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出埃及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 會幕, 造就

 

造就-出埃及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會幕-第一篇 會幕中的-入口、銅祭壇、洗濯盆

第一篇 會幕中的─入口、銅祭壇、洗濯盆

出埃及記中的神與人和人與神-會幕
屬天神聖生機的成長與成熟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會幕是屬天神聖生機的成長與成熟

  會幕是聖經中佷奇妙的一個預表,它說出了神的心意,說出了神的工作,說出了神的行政,說出了蒙恩者的經歷,也說出了蒙恩者所有經歷的目的,好像神所要的一切都在會幕這幅圖畫裡面。我們可以說,會幕就是神經綸中所有的一切。

會幕有三部分,六件器具

  什麼是會幕?(如圖)會幕是屬天神聖生機的成長與成熟。

  整個會幕長100肘,寬50肘,高5肘,分成三部分:外院子、聖所和至聖所。外院子有一個入門口,人從入口進來以後,有一個銅祭壇,然後有一個洗濯盆,然後有一個聖所,以及至聖所。聖所裡有三樣東西,一個是陳設餅的桌子,一個是金燈台,一個是金香壇。金香壇在舊約時是在聖所裡,到了新約就在至聖所裡。金香壇說出我們生命的度量,這生命經過一段成長過程,最後長出一個約櫃來。這是什麼?這是基督徒的一生。基督徒的一生就在這幅會幕的圖裡面。

會幕是描述基督徒過關的歷程

  從會幕的物件來看,每一個物件都是告訴我們基督徒的一生是過關的一生。很少基督徒認識,我們的人生是過關的,更少基督徒認識,我們過關是有目的的。就好像很少人領會不是在學校得多少A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畢業的問題;也很少人領會不是畢業的問題,而是畢業以後繼續升學的問題;更少人領會不是升學的問題,而是至終通通告一個段落後作什麼的問題。幾乎沒有人領會死的問題。我不相信有一個人考慮到怎樣才是最有價值的死。在宇宙中最有價值的死,不是聯於一個社會、一個國家,或者一個時代,因為宇宙中最有價值的,不是時代,不是國家,不是社會,乃是神自己。所以宇宙中最有價值的死是聯於神的終結。如果有人不願意死,那就要活得好;活得多好呢?活到把主耶穌帶回來。今天有沒有一個人敢拍著胸脯說:「我活著就是要把主帶回來的」?沒有。幾乎每一個基督徒都是說,「主耶穌回來的時候,在審判台前,我怎麼見祂,我怎麼過得了這關,最後還不是到黑暗裡一千年。」所以心裡都盼望主不要回來。

  弟兄姊妹,作基督徒不簡單。基督徒很少領會得救是為著過關的,更少人領會過關是為著一個健康的歷程的。一個真正有價值的基督徒的人生,乃是這一生與神的存在,與神的心意,與神的工作,與神的盼望,與神的計劃,與神的經綸是完全一致的。這樣,他的存在,他的生活,才是真正的有價值。會幕就是這種人生最好的描述。會幕告訴你怎麼存在,告訴你怎麼過關,也告訴你怎樣有最好的一生。如果主再來了,會幕告訴你怎樣的人是可以被提的;如果主來得遲一點,會幕就告訴你,怎樣的人是在主裡安息得最有價值。這就是為什麼會幕這麼好,這麼美。

  從你得救的時候開始,你就入了門了,你就要開始過關口。當然這不是你的觀念,你的觀念是得救以後就要作禮拜。作禮拜就是行走在曠野。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了四十年,就好像你每個星期作禮拜,又作禮拜,結果還是行走在曠野裡。這就是為什麼神要在榮耀裡對摩西說話,並且給他一個圖畫,告訴他,不是作禮拜,乃是過關口。

  作禮拜和過關口是完全兩件事,就好像上學和畢業完全是兩件事。不上學不可能畢業,但一個人若一直上學卻不畢業,也是一件麻煩的事。畢業是一個關口。一個人讀了六年小學後畢業了,他就是畢業了,過了一個關口了;讀了三年初中後畢業了,就是畢業了,過了一個關口了;讀了三年高中後畢業了,就是畢業了,過了一個關口。不是畢業成績好不好的問題,是有沒有過關的問題。基督徒除了守晨更、傳福音以外,更重要的是過關口。不是作屬靈的事的問題,而是在作了一件又一件屬靈的事之後,最後要問的仍是關口過了沒有?!譬如說,我考取過五個大學,過程艱辛複雜,但無論如何,我最後在台大畢業了,過了關口了。

  我告訴你,不是過程,是過關!有的人在過程裡,光是銅祭壇就花了十年二十年,但有一天過關了;有人在洗濯盆又花了三年五年,但有一天過關了;有的人在陳設餅的桌子又花了七年八年,但有一天過關了。什麼叫過關?過關,就是被打成金燈台了;過關,就是被作成金香壇了;過關,就是長成神的約櫃了。

基督徒一生的成長是過關的成長

  弟兄姊妹,我們要領會,會幕說出我們的一生是過關的一生。有了這個領會一切就都變得簡單了,變得有主的祝福了。關過得好要從入門開始。凡是這關過不去的,後面都不要談。第一關過了之後,後面就好辦了。一般的基督徒差不多一得救以後就到外院子了。在外院子作什麼?逛!在這裡逛逛,在那裡逛逛;在這裡買點冰糖葫蘆,在那裡吃一碗牛肉麵。逛完以後就出去了。出去以後,再進來;進來以後,再出去。基督徒沒有事作,天天在教會裡逛,逛進來,又逛出去。

  基督徒的難處不是不夠熱心,而是不肯過關口。不過關口,生命是長不上去的。因為主是要我們長的。不僅長得好,不僅長得大,不僅長得豐富,而且要長得成熟,長到和主一樣。所以,基督徒的一生要成為過關口的一生。

  第一關入門口 ── 得救,說出我們要得救;第二關銅祭壇 ── 奉獻,說出我們要奉獻;第三關洗濯盆 ── 光,說出我們要經過光中的審判和洗滌;第四關陳設餅的桌子 ── 享受供應,說出我們要成為一個會享受,也會供應的人;第五關金燈台 ── 擊打成形,說出我們要成為一個被擊打,讓神成形的人;第六關金香壇 ── 交通和代禱,說出我們要享受基督的代禱,同時也成為一個與主一同禱告的人;第七關祭壇 ── 活出見證,說出我們要把神活出來,活出見證來。這裡只有七步。

  基督徒一生的成長不會離開這七步。基督徒一生成長不是參加多少愛筵的問題,不是參加多少特會訓練的問題,不是與那一個屬靈人物常有交通的問題,也不是作了多少事工的問題;基督徒一生的成長是經過多少關口的問題,也是與神同行有多少的問題。

入口 ── 得救

  要與神同行,我們先要進門,就是得救。沒有得救,就沒有入門;沒有入門,就沒有走路;沒有走路,也就沒有成長的歷程了。所以首先我們要從入口進門,就是得救。

銅祭壇 ── 奉獻

  得救以後,進入外院子,就來到第二個關口,銅祭壇。銅祭壇就是奉獻。

這是一條成灰的路

  我們要奉獻在那裡呢?奉獻在銅祭壇上,而且不能跳上去又跳下來。上祭壇前必須像祭牲一樣先被宰殺,切成塊,然後再在祭壇上燒成灰。認真說,人最難過的關就是銅祭壇。因為天下哪有人喜歡成灰的?有誰肯說,「主,我把自己奉獻給你,求你把我燒成灰!」

  什麼叫成灰?成灰還不只是「事業前途何屑一顧」,成灰是連我們的存在都沒有了。

  有些人盼望將來成為教會中的柱子,被主大大使用,對於成灰完全不感興趣,甚至於根本就拒絕成灰。有些人羨慕認識神的自己,得著神得自己,但是只願意成為灰渣子,不願意成灰,所以講出來的道都像渣子一樣,滿了不乾淨的成分。他們或許會說,「叫我事奉神,我阿們;叫我跟隨主,我願意;叫我奉獻擺上,我樂意;叫我做愛筵,我可以熬夜;叫我奉獻錢財,我兼兩個職業都可以;但是要叫我成灰,我可不幹!」

  跟隨主是很有意思的。當人要跟隨主的時候,神就會告訴你,「你要認識我嗎?你首先要成灰,你要把你所有的一切奉獻給我,叫我能把你作成灰,把你這個人作成馨香之氣,叫我得著滿足」。在這裡,你不能跟神講理由,你也不能跟神辯論,你只能告訴神,「神啊,我把自己交給你,我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你,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弟兄姊妹,銅祭壇是一條超越的路,也是一條成灰的路。我們成灰,不是要成為一個名傳道人,也不是要成為一名獨特的烈士;我們成灰,是要把自己奉獻在基督的身體裡,為著來滿足神的。

過關的歷程是反覆不斷,一直加深

  不過銅祭壇這一關,我們可能還作禮拜三年,五年,八年,什麼用處都沒有,到後來變成老教友。不,一個人一信耶穌第一件事就是要過關口,而且要一關一關的過,直到能長出一種生命的成熟,能懂一點什麼叫作法櫃,什麼叫作成為法櫃的見證,什麼叫作與神同工,與神同勞。

  在過關的一路上,是一直走進去,再出來,走進去,再出來,一次又一次,反覆不斷。但請注意,不是溜進去,溜出來,是一次又一次反覆的加深。就好像學數學這件事。小學生學數學,初中生也學數學,高中生也學,大學生也學,甚至研究生還得學。這就說出過關的經歷是無止盡的,不是一次完成的。譬如說,在銅祭壇這一關是說到奉獻。你也許已經奉獻了,過了關口,並且繼續成長,長到末了,長得不錯了,那麼主就會要你再奉獻一次,再來過銅祭壇的關,再來經歷一次銅祭壇,再來享受一次銅祭壇,再從銅祭壇成長一次,並且成長得更豐盛。

  我告訴弟兄姐妹,我這五十年跟隨主,是在會幕的關口中一次再一次,一次再一次,一次再一次,直到現在,還從來沒有一段時間是可以休息,可以放鬆,可以畢業的。我們今天就要告訴主,「主啊,我願意過關口!主啊,我願意過第一關!主啊,我願意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你!主啊,我願意被你燒成灰!主啊,我也願意完全成為你的滿足!」這就是一個跟隨主的人。一個跟隨主的人是一個過關口的人。他這一生就是過關口的一生。

洗濯盆 ── 光

  第三個關口就是住在光中。

我們得救是因為光來了

  譬如說,當我們信耶穌的時候,我們感覺摸著了一個東西:我看見主,我也看見我;我看見主為我死,我也看見我的罪;我看見我需要救主,我也看見主是我的拯救;我看見我是個罪人,我需要主寶血洗淨我一切的罪。這叫什麼?這叫光。

  沒有一個人不犯罪,但是人總不覺得自己有罪,不覺得得罪神,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罪人,不覺得需要救主,不覺得需要拯救,不覺得需要重生,獲得另外一個生命,更不覺得需要神,可是有一天,光來了。光來了以後,莫名奇妙的,我們就有一個感覺,「主啊,我實在是一個罪人。主啊,我實在需要你作我的拯救。主啊,我實在需要你作我的救主。主啊,我實在需要你!」這就是光在我們身上的運作。光的運作叫我們禱告。我們就開始禱告,不知道為什麼,禱告以後,心裡面感覺非常清新,非常舒暢。

光使人喜樂、明亮

  我舉自己得救的例子。一九五三年一月一日,我騎腳踏車回家,大概手裡帶著一包母親叫我去買的東西,經過南京東路台北市教會第四會所。一個穿白色福音袍子的人,前面寫著「罪人」,後面寫著「地獄」,都是大紅色的字。他看見我,就一把把我抓下來,要我進去會所聽福音。我青年人腦子動得快,立刻騙他說回去一下馬上來,然後我就走了。

  回家以後,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心想:我答應他,說我要回去,我就應該回去。所以我就回到會所。當我進去的時候已經沒有位子了,整個會所坐得滿滿的,包括院子也坐得滿滿的,一直到大門口。大門有兩根柱子,中間排著最後一排椅子。我就在這裡找到座位,算在裡面也算在外面。

  聚會開始是唱詩,然後是講道。講道的內容,從頭到末了我沒有聽懂一句。可是很奇怪,當他說「凡是信耶穌的,站起來」的時候,我馬上站起來。什麼原因站起來?不知道。為什麼站起來?不知道。我只有一個感覺,光來了!我看見,我要信耶穌,我要得救,我要求主洗去我一切的罪,赦免我一切的罪。他又說「你們站在那不要動,我們有人來幫助你。」結果我站在大門口不動,大概有五分鐘。那五分鐘感覺很長。因為在會所和院子裡的人都往外走,只有我一個人反方向,面向著會所,等人來找我。看看人都要走空了,還沒有人來找我,怎麼辦?突然我看見一個人,他在問人要不要幫助?人都搖搖頭。這時候,我就禱告,希望他過來我這裡。果然他看到我了,他就過來問我:「你要不要信耶穌?」
  我說,「我要。」
  他就把我帶進會所,問我:「你為什麼要信耶穌?」
  「不知道。」
  「你有沒有罪?」
  「我有罪。」
  「你的罪怎麼辦?」
  「不知道。」
  「相不相信有神?」
  「我相信有神。」
  「神是公義的神,你需要接受主耶穌作你的救主,神才能赦免你的罪。」
  我那時像一隻綿羊,他講什麼,我都說好。
  他又要我跟他一起禱告。他禱告一句,我跟他禱告一句。
  我還記得那禱告,是這樣:「主耶穌啊,我是一個罪人。主耶穌啊,你為我死在十字架上,你流的寶血洗淨我一切的罪。主耶穌啊,我接受你作我的救主。主耶穌啊,求你赦免我一切的罪。」禱告完以後,他又要自己禱告一遍。
  然後他就說,「你現在已經是一個基督徒了。」

  我想信耶穌就這麼簡單啊,到底怎麼回事還不知道。他要我回去以後,自己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跪下來,好好的再禱告,也好好的向主認罪。我回去以後,把帳子放下來,一個人跪在那裡,說,「主啊,我是個罪人,你為我死在十字架上,你流的寶血洗淨我一切的罪」,可是我從小開始到底犯過什麼罪,想都想不起來,後來我就說,「主耶穌,我犯了很多很多罪,我已經記不清楚了,求你赦免我所有的罪。」

  禱告以後,我裡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喜樂,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明亮。

  第二天早上起床,我能感到我裡面非常的明亮。我知道我得救了,我知道我重生了,我知道我有主耶穌,我知道我是一個基督徒了,我知道我是一個信耶穌的人了,我知道我和別人都不一樣了。這叫什麼?這叫得著一個洗滌了。

光帶來重生的洗滌,聖靈的更新

  進入會幕,第一關是門,說出我們得救了;第二關是銅祭壇,說出我們的奉獻;第三關就是重生的洗濯。你說,「我們不是得救重生了嗎?重生那一天,主不是洗淨我們一切的罪嗎?我們裡面就覺得千斤重擔盡消失,我們覺得一切的黑暗都除去嗎?我們覺得光明,我們覺得喜樂,我們覺得新鮮,我們覺得活潑,我們覺得有盼望,我們覺得人活得有價值,我們覺得神可愛,我們知道主耶穌可愛,我們知道這一位救主在我們身上要成就他所要成就的大事。」不錯!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一個得救重生的基督徒都忙著去賺錢了,而忘了耶穌;都忙著去煮飯,而忘了耶穌。忘了耶穌以後就看電視。看電視的時候,不僅忘了耶穌,還丟了耶穌。丟了以後就要睡覺了,睡覺就要禱告了。奇妙就在這裡,這時卻感覺心裡面黑暗,心裡面軟弱,心裡面沉悶,心裡面虛空,心裡面苦惱,心裡面不舒暢。這就說出我們要過另一個關,洗濯盆。這個關是聯於奉獻的關。一個把自己奉獻給神的人就是一個不斷經歷洗濯盆的人。洗濯盆說出重生的洗滌,聖靈的更新。

光是在世界與人心中運作的

  我很感謝主,這五十年,我在銅祭壇一直是死的上去,活的下來,但是,至終神還是要我過這個關,要我成為一個奉獻的人。當我也再把自己奉獻給神的時候,神就帶我經歷重生的洗滌,經歷聖靈的更新。我告訴弟兄們,整個世界是污染的,整個環境是污染的,而我們是墮落過的,我們心裡面是滿了罪惡的運作的,但是感謝主,當我們這樣的人在這樣的污染中奉獻給主的時候,我們就要有更高深的經歷。這個經歷就是重生的洗滌。

  我再舉一個自己的例子。有一天我要出門去機場了,我的妻子好意切了半顆木瓜把子挖掉,告訴我說木瓜絕對是幫助消化的,只有好處沒有害處,要我把它吃了。我說,不要,我現在不需要吃木瓜。但她一定要我吃,我就把木瓜收過來,放在桌上。等我要吃的時候,突然一件事來了,我把木瓜放到一邊去辦事了。辦完事我就趕飛機了,臨出門時一看,木瓜還在桌上,要吃,沒有時間,不吃,對不起妻子。可是時間實在太趕,我就看著我的妻子,裝作已經吃了木瓜,然後就快快坐上車出門了。一路上,我心裡想,待會兒我的妻子看到桌上的木瓜的時候,會是什麼感覺?這時,我就對主說,「主啊,赦免我。主啊,保守我的妻子。主啊,叫她喜樂。」這樣禱告三分鐘,五分鐘,我出門時的掛心就卸下了,我就覺得喜樂起來了,有把握了,有盼望了,有扶持了,有安慰了。這叫什麼?重生的洗滌,聖靈的更新。

藉呼求和禱告來取用光

  弟兄姊妹,洗濯盆是一個關。你想成長你就得過這個關。沒有人可以講他不需要主耶穌,他就可以長得像神一樣。你要學習認識一件事:你會不會失敗?會;有沒有軟弱?有;會不會受打擊?會;會不會受挫折?會;會不會在生活中為難?會;會不會有時候覺得活著沒有意思?也會。這時你整個人是在灰色地帶,不至於黑暗,卻也不夠明亮。怎麼辦?你必須要呼求主,你必須要禱告主,藉著呼求和禱告,你必須要讓自己亮起來,就好像得救那天一樣的明亮。所以每一天,你要定規自己,操練親近主,呼求祂,禱告祂,因為你一呼求,一禱告,你裡面就喜樂了,你的人就改變了,你就住在喜樂裡。這是一個奉獻的人持守奉獻的實際,這會叫你長到另一個層次裡去。

重生是一次的,洗滌是一生的

  弟兄們,我們要領會,基督徒的一生是過關的一生,過一個關再過一個關,過一個關再過一個關。得救是一個關口,不得救什麼都不要談。得救以後,第一個關口就是把自己完全的奉獻給主。奉獻以後,就要不斷的住在與主的交通裡,常常向祂禱告,常常呼求祂的名,常常在祂裡面嘆息,常常在祂裡面呻吟,常常向祂有呼求,這就是重生的洗滌,聖靈的更新。重生是一次的,洗滌是一生的。我們要一直讓聖靈在我們身上,有洗滌的工作,也有更新的工作。這就是洗濯盆的關。(韜)

(2002/11/15pm Naperville)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