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

 

舊約讀經-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第八篇 神的見證和基督的見證

第八篇 神的見證和基督的見證

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一○一篇是有非常高的啟示的一篇。一○二篇是有非常深的經歷的一篇。一○一篇說到人要主,一○二篇說到人要主的見證。請你注意,要主是一件事,要得著主的見證又是一件事;要主好像很容易,要主的見證,就很艱苦。一○一篇是很美的一首得勝的詩,一○二篇是非常艱苦而且叫人失望的一首詩。有聖經學者把一○一篇歸到國度裡去,也就是併到前面的一段,我個人感覺不容易歸併進去,因為主再來的時候,應該不再有邪僻的事,或悖逆人的彎曲的心思,連惡人也不再那麼倡狂。

  一○一到一○六篇,是聖民們認識、也初步經歷主如何來得著全地以後,他們因著跟隨神、也經歷神的工作而有的見證。換句話說,若沒有前面一段的看見,我們光在這裡讀「我要歌唱慈愛和公平;耶和華啊,我要向你歌頌!」(詩一○一1),就感覺非常飄渺虛無。但前面那一段,沒有人能完全清楚,如果有,也許是保羅,保羅卻又說,「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林前十三9-10)即或我們現在也有摸著,也有享受,也覺得很豐富,請你記得,這一切好像也只是預嘗一下而已。卷四第三段,就是聖民們有了預嘗,也跟隨神、經歷神的工作以後而有的見證。這個預嘗並不簡單,就好像一個十歲的孩子,很難懂什麼叫做父親,什麼叫做母親。這些事,人不到其中,不會知道。

神在祂掌權裡的智慧和純全

  一○一篇說到一個對我們的主滿有認知和經歷的聖民,所做的見證、處境和認定。有一個東西,我們摸著了,看見了,它就會在我們身上成為一個見證。光景健康的時候,我們所享受的基督、認識的基督、經歷的基督,很自然的就見證出來,而這見證也帶給我們一種處境和認定。這一篇是大衛的詩,這時候的大衛,已經作王,也已經相對的成熟;他不僅滿了讓神製作的經歷,也滿了屬天的認知,他的見證就主的見證一樣,他也是在地上為神掌權的。這一篇見證,好像主的見證一樣,是大衛寫的,又像主自己寫的;是他說的話,又像主自己說的話,至少前面幾節是這樣。

  他的見證是,我要歌唱慈愛和公平(1節上)。現在他不說我要向耶和華歌唱,他經歷的太多了,這些經歷叫他不需要再提名字,只要說,我要歌唱慈愛和公平。主的所是就是愛,主的所行就是公平;我要歌唱祂的所是,我要歌唱祂的所行。耶和華啊,我要向你歌頌!(1節下)

完全的道、純全的心

  「我要用智慧行完全(tamim)的道。」(2節上)完全,希伯來文tamim,英文譯作complete and perfect,既完全又完美,作形容詞用。「我要存純全(tamim)的心行在我家中。」(2節下,另譯)同一個字,這裡可以譯作純全。對一個純全的人,你不僅不能觸犯他,你還要尊重他。這一首詩,其實就這兩句話,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我要存純全的心行在我家中;但中間還有一句,「你幾時到我這裡來呢?」(2節中)詩人說,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你幾時到我這裡來呢?換句話說,你沒來的時候,這事還做不出來啊!在你沒有來之先,我願意有一個純全的心,行在我的家中,等候你的再來。這時候,對所行的事,我願意純全,我願意完全,我已經預備好了。

  一○一至一○六篇所描述的經歷,都是從這句話開始,「你幾時到我這裡來呢?」弟兄姊妹,我們恐怕從來沒有禱告過這一句話。我們多半都禱告,主啊,求你記念,求你垂聽,求你答應,求你眷顧,但這裡說,主啊,你幾時到我這裡來呢?哎呀,真好!如果我們每個人,在客廳都貼這句話,「主啊,你幾時到我這裡來呢?」就比那句「基督是我家之主」好太多了!原諒我這樣說,許多人家裡掛著「基督是我家之主」這句話,不是騙人,就是騙自己,也可說娛樂自己,安慰自己,卻一點沒有神。我們若是寫「主啊,你幾時到我這裡來呢?」倒是不錯。主啊,你今天來嗎?主啊,你現在可以來嗎?一下子,我們的家就約束起來了,我們會經歷,主,沒有你不行啊!

  耶和華作王,坐在二基路伯上,這是說到祂自己,祂多好、多高、多榮耀啊!祂以祂自己為見證、為標準。弟兄們,全世界不應該有任何事比這個更叫你覺得安詳。你知道嗎?人永遠是尋找領袖的,就算有年輕人說我誰也不靠,我誰都不怕,不知不覺,他還要找一位大哥。人所尋找的,不僅是物質的世界,包括屬靈的世界、宗教的世界,人也在尋找一個好的領袖。但你注意,這裡提醒我們,不,不是一個你所找的領袖,不是一個你所靠的人,你要認識,是耶和華執掌王權,祂坐在二基路伯之上,以祂自己為見證、為標準。親愛的弟兄,親愛的姊妹,有時候看見一位老練的弟兄,我們就覺得安全,事實上,當我們安全的時候,一定不安全,因為我們的安全,乃是在於耶和華作王!這個與我們天然的觀念是相對的。我們天然的觀念總覺得找著好的領袖,找著好的帶頭,找著好的先知,找著一個真正的主的僕人,我們就可以跟著他們。當然,不是沒有這一面,乃是要知道,作王的還必須是耶和華自己!

  所以,「邪僻的事,我都不擺在眼前;悖逆人所做的事,我甚恨惡,不容沾在我身上。彎曲的心思,我必遠離;一切的惡人(或譯:惡事),我不認識。在暗中饞謗他鄰居的,我必將他滅絕;眼目高傲、心裡驕縱的,我必不容他。」(3-5節)滅絕,就是追殺除盡。這裡很難說完全是神。神不大做滅絕的事,神是叫人消化的。神來了,凡不屬於祂的都消化了,好像光來了,蠟燭都融化了。如果我們還有一點神,那一點神就留在那裡,消化不了。神多,就留的多;神少,就留的少。有一天主再來,有些人很可能消化的多,變得太小了,幸好,後面有一○二篇,說到我們的拯救。

  當我們這樣等主再來的時候,「我眼要看國中的誠實人,叫他們與我同住;行為完全的,他要伺候我。」(6節)請注意,這是王說的話。伺候,或譯作服事,供應。伺候我,就是把神聖的事物分賜給我。他一面說,主啊,你什麼時候來呢?一面又說,我要尋找同伴,我要尋找同工,我要尋找能和我同心合意的人,我要看國中的誠實人,叫他們與我同在。弟兄們哪,你知道我們的難處嗎?沒有主的時候,一大堆人與我們同住,成了狐群狗黨;有了主,就沒人和我們同住,孤孤單單。主藉著大衛說,主啊,求你叫誠實人與我同住!基督徒不能向著神獨立的,基督徒不能向著聖徒孤立的,基督徒不能一個人活著的。每一個信主的人,都需要國中的誠實人。換句話說,他和我們來往,或者他在神面前,都沒有詭詐。神如何,他也願意如何;神如何純誠的向著我們,他也願意純誠的向著神,也向著弟兄和姊妹。哦,我們一定要得著屬靈的同伴,也要得著他們的服事!詩人說,我要得著什麼呢?我要得著行為完全的人的服事。那些行為完全的人,我要叫他們把生命分賜給我!

  「行詭詐的,必不得住在我家裡;說謊話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7節)這句話真凶!最後一節,「我每日早晨要滅絕國中所有的惡人,好把一切作孽的從耶和華的城裡剪除。」(8節)只有作王的人才能說這個話。若果如此,我們沒有一個人活的了三天。這節聖經不好用,但是,心志非常好。我們到神的家來過教會生活的時候,不能在這裡作惡,不能在這裡作孽,不能在這裡玩花樣;我們在這裡,只能完全的、純誠的要主自己。

  我們願意告訴主,主啊,你什麼時候到我這裡來呢?在你還沒有來的時候,我願意有一些同伴,一同來尋求你。同時,那些行為完全的、那些有主的人,願意他們把生命供應給我,讓我從他們得著服事,得著餵養。

有分於基督苦難的交通

  一○二篇是一○一篇的姊妹篇。一○一篇說,「我要歌唱慈愛和公平;耶和華啊,我要向你歌頌!」(1節)一○二篇說,「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1節)為什麼兩者是姊妹篇呢?沒有前者就沒有後者,沒有後者也沒有前者。若不是一個讚美神的人,也不會說,願我的呼求達到你的面前。前一篇是聯於主,這一篇是聯於主的見證。一聯於主,什麼好像都容易;一聯於主的見證,我們這一生就勞苦了。所以,這裡一開頭的禱告多淒涼!「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我知道你不聽,我求求你好不好?我求你「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主啊,看看我,你就知道我現在在哪兒,你不能置我不顧啊!前一篇多好,主啊,我讚美你,你太好了,你太美了。可以說,前一篇好像在戀愛,這一篇好像過家庭生活。當我們對主說「主啊,我願意和你同心合意建立你的教會」的時候,我們就會有這樣的禱告,主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

  一○一篇說到「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我要存純全的心行在我家中」(2節,另譯);一○二篇就說,「我在急難的日子,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2節)當我們愛主的時候,什麼問題都沒有;當我們為著教會而活的時候,問題都出來了。問題出到什麼地步呢?他說,我真是在急難中哪,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不要不看我!我要跟隨你,但我不知道你跑哪兒去了。

  這兩篇都是聖民在高深屬天的認知和經歷之後,而有的發表。要有一○一篇所見證的智慧和純全,就必須經歷一○二篇中的「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的骨頭如火把燒著」(3節)。任何的病、任何的苦痛到了骨頭,都是最嚴重的;換也話說,他整個人都到一個不知怎麼生存的地步去了。這時候,這位聖民所交通於基督的苦難,是何等的高深呢!一個人的骨頭如火把燒著,他就不會有心再關心任何的事,這時候,他什麼都沒有了,他的確交通於基督的苦難了。

曠野的鵜鶘、房頂上的麻雀

  「我的心被傷,如草枯乾……我的肉緊貼骨頭」(4-5節),這豈不就是主在十字架上的經歷?主在十字架上,祂的骨頭都能被數過。詩人在這裡見證他的無告,怎麼無告呢?他說,「我如同曠野的鵜鶘;我好像荒場的鴞鳥。我警醒不睡;我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6-7節)鵜鶘是生活在水邊,牠有一個大嘴,可以放許多魚,以魚為食。現在,鵜鶘竟在曠野裡,這說出,我們原是聯於生命的,我們原是可以享受生命的,現在,這生命好像完全沒有了!鴞鳥,就是貓頭鷹,肉食性的禽類;現在,也在荒場上,完全沒有食物。又說,我的處境好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不知道怎麼活下去。

  他經歷仇敵終日的辱?,也面對猖狂之人的賭咒。他吃過爐灰,如同吃飯;他所喝的與眼淚攙雜。(8-9節)你看,建造教會多不容易!弟兄啊,我再說,我們若起來為教會而活的時候,我們的門上最好就寫上這幅對聯:經歷了仇敵的辱?,也經歷了猖狂之人的賭咒。今天,我們若活一般人的生活,誰都覺得這樣很好,很穩當,很有出息,沒有人會辱罵我們;是有一天,我們說,我要愛主,我要跟隨主,我要為基督,我要為教會,我要奉獻一切給主,各種辱罵的話才出來!哦,到底這是什麼樣的邏輯呢?!為什麼跟隨主就沒有出息?為什麼做電腦工程師就有出息?!為什麼放下一切、以主為大,就沒有出息?!為什麼拉個提琴、上台表演,就有出息?!詩人說他自己如同曠野的鵜鶘,好像荒場的鴞鳥,又像房頂上孤單的麻雀,不僅這樣,仇敵終日辱罵他,「你這沒有出息的,你竟敢去傳道,你愛耶穌愛迷了!」猖狂的人也賭咒他。

吃爐灰、喝淚

  「我吃過爐灰,如同吃飯;我所喝的與眼淚攙雜。」(9節)這時,他就把他自己放在爐邊,發出火來,做飯給別人吃,自己沒得吃,只好吃爐灰。他說,我吃過爐灰,如同吃飯,我這一生真淒涼,我所喝的與眼淚攙雜。哦,這裡的描寫的多深!很像主在客西馬尼園和十字架上的經歷。主在客西馬尼園也是流淚像流血一樣。但這裡的經歷,不是指基督的經歷,下一節說,「這都因你的惱恨和忿怒;你把我拾起來,又把我摔下去。」(10節)神絕不可能把基督拾起來,又把基督摔下去。「我的年日如日影偏斜;我也如草枯乾。」(11節)我如草枯乾,就消逝了。每一位有忠信者(或說誠實人)與他同住,並有行完全道路者的供應的人(詩一○一6),都會有這樣的經歷。忠信者就是我們的主,祂和我們同住;我們的主也是行完全的道,祂要供應我們。我們要有同伴,我們要得服事。每一個得著主來與他同住、也供應他的人,都會有這樣的經歷。

  他的所是,他在經歷裡所得著與神聯結的豐富,以及他在盡職時為神所用的流出,好像都已經到了盡頭。換句話說,他沒有路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一邊禱告、一邊流淚說,主啊,我把自己再放在祭壇上。感覺上,我們好像什麼都沒有了,一切都到了盡頭了。主的確帶領詩人到這個地步來。但是,從12節開始,主顯給他看──是主,不是他!他就開始認識,無論痛苦有多深,他外面的人雖然毀壞,裡面的人卻一天新似一天;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他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在他一無所有的時候,他起來作見證:「哦!惟你─耶和華必存到永遠;你可記念的名也存到萬代。」(12節,另譯)根據原文,有「哦!」這個語助詞,不知為什麼,許多聖經版本都沒有繙譯出來。當詩人覺得一切都沒有路的時候,他自然的發出一個語助詞,哦,惟你!

憐恤建造錫安

  「你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她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你的僕人原來喜悅她的石頭,可憐她的塵土。」(13-14節)石頭,可以指信徒,地,和見證的立場。他又接著說,「因為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他榮耀裡顯現。……他從至高的聖所垂看;耶和華從天向地觀察,要垂聽被囚之人的嘆息,要釋放將要死的人,」(16、19節)先是說耶和華憐恤錫安,又說祂建造了錫安,在祂榮耀裡顯現,然後從至高的聖所垂看、俯視。「使人在錫安傳揚耶和華的名,在耶路撒冷傳揚讚美他的話,就是在萬民和列國聚會事奉耶和華的時候。」(20-21節)我們在錫安傳揚耶和華的名!真是奇妙。跟隨主的時候,我們越來越沒有路,教會越來越有路;跟隨主的時候,我們越來越覺得艱苦,教會的見證越來越剛強!

  從12節詩人說「哦!唯你─耶和華必存到永遠」開始,我們的神就很忙碌,祂在做什麼呢?祂說:一,我要憐恤錫安,就是我的見證。二,我要叫我的僕人們喜悅她的石頭。為主的僕人們最大的難處,就是不關於她的石頭。主的僕人們有負擔,又有真理,卻不關心她的石頭。主的僕人關心,我的道講得好不好,我的真理明亮不明亮,我的工作有沒有結果;很少主的僕人肯說,我所關心的,根本不是我的道,根本不是我的啟示,根本不是神給我的託付,我最關心的,乃是錫安的石頭啊!我所關心的,不是發展一個多大的工作,乃是一位一位的聖徒啊!

  神說我要憐恤錫安,怎麼憐恤呢?我要叫我的僕人們都喜悅她的石頭,就是她的信徒,也延續她的地,就是關心主的見證。

  在耶路撒冷傳揚讚美祂的名,因萬名列國一同聚集,事奉耶和華,那時,榮耀的情形就要顯出來了。

惟有神永不改變

  這時候,詩人對他自己的認知,和對神永遠的認識,都是何等的深刻!24節,「我說:我的神啊,不要使我中年去世。你的年數世世無窮!」大衛那時候還不老,他卻感覺,神啊,你要做的太多了,我真是願意看見你所做的啊!求你留我,不是叫我活久一點,多享受一點,乃是叫我看得見你所做的奇事啊!25節,「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你要將天地如裡衣更換,天地就改變了。」神啊,你要常存,新造要來!弟兄姊妹,你有沒有注意,這裡一直沒有離開新天新地這件事。新造要來,天地都要像外衣漸漸地舊了。

  論到神的見證,詩人說,「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27節)前面他說,主啊,不要叫我中年去世;主就說,你掛心那麼多作什麼?你就是去世了,我的見證還得延續啊!我的見證不是你,我的見證就是我的見證。所以這裡說,有一天,你也可以走,我也可以走,許多人都可以走,神的見證還要延續下去。「你僕人的子孫們要長存,他們的後裔要堅立在你面前。」(28節)後裔,單數,指基督。神啊,他們所見證的基督,要建立在你的面前。

  前面說到困苦人發昏的時候,在耶和華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事實上,這個發昏的人就是大衛,為什麼發昏呢?為主的見證發昏了。一○一篇是說到神,一○二篇說到神的見證;說到神的時候,我們歡呼歌唱,說到神的見證就發昏了。為什麼有的弟兄活得這麼好?沒發昏。為什麼有的姊妹活得這麼好?沒發昏。困苦人發昏,在神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這個禱告今天許多人都沒有。

  耶和華啊,求你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我在急難的日子,求你向我側耳,不要向我掩面!我呼求的日子,求你快快的應允我!有一首詩<求主不要向我掩面>,就是根據這一句話來的。詩中第一句話說:

  求主不要向我掩面,使我得以走正路; 求主不斷向我顯現,使我能以盡旅途。

  求主不要向我掩面,因為,我的年日如煙雲消滅。我越來越老了,神啊,你的見證在哪兒?你所要的見證,本來好像要顯出來了,卻又變得那麼遙遠?房頂上孤單的麻雀,不知道哪裡是歸宿,不知道作什麼才好。我的仇敵天天罵我,猖狂的人指著我賭咒,我還把自己燒了來給人吃,我自己好像爐灰,我所喝的與眼淚攙雜。這時候,他應該說,神哪,你做的太過了,實在不公平!為什麼每一個愛你的人、每一個為你的見證而活的人,都得過這種日子?如果我們這樣禱告,主也會說,我什麼時候沒給你好日子了?這時,你也不敢講話。但詩人的經歷,的確是很悲慘。主啊,這都因你的惱恨和忿怒。的確是忿怒,主啊,我這樣奉獻給你,你也這樣在我身上製作,但這時候,你覺得不夠,你把我拾起來,還要把我摔下去。主啊,這麼多年來,我這樣愛你,你還覺得不行,你還要加深在我身上的帶領。哦,真可怕!但是,又何等羅曼蒂克!因你的惱怒和忿怒,你要製作我,你要把我做到像你一樣。當我這樣愛你的時候,主,你還要說,我把你拿起來看一看,看完以後,我還得把你丟下去!為什麼?還沒做好啊!哦!惟你─耶和華存到永遠;你可記念的名也存到萬代。詩人說,你把我摔下去,我變成灰,不過是我的問題,你沒有問題就好!你沒問題,一切就好了!你必起來憐恤錫安,因現在是可憐她的時候,日期已經到了。你的僕人們,就是牧養、餵養、也供應的人,原來喜悅她的石頭,可憐她的塵土。整個基督教最大的難處,就是主的僕人們所關心的,都是他們的工作,而不是神的兒女。神怎麼來憐恤錫安?使祂的僕人們都喜悅她的石頭。石頭就是我們,我們一個個都是石頭;我們都是彼得。塵土也可譯作地,指見證的立場。列國要敬畏耶和華的名;世上諸王都敬畏你的榮耀。因為耶和華建造了錫安,在他的榮耀裡顯現。不僅憐恤,還要建造;在憐恤裡,祂叫神的僕人們開始有看見,聖徒們不是我的,聖徒們不是給我拿來做裝飾的,聖徒們也不是我的產業;我也不能說我牧養多少會眾,他們都是神在教會中的石頭啊!所以,我要喜愛這些聖徒們,我要可憐主的見證啊!這時候,主就建造了錫安。在錫安,他就垂聽窮人的禱告。前面是求主聽我的禱告,容我的呼求達到你面前(1節),現在,神不僅垂聽窮人的禱告,也不藐視他們的乞求(17節)。他從至高的聖所垂看。不僅憐恤錫安,也建造錫安,然後叫錫安屬天。耶和華從天來觀察。這時候,不光是聽窮人的禱告,也聽被囚之人的嘆息,並釋放將要死的人。使人在錫安傳揚耶和華的名,在耶路撒冷傳揚讚美祂的話,就是萬民和列國聚會事奉耶和華時候。這時候,他還是說到全地,全地都要受教會的影響。不要使我中年去世,不是為著我的享受,是為著你啊。你在你無窮的年歲裡來建造你的教會啊,我願意能看見!就像倪柝聲弟兄,他是在信心裡看見教會的建造的。所以,倪弟兄才能說,我維持我裡面的喜樂,我對神對人都沒有虧欠。你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你手所造的。天地都要滅沒,你卻要長存;天地都要如外衣漸漸舊了。你要將天地如裡衣更換,天地就改變了。聖經KING JAMES版本,把「天地就改變了」譯作:天地就捲起來了。惟有你永不改變;你的年數沒有窮盡。這是神對他的一個回答。他說,主啊,我吃了那麼多苦,不要叫我中年去世;我看見你憐恤了錫安,也叫我看見你如何建造你的教會。神回答,相對於我來說,你還是很有限的,你若不能在信心裡看見我所作的,你把一生完全放進去,也不能滿足你。我是無窮盡的,你應該對我有信心啊!

願你僕人的子孫長存

  所以他說,你僕人的子孫要長存,我可以去世,下一代會再來;我們都可以去世,下一代還會再來。求主憐憫,他對於主有這一種的把握。有時候,我們沒把握,不知不覺就想方法,要維持我們的子孫。這裡說的很簡單,你僕人的子孫要長存,他們的後裔要堅立在你面前。他們都要共用一個後裔,就是耶穌基督;耶穌基督要堅立在神的面前。

  這一篇太好、太豐富了!弟兄姊妹,我們告訴主,主啊,我們願意為著你自己,歡樂的讚美你!我們願意為著你的教會,忍受一切的苦難!我們要看見,你如何憐恤錫安!無論你給我們多少年歲,我們願意活在信心裡,也願意我們的年日都用在你的見證上,讓我們的子孫,來持定那位後裔,直到永遠!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8/6/5p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