後就長出金香壇來了。問題是,今天在眾地方教會中,有那一個弟兄姊妹可以說我們是金香壇?大多的弟兄姊妹長到陳設餅的桌子就停下來了。當他得供應,也供應人;他得幫助,也幫助人;他有享受,也幫助人有享受的時候,他就感覺他的屬靈已經到了高峰了。很少有人說,「主啊,來製作我,把我製作成一個燈臺,叫我能成為一個活活的見證。」更少有人說,「主啊,你在天上如何,我在地上也如何;你在天上要作什麼,我在地上就禱告什麼;你在天上要怎樣運作,我在地上就與你配合。我乃是一個與神同工,與神同勞,與神同行的人。我這一個人是和神相交相配的。」

人活著的最高價值是成為金香壇

  我們要領會,人到後來活著的價值就是成為金香壇。一個人是金香壇,就說明他的生存高到一個地步,他能夠說,「神要什麼,我也要什麼;神做什麼,我也作什麼;神怎麼勞苦,我也怎麼勞苦;神怎麼帶領,我也照樣順從。我和神,神和我是一致的。我是把神的經綸禱告出來的。」這時候人的價值真高啊!今天人誇他的公司,人誇他的事業,人誇他的學位,人誇他的成就,人誇他的地位,人誇他的抱負,但是,沒有人看見人活著的價值就是成為金香壇。

  我認識一個弟兄,美國國防部次長要延攬他去白宮作特別助理,但是他拒絕了。他可以有飛黃騰達的前途,但是他說他寧可在神的殿裡看門守候。這時,我有一種感覺,這個弟兄長了。當他長到金香壇的時候,他能夠說,「我是一個發光的金燈臺,我是把主見證出來的人,我是一個與神同行的人,我是一個與神同工的人,我是一個與神一致的人。是神先把祂自己交通給我,在神給我的交通裡,我再把我交通給祂,然後我和祂一同在交通裡,我們就一同來承擔神行政的責任,因為神的豐富要藉著我們流露出去,神的經綸要藉著我們施展出來,神的心意要藉著我們實現出來,神的工作要藉著我們成就出來。」

  弟兄姊妹,我們長到後來,會長出一個金香壇,成為一個與主來往交通的人。藉著主和我們、我們和主的交通,而產生了共同的代禱,來執行神的經綸,來滿足神的工作。這是一件奇妙的事。當我們越成長,我們就越從自己長到神的需要裡去了。開頭是「主,我把自己奉獻給你」,然後是「主,我在你面前蒙了光照」,然後是「主,我要享受你,也要供應你」,然後是,「主,我求你擊打我,好叫我成形,能夠成為你的見證」,到後來,我們就長成一個金香壇了,不斷的與主交往交通。

  在這地上最有價值的一班人,乃是像金香壇一樣,能讓主為他禱告,他也禱告回到主裡面去,然後他和主一同禱告,帶進神行政中的工作。他能夠說,「我是與神是同工的,我是與神是同勞的,我是與神是同行的,我是與神是同心的,我是與神同旨意的。神所要的能藉著我來成就,我所要成就的就是神所要的。」

「你們可以吩咐我」

  但是金香壇還不是成長的最後一步。我們還要從聖所長到至聖所,長到至聖所以後,我們就和神完全一致,就像聖經所說,「我必用眼引導你」(詩三二8)。這時不再是神對我們說話了,不再是神給我們命令了,不再是神吩咐我們了,而是神的眼睛動一動,我們馬上就知道應該往左,或應該往右。我們跟隨主,成長到一個地步,可以說,「主啊,我現在吩咐你。」「我吩咐你」不是人的話,是聖經的話。

  以賽亞書四十五章十一節說,「至於……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吩咐我。」神似乎是說,「你要吩咐我。你吩咐我,我就會作。不再是我要感動你,要你禱告,而是你摸著我,你懂得我,你明白我,你明白我的心意,你進到我的肚腹心腸裡,所以你所禱告的就是我所要的,你所要的就是我所願意的。」到這時候,基督徒的生活就真是美麗。

我們與神之間完美的默契

  剛信主的基督徒禱告不老練,跪在地上嘆息三十分鐘,膝蓋已經發酸了,主耶穌還沒有找到。終於有一天碰上主耶穌了,卻突然一下子就不見了。他禱告的時候還要問主,「主啊,你到底要我禱告什麼?」可是,蒙恩久的人有一個長處,主耶穌對他是呼之即來,揮之不去。既然揮之不去,就不需要再呼叫了。是的,不是呼叫的問題,而是取用不取用的問題。弟兄姊妹,你一取用,祂就在那裡。你成長到一個地步,就把金香壇的經歷,從聖所帶到至聖所裡去了。不僅你是在靈中的人,你也是與神,與神的心意,與神的經綸,與神的目的,與神的盼望,與神的要求完全一致的人。你的禱告就是神的心意,你的發表就是神的盼望,你的要求就是神的意願,你和神有一個完全的默契。這樣的基督徒生活真甜美。

  我們與神的默契,就像夫妻兩人的默契一樣。夫妻之間的默契到一個地步,他們能夠彼此說:丈夫有什麼感覺,我懂;妻子有什麼感覺,我懂。丈夫有什麼需要,我懂;妻子我有什麼需要,我懂。丈夫有什麼盼望,我懂;妻子有什麼盼望,我懂。丈夫有什麼壓力,我懂;妻子有什麼煎熬,我也懂。這就是我們和神之間可以建立的一種高深的禱告的關係。也因為這樣,所以金香壇就在新約的時候,從聖所搬到至聖所裡去了。

  當我們來到至聖所禱告的時候,就不再是為著打麻將的朋友禱告了,乃是為著神禱告,為著神的心意禱告,為著教會禱告,為著教會的建造禱告,為著聖徒禱告,為著聖徒的成長禱告,為著福音禱告,為著靈魂的得救禱告,為著教會的興旺禱告,為著聖徒愛主禱告。我告訴你,當你在禱告的時候,你的禱告和神的心意是完全能夠配合、連結起來的。這是榮耀的事啊。感謝讚美主,你要告訴主,「主啊,求你在我裡面長啊!我盼望我的交通代禱,不要僅僅是在聖所裡,就是在我的魂裡,我盼望我的交通代禱是在至聖所裡,就是到我的靈裡。我盼望我在靈裡的禱告,不再是浮淺的,不再是幼稚的,不再是軟弱的,乃是高的,深的,寬廣的,屬天的,榮耀的,帶進神的祝福的!」

與基督同工同勞一同禱告

  如果在主的憐憫裡,我們很多弟兄們都開始有這樣高深豐滿的經歷,那麼,教會就真是蒙福的教會,教會的見證就真是蒙福的見證,教會的見證必定是得勝的,必定是明亮的,必定是榮耀的。我們需要主的憐憫,告訴主,「主啊,我要長啊!叫我不僅有奉獻,還要有光,在光中受審判,在光中得激勵;叫我不僅得享受,也成為供應別人的人;叫我不僅受錘打,也能成形;叫我不僅有交通和代禱,也能在代禱中吩咐神作祂心意所要作的事。」

  今天我們都要摸著一點禱告的訣竅。我們知道,我們為著一部車子、一棟房子禱告,我們不會有把握,但是,我們為著神的經綸禱告,為著神的心意禱告,為著神的見證禱告,為著神所要的禱告,凡是這些我們所禱告的,主都答應。我們的禱告不再是問有沒有主的帶領來為教會禱告,為福音禱告,為弟兄姊妹禱告,為教會蒙恩禱告,為聖徒們蒙福禱告,不,我們的禱告乃是積極主動來尋求神的心意,來吩咐神的工作,來推動神的旨意。因為我們已經成為屬天跟隨基督並與基督同工同勞的人。這樣的基督徒生活太好了。

  我常常跟人講,信耶穌跟隨主是一件羅曼蒂克的事,但是大多的聖徒都不懂。第一,學理工的人根本不喜歡羅曼蒂克,他們住的房子千篇一律都是一樣的,完全不羅曼蒂克;第二,學音樂藝術的人也不是真正的羅曼蒂克,他們像活在夢裡面一樣,到後來多數是被摧殘、被糟蹋到不能生存。但是跟隨主的人不同。我告訴你,跟隨主的人是真羅曼蒂克,他們會說,「哈利路亞,我得救了!哈利路亞,我奉獻了!哈利路亞,我有光了!哈利路亞,我享受了,我供應了!哈利路亞,我被錘打了,我成形了!哈利路亞,我有交通,也有代禱;不再是我聽神了,乃是神聽我了。」

金香壇的生活有超越一切的飄逸

  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對基督徒生活要滿了鑑賞。跟隨主太美了,太奇妙了,太榮耀了。等到有一天,你長到金香壇的經歷,當你跟主說話的時候,你心裡面會知道,「我這樣說,主最快樂;我這樣說,主最滿足;我這樣說,主最覺得達到祂的心意。因為我摸著了祂,我認識祂,我了解祂,我明白祂,我經歷了祂,我看見了祂,我看見了祂的經綸,我認識了祂的工作。當我在這裡說話,當我在這裡勞苦,當我在這裡禱告的時候,我這個金香壇就能帶動神的工作。」真好!我信主五十年,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生活中、服事裡有那些擔子,那些壓力,今天聽的是壞消息,明天聽的也是壞消息,那真是保羅講的話,「有誰軟弱,我不軟弱;有誰跌倒,我不著急」,充滿了焦慮。但我還要告訴你,在這樣的生活中、服事裡,我不僅活著,而且活得很好,因為在一切的焦慮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飄逸。這飄逸不是在空中那種虛渺的飄逸,而是一種感覺,「主啊,你是超越過這些事的;主啊,我也是超越過這些事的。主啊,你是在這一切之上的;主啊,我也是在這一切之上。主啊,你是在天上的;主啊,我也是在天上的。因為我是過金香壇的生活。」

羅曼蒂克的成長

  親愛的弟兄們,我們這一生在地上,就只有一個字:長!弟兄們,我們要長啊!在地上長啊,在基督裡長啊,在神裡長啊,在教會生活中長啊,在真理上長啊,在生命上長啊,在運作上長啊,在事奉上長啊。神今天救了我們,留我們在地上這樣長的年日,是為著叫我們的生命可以成長。成長真是羅曼蒂克,所以基督徒的一生妙不可言。

  讓我來講一個故事,雖然是一個打擊,卻是羅曼蒂克的。有一次我身上只剩下一塊錢。我只能用這一塊錢顧到我的家庭的需要。我想一想,就到一家超市去買一罐牛奶給我的兒子喝,再買一條麵包給我和妻子兩個人吃。奇怪的是,那時候我非常喜樂,一邊買一邊唱詩讚美神。正好那時的物價漲得很厲害,一個老太太也在那裡買東西,她就講,「年輕人,物價這麼貴你還能唱歌啊?」我一聽,心裡更喜樂了,因為老太太不懂我不是因為價錢貴而唱歌,我是因為只有一塊錢而唱歌,有幾個人能有這種機會活在地上只剩一塊錢啊?實際上,我是一邊唱歌,一邊告訴主,「主啊,你又必須行神蹟了。你不神蹟,我們不就餓死了嗎?或者就餓肚子了嗎?如果這樣,主啊,你的榮耀在那裡啊?」我一點兒都沒有求錢,也沒有告訴祂,「主啊,我現在就只有一塊錢」,因為我覺得那不是金香壇上的東西。主耶穌親口說過,「但你們要先尋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就都要加給你們了。」(太六33)我買了牛奶和麵包回家,一路上真是快樂。這就是羅曼蒂克。不像有些可憐的人,每個月領薪水單拆開一看,一千八百九十二塊五毛,下個月又拿一張,一千八百九十二塊五毛,再下一個月又拿一張,一千八百九十二塊五毛,然後每年就等調薪。到了年底調薪了,薪水單拆開一看,一千八百九十三塊一毛五。有沒有加薪?有。加了多少?一塊不到。人就是這麼可憐。你能不能活得更豪邁一點?你能不能說,「我有神,我有主,我享受,我喜樂。感謝主,我這一生是和主聯起來的,什麼一塊錢,什麼一萬塊錢,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

  親愛的弟兄姊妹,這樣的生活是豪邁的!到有一天,你就說了,「主啊,我基督徒的生活太美妙了!美妙到一個地步,我可以吩咐神;美妙到一個地步,我可以命令神;美妙到一個地步,我可以告訴神你要作什麼。因為我明白祂的心意,因為我與祂一致,所以祂會照我所吩咐的來成就祂心頭的願望。」(韜)

(2002/11/16pm Naperville)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