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

 

舊約讀經-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第七篇 神得著祂的見證和讚美

第七篇 神得著祂的見證和讚美

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耶和華作王的所是

  九十九篇說到耶和華作王的所是。一至四節,乃是描述千年國;那裡的描述,是從九十六篇我們歡樂的向著神而帶進的結果。我們記得,九十六篇九節說,當我們以聖潔為裝飾敬拜耶和華,像新婦預備好了,等候主來;這時候,十至十三節就來描寫國度。不只這樣,九十七篇一節、九十八篇四至九節,也是滿了對千年國的歌頌和讚美。九十九篇的前四節還是延續著。然而,主今天還沒有來,在主還沒有回來的時候,主到底怎樣來作祂的事?所以,九十九篇就說到耶和華作王的所是,祂是怎樣一位主,祂怎樣來做我的工作。

耶和華坐在二基路伯上

  開頭詩人說,祂是全地的王,是坐在二基路伯之間的。一節,「耶和華作王;萬民當戰抖!他坐在二基路伯上,地當動搖。」耶和華作王,或說耶和華執掌王權。坐在二基路伯上,或說坐在二基路伯之間。祂坐在二基路伯之間,一面說出地當動搖,一面說出法櫃的所是,在祂的所是裡,的確有三個寶貝:祂神聖的所是(法版),祂的性情裡有全備的供應(金罐的嗎哪),以及,祂復活的大能(亞倫發芽的杖)。藉著這基路伯,祂的榮耀就顯出來了。換句話說,你看見法版,就認識祂的所是;你享受金罐的嗎哪,就經歷祂全備的供應;你摸著亞倫發芽的杖,就知道什麼叫復活。但這不表示你把神的榮耀顯出來,乃是神的所是把神的榮耀顯出來。基路伯,就是神榮耀的標準。祂坐在二基路伯之間,祂是以自己的榮耀為見證、為標準的一位。

  耶和華作王,坐在二基路伯上,這是說到祂自己,祂多好、多高、多榮耀啊!祂以祂自己為見證、為標準。弟兄們,全世界不應該有任何事比這個更叫你覺得安詳。你知道嗎?人永遠是尋找領袖的,就算有年輕人說我誰也不靠,我誰都不怕,不知不覺,他還要找一位大哥。人所尋找的,不僅是物質的世界,包括屬靈的世界、宗教的世界,人也在尋找一個好的領袖。但你注意,這裡提醒我們,不,不是一個你所找的領袖,不是一個你所靠的人,你要認識,是耶和華執掌王權,祂坐在二基路伯之上,以祂自己為見證、為標準。親愛的弟兄,親愛的姊妹,有時候看見一位老練的弟兄,我們就覺得安全,事實上,當我們安全的時候,一定不安全,因為我們的安全,乃是在於耶和華作王!這個與我們天然的觀念是相對的。我們天然的觀念總覺得找著好的領袖,找著好的帶頭,找著好的先知,找著一個真正的主的僕人,我們就可以跟著他們。當然,不是沒有這一面,乃是要知道,作王的還必須是耶和華自己!

  祂坐在二基路伯上,不僅說祂作王了,也說祂的榮耀是顯出來的。祂是被敬拜的一位,只有祂才是真正的見證,也只有祂才是真正的標準。有時候,弟兄們會勸我們,你要相信你的弟兄,你要相信教會,你要相信帶領你的,這話不是沒有道理,特別是我們還很年幼的時候,但是,神對這句話,常常有許多的感覺。為什麼呢?對神來說,只有祂才是惟一的標準。不錯,我們要學習相信教會,但這不表示我們就應該捨棄基督。可惜,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們覺得應該相信教會、應該相信帶領、應該沒有意見的時候,我們也就等於可以不要基督,可以違背良心。

  九十九篇說到國度的時候,開始說的很有意思。詩人先說到神自己。他說,耶和華作王,怎樣的王?坐在二基路伯之上的。這是說,祂以祂自己的榮耀為見證、為標準。沒有一個東西可以滿足祂,只有祂自己才能來滿足祂自己。

神在錫安為大,超乎萬名之上

  這樣一位榮耀的神,祂又是在錫安為大,超乎萬名之上(詩九九2)。祂藉著祂的見證為大。真希奇!祂是作王的,祂是獨一的標準,祂是獨一的見證,祂是為大的。二節,「耶和華在錫安為大;他超乎萬民之上。」耶和華為大,是藉著錫安、又是藉著祂的教會,也是藉著一處處地方教會。耶和華在錫安為大,祂就超乎萬民之上。三節,「他們當稱讚他大而可畏的名;他本為聖!」弟兄們,這裡有一個名,當說到那個名的時候,我們不可以輕易的說,那是大而可畏的名。除了這名以外,今天好像沒有一個名,我們提起來,能感覺,這個名的超越,這個名的豐富,這個名的權力,這個名的功能,這個名的吸引,這個名的可愛,這個名那樣的好!這裡說,我們的耶和華神,你們當稱讚祂大而可畏的名,這個名超越啊!地上沒有一個名能夠超越這個名,這個名豐富 ── 智慧在祂的裡面,能力在祂的裡面,計畫在祂的裡面,尊榮在祂的裡面!這名不僅是超越的,這名也是豐富的;這名帶著無限的能力,在這名裡,說有就有,命立就立。這名又是滿有智慧的。所以,在這名裡,才能有神聖的經綸。親愛的弟兄,我們當稱讚祂大而可畏的名啊!

  不僅這樣,下面又說,祂本為聖。我們說過,祂的所是就是聖。聖是什麼?聖,神聖,我們的神所獨有的一個品德。全世界沒有一個地方,沒有一個東西不平凡、不俗氣。聖,是神所特有的。所有的一切,我們都不能拿來與神比。地上有太多事,叫人感覺浮華,一切都是沒有意思的。我們的神說,我有一個特點,我是聖的,你遇見我,你就遇見聖。什麼叫聖?你遇見我,你就得著一種分別,叫你看見神和地上的一切,都是有距離的,都是有間隔的。譬如說,諸山要融化(詩九七5),臺灣大學就是諸山之一,它要融化;哈佛大學是諸山之一,也要融化;北京大學醫學院是諸山之一,也要融化。為什麼要融化呢?它和神的聖配不起來。只有神是聖的,神一出來以後,祂那獨特的所是,就讓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弟兄姊妹,請謹慎聽這個話:神是見不得的,神是愛不得的,神是跟隨不得的,「玩耶穌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什麼都有;愛耶穌的人有禍了,因為他們只有耶穌!」什麼叫玩耶穌?做禮拜的人就是玩耶穌的人,玩完耶穌以後,就玩麻將;玩完麻將以後虛空了,就再去玩耶穌。耶穌只是他心理上的寄託,他真正所要的不是耶穌,而是世界。我告訴你,耶穌是愛不得的啊!你要愛耶穌,你就要說,我一切都給耶穌了,我一切都聯於耶穌了;你一聯於耶穌,你一聯於聖,好多事情都自然的脫落下去。

在祂選民中間施行公平和公義

  在祂的大能裡,祂喜愛公平,堅立公正,在祂的選民中(雅各)中間,施行公平和公義(詩九九4~5)。這裡有三個東西,一個是公平,一個是公正,一個是公義。祂喜愛的是什麼呢?公平。祂堅立的是什麼呢?公正。祂施行的是什麼呢?公平和公義。施行是根據祂的所是,堅立是根據祂的所愛。神說,我的所是是什麼呢?公義。我是義的,根據我的義,我來堅立公正。公正,希伯來文譯成英文就是,Upright。弟兄啊,你記住一句話,神從來不跟你玩手腕,只有你跟祂玩。我告訴你,信主、奉獻給主最大的一個安慰是義,也就是說,神從來不和我們玩手腕。

  祂不僅是公義的,祂所有所做的也是公正的,祂所有所做的結果也是公平的。公平,英文聖經譯作 Government,不是 Fairness。祂喜愛公平。祂的公平和我們的公平常常不一樣。有時候,我們覺得不公平,祂覺得非常公平。祂喜愛祂的公平。祂是公平的,祂有 Government,祂有 Judgment,這是祂的公平。弟兄們哪,祂喜愛公平,祂說我絕不跟人開玩笑,我所有所做的都是公平的。又說,我所堅立的是公正,我所有所做的結果,都是可以叫我得榮耀的。我的所是是公義,我這公義的神,在我的公正裡喜愛公平,這就使我得榮耀啊!

  神對我們說,你這麼愛我,為著我的公義,我一定要祝福你!我也堅立公正,我絕不叫你吃虧!我也喜愛公平,我要在我的主權裡來做我該做的事!慢慢地,在我們身上,博士的價值變得不那麼高了,事業成功的故事不那麼能說給人聽了,單身的自由也不再覺得那麼驕傲了……。祂喜愛祂的公平(Government),祂在祂的主權裡來給我們上好的祝福,祂在祂的主權裡讓我們得著最好的獎賞。末了,我們說,神啊,你真是公正啊!也許在那過程裡,我們會說,主啊,有點太過了吧?!主就回答,我是有能力的!

  弟兄姊妹,我們有這一位主,真好太好了!祂是執掌王權的,祂是坐在二基路伯之上的,祂是在錫安為大的,祂是超乎萬民之上的,祂是有大而可畏的名的,祂是本為聖的,祂是有能力的,祂是喜愛公平的,祂是建立公正的,祂是施行公義的,阿們!

當尊崇耶和華

  五節,「你們當尊崇耶和華 ── 我們的神,在他腳凳前下拜。他本為聖!」尊崇,就是高舉。你們要高舉耶和華!不是高舉某一個弟兄,使他變得特殊,而超過別人。這不對。弟兄們,這裡說,你不要一說到耶和華,就和事業來同比。我們通常說,我愛主我也愛事業,我愛主我也愛電腦,我愛主我也愛彈琴……,少有人說,我只愛耶穌,我何等愛耶穌!人很難說,有一位是我所高舉的,我只高舉這一位啊!不是說沒有事業,沒有電腦,沒有婚姻,或沒有鋼琴,乃是如詩人說的,什麼都好,但有一位最好!誰最好?耶和華最好!所以,我們要尊崇耶和華,我們要高舉耶和華!也在祂的腳凳前下拜。換句話說,我們朝拜的物件只能有一位元。我們也許愛許多事,但我們朝拜的只有一位。我們高舉的只有一位,我們敬拜的也只有一位。親愛的弟兄啊,不要輕看這句話,人太容易向多少弟兄下拜,向多少東西下拜!

興起祂的僕人們

  六節說到神和人有一個特別的關係。什麼關係呢?「在他的祭司中有摩西和亞倫;在求告他名的人中有撒母耳。他們求告耶和華,他就應允他們。」請問,這裡的「他們」是指誰呢?是指撒母耳帶著以色列民嗎?還是指摩西、亞倫、撒母耳他們的求告?我的回答是,「他們」是指是以色列人,或說所有求告的人。這裡說,現在這一位神,要來做許多奇妙的事,在做這些事的時候,祂需要得著一些人做祭司,如摩西和亞倫;祂也需要得著一些人,是求告祂的名的,如撒母耳。當撒母耳和他們求告的時候,也包括摩西、亞倫;他們求告耶和華,神就應允他們,在雲柱中對他們說話。

  你要注意,這乃是說神說話的原則。神說話的時候,永遠是在一個活的見證裡說的,叫我們對祂的話滿有把握。這兩個見證,一個是神所興起的祭司。神設立祭司,所以祂說,我要興起摩西,我要興起亞倫;當神興起摩西、亞倫以後,他們這些作祭司的,在神的子民中間,就產生了求告祂名的人。以色列民就是神的第二個見證。摩西、亞倫和撒母耳有什麼不同?摩西和亞倫是指神為著人,撒母耳是指人為著神。神為著人,就有了摩西和亞倫;人為著神,就有了撒母耳。

  在祂的子民中間,有執行神經綸的祭司摩西,能帶領他們與神同在的祭司亞倫,以及為神的見證而求告的先知撒母耳。摩西是作什麼的?他是祭司,也是作領袖的,帶著以色列民執行神的經綸。亞倫是作什麼的?他把主的同在帶給以色列民。神在人身上做事,怎麼作呢?祂給我們兩個寶貝:第一,叫我們知道我們為什麼活著;第二,叫我們活得非常充實、有意義。前面是由摩西所代表,後面是由亞倫所代表。我們為什麼活著?因為摩西帶著以色列人出埃及,但是神說,他也是祭司。祭司的責任,就是把人帶到神面前去,也把神帶到人中間來。不僅這樣,他這祭司又不是禮拜堂的祭司,他這祭司是有旨意的、是有目的的、是聯于神的經綸的。太好了!在神的祭司中,有摩西,還有亞倫。

  弟兄們,我們這一生走得好不好,就看有沒有摩西,有沒有亞倫。摩西注重我們外面的行動,他非常清楚的帶領我們往前;亞倫注重我們內在的生命,時時提醒我們,要不斷的來享受神。神給我們兩個祭司,一個是摩西,他告訴我們,我們為什麼活著,我們存在的意義,我們生活的目的,我們怎麼在地上過日子 ── 我們是為著神的,我們是為著神的旨意、神的目的、神的計畫、神的經綸的,我們是要和神一致的!當我們這樣與神同在的時候,另一個祭司,亞倫,把我們帶到神的同在裡,他告訴我們,不光是我們來為神活,也是神在我們裡面來為神活;不再是我們讓神控制一切,也是神在我們裡面、帶著我們、穿著我們來為祂活著。哦,這是神給我們最好的供備!這個供備中有摩西、有亞倫。

  當我們有了主以後,我們也得禱告,主啊,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這是什麼呢?這就是撒母耳。在求告祂的名中,有撒母耳。他們求告耶和華,神就應允他們,這是神心頭的願望。

  弟兄們哪,前面說主有能力,喜愛公平,堅立公正,施行公義,祂是我們的神,我們向祂下拜,我們高舉祂、尊崇祂,好像都叫我們覺得遙遠;這時,神就說,我願意再跟你說一點實在的事,你知不知道,是我叫你知道你為什麼活著,也是我叫你知道如何活得充實。我們這一生,不僅看見摩西,也經歷亞倫。我們很清楚,我們為什麼活著,我們為什麼存在,我們活著到底是為著什麼;另一面,我們裡面又滿有充實。有沒有失敗呢?有!有沒有跌倒過?有!是人,哪有不失敗、不跌倒的呢?但是,我們有亞倫。亞倫說,我是祭司,我不僅把主帶給你,我也把你帶到主面前去;我不僅叫你經歷赦免,我也叫你享受內在的滿足。

  這時候,我們就起來說,主啊,願意我像撒母耳一樣,我所關心的是你的國,我所關心的是你的見證,我所關心的是你的權益在地上能不能亨通,我所關心的是你怎樣藉著我們帶進你的回來。這就是撒母耳。撒母耳是母親哈拿向神祈求出來的,從小就被送到老祭司以利那裡去,穿上以弗得,成為一個服事主的人。一日,主來呼招他,主說,撒母耳,撒母耳。他以為是以利找他,以利說,我沒有呼喚你,你去睡吧。不久,他又聽見神對他說,撒母耳。他又去問以利,你呼喚我嗎?以利說,你仍去睡吧,若再呼喚你,你就說,耶和華啊,請說,僕人敬聽。然後,神對撒母耳說話,給他啟示。

  撒母耳聽了神的話,先去向以利預言他的將來,再去膏掃羅作以色列的王。掃羅個子高,也會講道,而且常有聖靈充滿的經歷,所以,大家都敬拜他,也覺得這領袖了不起。可惜,他後來出賣了主,只關心自己的權益,過於關心神的國,結果主把他廢了。但撒母耳為掃羅悲傷(撒上十五35下)。這時,主對撒母耳說,「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恆人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預定一個作王的。」(撒上十六1)你看,撒母耳什麼都沒有,但他的心又完全在神的國度上,完全在神的見證上。神說,我願意告訴你,在整個人類歷史中,我有我的基石,摩西和亞倫;我也在人中間,得著一個人,撒母耳。撒母耳是向我求告的。他求告說,主啊,你的國!主啊,你的見證!主啊,你的居所!主啊,你的榮耀!主啊,你心頭的願望!這就成為撒母耳存在的中心。

說話和赦免的神

  詩篇九十九篇七節,「他在雲柱中對他們說話;他們遵守他的法度和他所賜給他們的律例。」到底以色列民有沒有遵守呢?沒有,雖然沒有,神說,有!請小心聽這個話,我們一直說「主,我愛你」,主也說,「我知道你愛我,你的確愛我,也把自己給我。」到底有沒有?沒有。事實上,說沒有,我們覺得冤枉;說有,神也覺得冤枉。幸好,神喜歡說有。也許人說,神是公義的,怎麼可以說有呢?神要回答,你在時間裡看,我在永遠裡看;你在一個事件上看,我在永遠裡看。根據事件,根據時間,你說沒有;我在永遠裡,我就要說,有,因為這是我的選民啊!

  八節,「耶和華 ── 我們的神啊,你應允他們;你是赦免他們的神,卻按照他們所行的報應他們。」報應,就是報答。我們一讀到報應,都是往壞的方面想;其實,報應就是報答。神根據我們所有的,給我們一個回賞。

  九節,「你們要尊崇耶和華 ── 我們的神,在他的聖山下拜,因為耶和華 ── 我們的神本為聖!」這句話很有意思,這裡的「你們」不是對以色列人說的,是對全地說的。你看,第二節說,耶和華在錫安為大,祂超乎萬民之上;五節說「你們當尊崇耶和華」,這裡的「你們」,是說雅各、摩西、亞倫、撒母耳,到以色列民得了報答(詩九九6~8),這是對應「耶和華在錫安為大」;現在又說,「你們要尊崇耶和華。」這裡的「你們」,就是指「祂超乎萬民之上」的萬民。祂現在是全地的主,我們要尊崇耶和華,也在祂的聖山下拜。什麼是聖山?我告訴你,摩西有個聖山,你我也有個聖山。聖山,就是我們遇見主的地方,摸著主的地方,享受主的地方,主對我們說話的地方,主向我們顯現的地方,主改變我們人生的地方。

  詩人結束的宣告是,萬民啊,全地啊,你們要尊崇耶和華,我們的神,叫你們也得以在祂的聖山下拜。萬民啊,你們都要有聖山的經歷!全地啊,你們都要有祂的顯現,你們都要得著祂的啟示,你們都要享受祂的憐憫,你們都要經歷祂的恩慈;祂如何祝福了祂的選民,祂也願意祝福全地啊!弟兄啊,姊妹啊,人有了聖山,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人沒有聖山,所有的問題都是問題。只有經過聖山的人,會覺得所有問題,都合適極了。

  你有沒有經過一個聖山?換句話說,神有沒有向你顯現?神有沒有對你說話?神有沒有遇見你?神有沒有給你摸著呢?神心頭的願望你知不知道呢?神有沒有讓你享受到祂的肥甘呢?你有沒有看見主的可貴呢?當你遇見這樣一位主,你就覺得沒有什麼叫作犧牲,沒有什麼叫作代價,只有覺得「主啊,我奉獻得不夠啊!」

  詩人在結束的時候,大聲疾呼說,萬民啊,你們要尊崇神哪!你們要高舉耶和華,我們的神,你們要在祂的聖山下拜啊!願意我們的神,也成為你們的神;願意我們所寶貝的,也成為你們所寶愛的;願意我們所尊崇的,也是你們所高舉的!

  這個時候,我們經歷了聖山!一經歷到聖山,我們就會覺得,沒有什麼叫作代價,沒有什麼叫作為難,沒有什麼叫作奉獻,沒有什麼叫擺上,沒有什麼叫犧牲。今天有個奇怪的現象,一個人如果說,我要服事主,每個人都起來反對;一個人如果說,我現在要讀哈佛大學,每個人都說恭喜你!這不是說我們都要去作傳道人,主在每個人身上有不同的帶領。親愛的弟兄啊,這裡是說,沒有主什麼都不好,有主一切都好!有了主,我們裡面就一種說不出的坦然。我告訴你,不是怎麼生活,是有沒有聖山的經歷?不是過什麼生活方式,是我們是根據什麼來過這樣的生活。

  末了詩人說,萬民哪,眾人哪,你們要尊崇耶和華,我們的神!我們在祂的聖山下拜過,我們遇見過祂,看見過祂,享受過祂,得著過祂,經歷過祂的甜美、祂的扶持,也認識了祂的榮耀啊!萬民啊,全地啊,你們也要有這樣聖山的經歷!有了這經歷以後,就沒有什麼叫作世界;沒有一個東西,可以再佔有你們,你們摸著一位至高的主了。這就帶進第一百篇,卷四第二段的結束。

神對全地主權的恢復

  一百篇是九十三至一百篇的總結,說出神對全地主權的恢復。九十三篇開始於耶和華作王。九十四篇開始於祂是在光中審判全地的主。九十五篇說到在地上有祂的聖民。九十六篇說到這聖民成為祂的見證,就是今日的教會。九十七篇加強的說到,耶和華在祂的行政裡作王。九十八篇說到在祂的王權裡所施行的救恩。九十九篇說到祂在作王的所是裡,得著全地的尊崇。一百篇是這一段的結束。這時候,神得著了祂應得的讚美。這段話告訴我們,為什麼後來會有一百篇這樣的開頭,「普天下當向耶和華歡呼!」(詩一○○1)普天下,或譯作全地。在全地,神得著了祂應得的讚美!

祂的民 ── 祂草場的羊

  祂也得著了祂子民歡樂的事奉,「你們當樂意事奉耶和華,當來向他歌唱!」(詩一○○2)歡呼,英文譯作 shout,「哈利路亞!」全地都歡呼!原文沒有「你們」,所以一至二節可以讀作:全地當向耶和華歡呼!樂意的事奉耶和華,當來向祂歌唱!不僅向祂歡呼,也樂意的事奉祂,「主啊,我們是一班事奉你的人!」

  神子民的見證又是何等的美,「你們當曉得耶和華是神!我們是他造的,也是屬他的;我們是他的民,也是他草場的羊。」(詩一○○3)同樣,原文沒有「你們」。曉得,應譯作認識。「曉得」耶和華是神,和我們不一定有關係;認識耶和華是神,和我們就建立一個完美的關係。

  不僅認識耶和華是神,也看見我們是祂所造的,是屬於祂的,是祂的民,也是祂草場的羊。這裡說了四件事:一、祂造我們;二、祂擁有我們;三、我們是祂的見證,我們是祂的國民;四、我們是祂的羊,是祂牧養的對象。記得前面說,我們是祂草場的民,是祂手中的羊(詩九五7);現在進步了,羊就是羊,民就是民。以前的民想作民,心有餘卻力不足,神就把他們放到草場上多吃一點,現在吃得不錯了,吃出樣子來了,就變成草場的羊。換句話說,以前我們願意成為羊,神也願意我們成為羊,但神也知道,時候還沒有到;等到一百篇的時候,詩人在讚美中才做這個宣告,他說出四件事,這四件事都不簡單。一、沒有祂,就沒有我們。二、沒有祂,我們就沒老闆。三、沒有祂,我們沒有歸屬。四、沒有祂,我們沒有牧養。

  這裡說,人所有的存在,都是聯於耶和華我們的神。我們是祂所造的,又是屬祂的;我們是祂的民,也是祂草場的羊。這時候,神子民活出的見證是滿了感謝和稱頌,「當稱謝進入他的門;當讚美進入他的院。當感謝他,稱頌他的名!」(詩一○○4)根據原文,「進入」只用一次,可以譯作:當稱謝進入祂的門,讚美著在祂的院裡。這說出,當我們看見神成為得著全地的神的時候,我們說,「主啊,我敬拜你!如果沒有聖徒,沒有教會生活,如果沒有門,如果沒有院,我們就沒有辦法和你是一,讓你滿足,也讓你叫我們得著人生的實際。」

  我們讚美著、稱謝著進入祂的門。主就是門,主帶我們進入一個門,就是教會生活的門,進入以後,我們就享受祂的院,這院就是教會生活。許多人可以作見證,主真是有憐憫的主,多少年我們住在院裡,常常溜出去,都給主帶回來,祂一點不放我們,所以,我們說,主啊,我是稱謝著進入你的門,讚美著在你的院裡!門是什麼?門是多數,換句話說,主耶穌是門,主耶穌在教會生活裡也得著了門。弟兄姊妹,門是多數的,克里夫蘭有一個門,哥倫布市有一個門,多倫多有一個門……,有許多的門,叫我們能到這個門裡面來。

慈愛存到永遠,信實直到萬代

  末了,就是第二段結束的話,「因為耶和華本為善。他的慈愛存到永遠;他的信實直到萬代。」(詩一○○5)第五節是九十三至一百篇的總結,它說出詩人對神是有何等的認知 ── 那與我們發生關係的耶和華神,祂本為善。善,就是好。祂本來就是好的。這是一個見證,是全地向耶和華歡呼而有的!不是你在那兒說,神哪,你真好;也不是我在這兒說,神哪,你真好;也不是以色列人、或基督徒一齊說,神啊,你真好;乃是全地一同來歡呼,「哦,神啊,你真是好!」又說,祂的慈愛存到永遠,祂的信實直到萬代。萬代,也可譯作世世代代,同九十篇一節說的,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神啊,你的信實是世世代代的!

  詩人雖然尚未看見新天新地,卻已經預嘗了她的小影 ── 國度的實際。這時候,他稱頌神做得真大,神做得真多。在主的憐憫裡,我們懂一點神做得真大,從前在一地,只有多少個基督徒,現在卻有上百萬基督徒!主啊,你怎麼會做得這麼多、這麼大啊?!若我們從這一地,再看全地,我們也只是稍懂得這句話,「祂的慈愛存到永遠,祂的信實世世代代。」因為我們還活在時間裡,我們看的有限,我們經歷的有限,我們享受的有限。弟兄啊,若是主沒有在非洲給我們開一個門,在東方給我們開一個門,我們還是活在我們有限裡,等到我們出去開始建造地方教會的時候,才發覺神的工作何其浩大!但若說到主的救恩,也就是那聯於慈愛和信實的救恩,我們就要說,那一天,多少、多少億的人,幾千年的總和,一同起來歡呼:哈利路亞!

  祂的慈愛存到永遠,祂的信實世世代代。沒有一個能憑自己進入新天新地,每一個進入的人都要說,主啊,是你愛了我,你的信實世世代代!

  這就結束了神來得著全地這一段。我們要告訴主,主啊,我們敬拜你,我們何等樂意作一個有聖山的人,在聖山上,我們有啟示,我們有異象,我們有託付,我們有認定,我們這一生跟隨你,我們在跟隨的路上有把握。哦,你是我們的主啊!求主憐憫我們。(韜)

(2008/6/5p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