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

 

舊約讀經-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第一篇 神人摩西的見證

第一篇 神人摩西的見證

詩篇中的教會見證(卷四)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我們來到詩篇卷四。卷四比較難讀,因為這一卷裡有些觀念,已經不是我們愛不愛主,我們要不要主,我們是不是跟隨主 ── 這一卷裡說的超過這一些 ── 這是生命見證的時候了!生命的見證,不單單是為著罪人,或者為著我們這些蒙恩的人;生命的見證,乃是為著全地。所以,這卷裡說到全地,說到眾民,有一些的發表,就不是我們一般愛主的基督徒能夠容易體認的。即或這樣,我們還是可以經歷這些話,只是慢慢地,我們發覺,這些話從我們對瑣事而有的經歷,就轉到我們為著神聖的見證而有的經歷,再轉到我們的經歷的中心,必須是這一位包羅萬有、無所不是、無所不能的可愛的神。

  卷四共有十七篇詩,每一篇都非常美。卷四的開頭起自於第九十篇,九十篇是整個卷四的序言,寫得很達意,也很容易讀,以後就開始越來越難。

總論

  詩篇卷一說到生命的成長,卷二說到教會生活,卷三說到教會的建造,卷四說到生命的見證。首先我們得成長,長到教會生活裡,然後教會生活建造起來,這個建造的教會生活,就成為神所要得著的一個生命的見證,這就會帶進卷五神聖的讚美。到了卷五的時候,我們會看見,許多在經歷裡對著神而有的讚美的話。

  詩篇卷四一共有十七篇,主要分成三段:九十到九十二篇是說,主藉著地方教會而有生命的見證,見證出基督的榮耀。九十三到一百篇是說,基督藉著地方教會來掌權,好得著全地。換句話說,不光是我們,而是萬民;不光是萬民,而是全地。基督要來得著全地。一百零一到一百六十零六篇,說到這位掌權者的所是,和祂在信實裡的工作。

  按理說,如果九十三到一百篇,說到基督藉著地方教會來掌權,好得著全地,一百零一到一百零六篇,就應該說到一處處地方教會如何與神同工,結果大大地得勝;然而,事實不是這樣。當基督得著全地以後,詩人接著就描述一種非常淒涼可怕的光景。換句話說,無論我們多老練、多成熟、多愛主,我們還是差勁到極點。但是,感謝主,我們的神是可靠的!說到基督得著全地以後,在一百零一到一百零六篇中,就有四篇說到神的所是,有一篇說到讚美,有一篇說到我們的不堪。真是奇妙,為什麼還說到我們的不堪呢?這意思是,各位弟兄姊妹,你們這些奉獻而不肯擺上的,相對於那些奉獻而已經擺上的,在不堪上,仍是處於同等的地位。每一個都很差勁,每一個都不行。真是奇妙的結束!卷四結束在我們都不行,可是,我們不要忘記祂是誰 ── 我們都不行,祂行!

神人摩西的見證

  這一首詩是為誰寫的呢?是為著那些想要愛主而不敢愛、不能愛主又想愛主、已經愛主又不敢全時間、已經全時間又不敢好好跟隨、已經好好跟隨又不敢完全擺上的人!換句話說,這首詩就是為著我們寫的。這話不是隨便說的,讀到後來,我們會說:「主啊,原來你不能作我們的居所,就是因為我們這班人,沒有過一個健康的日子哪!」

  詩篇九十篇是摩西寫的,這是神人摩西的禱告。這一首詩滿了啟示、認知,和純誠。就著經歷來說,是一個純誠的人,才能是一個有認知的人,也才能得啟示。但是,就著一個已經得啟示的人來說,他所給人看見的、摸著的,乃是他所得著的啟示;在他所得著的啟示裡,我們來看他的時候,我們會覺得很驚奇,「他的認知何等的深!」我們也會覺得很驚奇,「他向著人、向著神,是何等的純誠!」

  這首詩不僅滿了啟示、認知和純誠,又是絕對的細膩。這裡的描述真是美到極處,細膩到極處。我們怎麼也想不出,摩西會是這樣一個詩人?!大衛是詩人,這是公認的;摩西是詩人,總叫人難以相信,因為律法和詩是無分無關的。哪有頒布律法的人是會寫詩的?哪有寫詩的人也是撰述律法的?律法和詩難道不是兩個極端嗎?律法是每一個字,一點一劃,都不能改變;詩是完全在於詩人的意境,詩人的所是,和詩人所是的顯明。所以,我們很難想像,那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頒布律法誡命,照著山上所啟示的樣式、建造帳幕的那一位,竟然寫出這樣一首滿了感情、滿了經歷、滿了認知,又對神心頭的願望那樣明亮的詩!他寫這首詩的時候,我們能感覺,他一點不是寫給人看的,他的確是寫給神看的,也因此,詩的前言才不說是他的詩,而是他的禱告。這是神人摩西的一個禱告。

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詩人在這裡沒有以以羅欣(亦即神,信實的大能者),也沒有以耶和華作起首。「耶和華」的意思是我是那我是,是那位與人有關係的神。如果摩西說,「耶和華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那就是說:神啊,你這位和人有關係的神啊,你來做人的居所。但他不僅沒有用「耶和華」,也沒有用「以羅欣」。以羅欣,就是信實的大能者。他開頭的禱告和宣告,是一個絕對屬神、又對神的心意有完滿認識的人,才說的出來的。人若不絕對屬神,或不認識神要什麼,是絕對說不出這句話來的。他屬神,所以他用這個希伯來字:adonay(阿多乃),中文譯作:主。adonay 是什麼意思?哦,你是我的主,我是你的奴僕!你是我的丈夫,我是你的妻子!我和你的關係是生命的,我和你的關係又是有歸屬的!是根據這兩個高深的關係,叫摩西開始了這一篇詩,「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你有沒有注意,摩西所要的和我們所要的不一樣。他要的很多,他要什麼呢?第一,主啊,我要你。第二,主啊,我要你世世代代。第三,主啊,我要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他要三個東西:你,世世代代,居所。哦,弟兄姊妹,很少人在一句禱告裡,能說出這麼多、這麼好的話來。我們最多禱告:「主啊,祝福你的教會!主啊,復興我們!」你看,都是指現在。「主啊,在我們身上工作!」也是指現在。「主啊,與我同在!」是指自己。你看,他這個「主啊」說得多好,「我的主人啊,我的丈夫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他既然說主人,既然說丈夫,那麼,原則上,就是說他個人和主,但他卻說「我們」。不僅是我們,不僅是現在,而且是世世代代!弟兄姊妹啊,你想,一個沒有異象,沒有啟示,沒有看見,沒有託付的人,能說出這樣甜美的話嗎?這個話是一個有啟示、有異象、有託付、有看見的人,才能夠說出來的啊!

  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弟兄啊,我們有時候說地方教會,那話說得多淺,「主啊,求你祝福我們所在的教會!」很少有一個人能夠這樣禱告,「主啊,在你還沒有來之前,你世世代代祝福、保守、興起、建造你的眾地方教會!」哦,我們若有這樣一個禱告,我們會是一個有什麼樣託付的人?!

  摩西從開頭就講得真高。一面他說:「主啊,我和你的關係真好」;一面他說:「哦,我看見你了,你要什麼呢?你要一個居所。怎麼樣一個居所呢?我要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這個居所是你的,這個居所也就是你!這個居所是屬於你的,這個居所是充滿你的,這個居所是你以你為內涵的,這個居所也是以你為實際的 ── 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弟兄姊妹啊,光是這一句話,我們若聽進去了,我們若領會了,我們若明白了,我們就要說:「主啊,我們要的太多了!」我們是不是要太多了?好像摩西要的很簡單,「老闆啊,主啊,我的主人啊,我可愛的丈夫啊 ── 你啊,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你啊,千萬不要走開!你啊,要為著你的旨意站住!你啊,要為著你的旨意來爭戰!你啊,要把你的旨意實現出來!不只是今天,乃是世世代代啊!不是一個人、也不是一班人,乃是世世代代那些愛你、要你的人啊!」哦,這個開頭太好了!

  他稱神為阿多乃(adonay),表明他認識神和他的關係,是主人和奴僕的關係,也是丈夫和妻子的關係;他也認識神是負他一切責任的神。他能說:「神啊,你既然是我的主人,你既然是我的丈夫,你也就負我一切的責任!」他的心胸是何等的寬廣,他認識神見證的往前,不僅是藉著他(舊約中神最大用的僕人),也是藉著許多和他一樣渴慕以神為主、歸屬於神的人。人若問整個舊約的時代,神最大用的是誰?答案就是摩西。正如整個新約的時代,神最大用的是保羅。可以說,沒有保羅,就沒有新約;沒有摩西,就沒有舊約。

  摩西是神在舊約中最大用的僕人,這樣一個僕人認識,神見證的往前,不僅是藉著他,也是藉著許多和他一樣渴慕以神為主、歸屬於神的人。弟兄啊,你看,我們竟和摩西聯在一起,摩西的禱告裡包括了我們了!可是,我們說什麼呢?「神啊,我還有一個公司需要經營呀!」摩西說的「世世代代」,就包括了你我。摩西說:「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我們就說:「神啊,你是摩西的神,請你不要作我們的神;你作摩西的居所,請不要作我們的居所,我們還有「塵緣」未了。」摩西說:「哎呀,我講了白講!」為什麼白講呢?「沒有人肯作!我可以禱告: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他們卻禱告:主啊,願你與摩西同在。」

  弟兄姊妹,摩西的確是個屬神的人。你看,今天有多少有主、也愛主的人,能說出詩篇九十篇第1節這樣美妙的話?「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說:「我所服事的地方教會很好,我所在的這地方,雖然把主耶穌出賣了,聖徒們還是滿相愛的。」請我們注意,詩人心中所認定的,不僅是要神,他的主,作他的居所,也要神世世代代作所有有主、愛主、跟隨主、奉獻給主、願意為主做見證人的居所!

  開頭的話說完以後,摩西也許說:「感謝主,我的禱告已經結束了」;後來又想,「不行,沒有一個人聽得懂,沒有一個人願意跟……。那麼,現在讓我來傳福音吧!」所以,他就傳福音了。「讓我來講述人生吧!」所以,他就講述人生了。「讓我來傳講神的工作吧!」所以,他就傳講神的工作了。他先傳福音,然後講述人生,然後傳講神的工作,三個東西。

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

  他怎麼來傳福音?乃是描述神自己。他說:「諸山未曾生出,地與世界未曾造成,從亙古到永遠,你是神。」(詩九十2)這句話真奇妙!他說:「哦,你是從亙古到永遠的!你是自有、永有的那一位!你是設計的一位、你是創造的一位、你是供備的那一位!」這說出他的神、我們的神,不僅是全智者,也是全能者,又是自有永有的那一位!這福音傳得真好,短短地幾句話,就把神給說出來。親愛的弟兄啊,我們對神有沒有這種認識呢?我們的神是誰呢?自有的、永有的!請問,我們的銀行存款在不在這個自有永有裡呀?

  祂是自有的,祂是永有的,祂也是滿有智慧的。「諸山未曾生出,」祂就是神;如果諸山已經生出,「從亙古到永遠,」祂還是神!是這一位神,在祂的智慧和大能裡,生出了諸山,也造出地和人可居之處。所以,這一位神,不僅是全知的,也是全能的,也是自有永有的。

  說到人的時候,摩西的描述也很有意思。他說:「人哪,你真虛空啊!」九十篇三節,「你使人歸於塵土,說:你們世人要歸回。」他不講人的生,他講人的死,因為生之一刻,就是死的開始。就算我們可以活到一百歲,到末了,不也是歸於塵土嗎?摩西問我們:「你這一生,到底得著了些什麼?你這一生,到底要了些什麼?人哪,真是虛空!」然後他又說:「千年如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詩九十4)他說,人生哪,真是短暫!就算人活了一千歲,也像已過的昨日,又如夜間的一更;更何況沒有一個人活到一千歲,連亞當和瑪土撒拉也沒有活過一千歲。也就是說,人連已過的昨日還比不上,連夜間的一更也還比不上。

  不僅這樣,他也說:「你叫他們如水沖去;他們如睡一覺。早晨,他們如生長的草,」(詩九十5)如水沖去,也可以譯作:用暴雨沖去。這意思是,沖去也不要怕,下面還會長出來。如果我們的兒女都坐在這裡,我們的孫子孫女也坐在這裡,有一天我們如水沖去,仍然有新長的草;只是這草,也要預備如水沖去。都要如水沖去,沒有例外的。所以他說:「人生哪,真沒有意思,都如水沖去啊!」也許有人說:「不,有時候人生也很喜樂。」他就說:「早晨發芽生長,晚上割下枯乾。」(詩九十6)是啊,人生不是沒有喜樂。娶到一位可愛的妻子,喜樂不喜樂?喜樂。生意作得還不錯,喜樂不喜樂?喜樂。即或喜樂了,也是早晨錢財進來,晚上不知從哪就流走了;就算今晚不流,到剩最後一口氣的時候,也是流走了。「晚上割下枯乾」,這是神做的。神說:「有一天,我要來割下你。你活在地上,無論活得多好,有一天,我要把你割下來;但是,你也不要怕,還有再長的。」

我們的罪孽和隱惡

  不僅人的存在這麼可憐,人的所是也很麻煩。他說,「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忿怒而驚惶。」(詩九十7)又說,「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詩九十8)這裡說到兩個東西:第一,我們的罪孽。這「罪孽」的原文是複數,指許多的罪。神啊,我們有許多的罪,是擺在你面前的。第二,我們的隱惡。這「隱惡」的原文是單數,指我們隱而未顯的所是。什麼叫「隱而未顯的所是」?你看,我們一個個人看起來多好,但是,都不能給神看的!神說:「你閣下怎麼這樣呢?你犯了多少的罪啊?」又說:「在我的面光裡,我還看見你的所是!你是一個罪人,你犯的罪,叫你成為一個犯罪的人;但是你的所是,叫你成為一個被罪惡構成的人。」這多少有一點像大衛的話,「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詩五一5)

  摩西說:「主啊,我看到你的憤怒,想到你的怒氣,因我們的罪孽,是擺在你的面前的。我犯一個罪,誰都可以不知道,神知道。誰也不知道我犯罪了,神知道我犯罪了。不僅這樣,就是我沒犯的罪,在神的面光裡,祂也看見了。」是的,神要說:「你外面犯的罪,你很清楚我知道,但,我願意再告訴你一聲,連你的罪性,在我的面光裡,我也都看見了!」

  詩人的結束是,「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詩九十9上)這就是為什麼人覺得苦;又說,「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嘆息。」這個描述太深了。弟兄姊妹,你知道嗎?我們這一生好像一聲嘆息就完了。活得越長,嘆息就越久。到底我們這一生有多久呢?他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誇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詩九十10)也許那時,人活到七十歲就算是長壽了;今天,我們活到七十歲還不算老,活到九十歲已有不少,即或我們活到一百歲,其中所矜誇的,也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然後如飛而去。什麼叫如飛而去?就是無影無蹤。我們如飛而去,就什麼都沒有了,連墳墓也沒有了。

  十一節,摩西又說:「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權勢,或譯作:威勢。這句話不是對別人說的,是對我們每個人說的。弟兄姊妹,我們作夢大概也沒有想到,會有人問我們這句話,「你知不知道,神怒氣的威勢呢?你有沒有按著神該受的敬畏曉得神的忿怒呢?」按理說,人應該問我們,「你愛主不愛主?你要不要主?你愛不愛教會?你的屬靈生活好不好?你有沒有讀經禱告?」哪有人問這麼一個問題?譬如說,我們問一個弟兄:「弟兄啊,你曉不曉得神怒氣的權勢呢?」

  那弟兄就要回答,「我犯了什麼罪,你這麼兇呀?」

  我相信,任何人的反應都是這樣的,覺得莫名其妙的。人會覺得,「這個問題太古怪了!神不是滿有憐憫嗎?神不是滿有恩典嗎?神不是滿有祝福嗎?神不是在一切事上與我們同在嗎?神不是保守我們嗎?神不是在一切事上要我們平安嗎?主耶穌不是講,願你們平安嗎?」可是,詩人在這裡說:「不是神出了問題,是我們這個人老出問題。問題出在哪兒?我們不知道年日的可貴。」所以,他才說:「神啊,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

數算自己的日子

  同時,詩人也在這裡呼求,「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九十12)你有沒有注意,這句話的邏輯好像有問題,照我們的觀念,這句話應寫作:「求你賜給我們智慧,好叫我們知道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是不是呢?不!聖經仍是說: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

  弟兄姊妹,我問你,應該是先得智慧再數算日子?還是先數算日子再得智慧?在以弗所書,使徒保羅也禱告說,「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神,榮耀的父,將那賜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他。」(弗一17)從這裡來看,每一個基督徒都不會數算自己的日子,因為每一個基督徒都沒有智慧的心。哦,摩西真不得了!光是這一句話,諾貝爾獎一定要頒給他,可惜諾貝爾獎不頒給過去的人;如果他還活著,什麼獎都是他的,宗教獎是他的,文學獎是他的,哲學獎是他的,經濟獎也是他的,連營養獎都是他的,他各方面都是專家。他這裡說:「主啊,求你先叫我知道我為什麼活著,我如果不知道,我就不會有智慧。所以,求你指教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這樣我才能得著智慧的心哪。」

  正如不是先明白再奉獻,是先奉獻再明白。通常我們告訴弟兄:「弟兄啊,你好好跟隨主。」弟兄就回答:「主帶領。」這句話回得像從純潔的天使來的,又像從背叛的天使來的。我們說:「弟兄啊,你要把一生歸給主。」弟兄又回答:「當然,主負一切的責任哪。」說到後來,誰也不清楚他到底說的是什麼。

  摩西從十二節一直到十四節,說的是同一件事。他說:「神啊,人不認識你怒氣的威勢,人也沒有因著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憤怒,所以今天,我要把我的日子算清楚!我這一生到底是作什麼的?我這一生到底是怎麼生活的?我這一生到底是怎麼跟隨主的?主啊,求你指教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得著智慧的心哪!」

  弟兄姊妹,為什麼有許多事我們永遠不清楚?因為我們的日子沒有抓好,我們老在那兒計算。我們以為主要給我們智慧,我們才知道怎麼用時間。主說:「不,好好地用你的時間,我就會給你智慧啊。」或者我們說:「主啊,你帶領我,你叫我清楚的摸著你,我就知道怎麼來事奉你了。」主說:「不,你現在就起來事奉我,你就會清楚怎麼事奉我了。」哎呀,真是奇妙!

  十三節,「耶和華啊,我們要等到幾時呢?求你轉回,為你的僕人後悔。」這句話太高了!一般人都覺得九十篇很容易懂,你讀這一節就知道,九十篇並不容易懂。他前面說,「主啊,求你指教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可是,2007年過去了,我們沒有數好;2008年過了六個月,我們也沒有數好。所以,他又加了這一節:耶和華啊,我們要等到幾時?求你轉回,為你的僕人後悔。也許五年以前,主就已經告訴我們,你要數算自己的日子,好有智慧的心,但是我們賴皮了;也許三年以前,主再告訴我們,你要數算自己的日子,才能有智慧的心。現在,摩西就說:「我們哪一個人不遲延呢?我們哪一個人不耽擱呢?我們哪一個不推諉呢?我們哪一個人是願意這樣單純的、純潔的就向主負責呢?」所以他說:「耶和華啊,我們要等到幾時呢?我們沒辦法呀,我們連要奉獻給你,也不知道怎麼奉獻,求你轉回啊!我已經浪費十年了,求你轉回啊!我已經浪費五年了,求你轉回啊!我這一生好多時間白浪費了,求你轉回啊,不要叫我再浪費了!主啊,你要我們等到什麼時候?求你轉回啊!因為你是忠信的主啊!」

早早飽得神的慈愛

  十四節,「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詩人說:「主啊,叫我們不要再浪費日子了,求你叫我們不要再虛度年歲了,求叫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啊!」弟兄姊妹,這裡他好像帶我們過一個關。我們的一生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誇來誇去也就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如飛而去,無影無蹤;而且,當我們這樣過活的時候,完全不曉得神怒氣的威勢。神說:「我有我的旨意,我有我的經綸,我有我的盼望,我有我的要求,我有我心頭的定旨,我要成就這一切時,你們在哪裡呀?!」這就叫「怒氣的威勢」。「現在,我裡面是這樣的迫切,你們在哪裡啊?!」好像主在地上說的, 「我有當受的浸,還沒有成就,我是何等地困迫!」(路十二50)

  神啊,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這句話青年人恐怕還不懂,老年人比較懂;青年人永遠不感覺日子的緊迫,老年人正好相反。老年人竭力追求,因為他們懂,「主啊,我若再不會數算自己的日子,我的日子一眨眼就都沒有了。」感謝主,今天我們若認定,我要數算自己的日子,我們就會得著一個智慧的心。

  這時候,我們會說:「主啊,我不願意再等,求你也不要再等,求你轉回啊!為我 ── 你的僕人後悔啊!」

  哦,這是何等的深。「我現在真後悔,我這一生浪費太多了!」我相信,摩西寫這首詩時,應該是他八十歲的時候,就是他蒙召以前,也就是他在曠野牧羊的最後一年。在主來呼召他之前,他感嘆人生,覺得這一生就完了;四十年在埃及皇宮,四十年在曠野牧羊,等到他八十歲時候,他寫了這首詩,說,「現在,我看這人生就是一聲的嘆息啊!所以主啊,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主啊,求你轉回,為你的僕人後悔,我浪費了多少時間!主啊,願意有些日子,你把它救回來,是為著你的啊!願意我這一生的存在,有些日子是在你的憐憫裡,完全為著你的啊!」

  又說,「求你使我們早早飽得你的慈愛。」這時候,我們就享受神的慈愛。當我們和神是一的時候,當我們和神一致的時候,當神所要的和我們所要的是一個的時候,當我們存在的目的和神造人的心意是一致的時候,我們要覺得非常的喜樂!我們就早早飽得神的慈愛,好叫我們一生一世歡呼喜樂!

  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這表明他有一個強烈的渴慕,「神啊,求你叫我們沒有一天、沒有一個時刻,是浪費的,是不聯於你的。」他進一步禱告,「求你轉回,為你的僕人後悔。」這是說,我們若是失信,神仍是可信的。我們說,「神啊,我奉獻給你,我愛你,我要跟隨你。」我們說了多少次,可是,我們說完了就拿回來,即或這樣,「主啊,你仍是可信的啊!主啊,求你轉回,不要因著你僕人們的軟弱,叫你似乎成為不誠信的!」這句話真好。「主啊,若是我這一生失敗了,不是我的羞恥,也是你的羞恥。不是我不行,是你這位神把自己往哪兒擺啊?」

  十五節,詩人又說,「求你照著你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我們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現在我們享受神的時刻,是我們人生最美好的時候,「主啊,我覺得太好了!」就好像一個單身的女孩,回答一個單身的男孩說:我願意嫁給你。這男孩是她所愛的,當她說那句話的時候,她裡面喜樂,男孩也喜樂。這裡說,「主啊,我飽嘗你的慈愛了,我的一生一世歡呼喜樂,就是在我受苦的日子,遭難的年歲,你也叫我們喜樂!」為什麼呢?享受神的時候,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候。什麼時候的人生最好?有主的時候,人生最好。有主的時候,就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候。

  然而,詩人也知道,即或我們有受苦遭難,這些也是從神來的,也都能叫我們喜樂的。這裡說到兩個喜樂:一個是神轉回了,我們也知道怎樣數算日子,所以早早的飽得神的慈愛,一生一世喜樂;一個是我們回想受苦的日子,也知道這一生還有受苦的日子,就求神照著祂使我們受苦的日子,和遭難的年歲,叫我們喜樂。弟兄啊,有時候,我們有多少掙扎,我們有多少為難,我們受主多少的管教,結果呢?我們說:「主啊,我把自己歸給你!」當我們那樣的奉獻的時候,那些遭難,那些為難,都成為喜樂的源頭,叫我們裡面喜樂起來了。

神的作為和榮耀

  在這樣的喜樂裡,他看見一件事,就是神在祂永遠定旨裡的經綸。所以他說,「願你的作為向你僕人顯現,願你的榮耀向他們的子孫顯明。」(詩九十16)這裡的「作為」,希伯來文 poal,單數,指叫人敬拜、歸順、事奉的作為。poal,也可以譯作「工作」,它的希臘文是 ergon,指執事的工作。所以,神的作為,就是祂的工作。啊,這個作為是叫人敬拜,叫人歸順,叫人事奉的作為,這就是祂的工作。十七節,「願主 ── 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們身上。願你堅立我們手所做的工;我們手所做的工,願你堅立。」所做的「工」,希伯來文 masseh,單數,是我們所做的工,也是因我們對神定旨的認定而有的工。

  摩西說:「當我飽嚐你的慈愛、歡呼喜樂的時候,或者當我遭難、也感到喜樂的時候,主啊,願你的工作越多的向我顯現。」什麼工作呢?「就是在你的定旨裡而有的工作,在你的經綸裡而有的工作。」這個工作,也是保羅在以弗所書中說的「為著職事的工作」(弗四12,恢復本)。「神啊,現在你有一個工作,」什麼工作?「就是你心頭所要的工作,你心頭所望的工作,你盼望達到的工作,你盼望成就的工作,讓你滿足的工作,與你是一的工作,讓你自己成為原料、成為內涵、成為產品,為著彰顯你而有的那奇妙的工作!神啊,願你的工作、作為,向你的僕人顯現!」

  「願你榮耀向他們的子孫顯明。」記得第一節,他禱告說: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所以,他從來沒有為自己活。現在他說:神哪,你是何等一位有旨意、有目的、有計畫、有經綸、有工作要成就的神!神啊,願你這工作向我顯現!你的工作向我顯現,我活在你的工作裡,我們的子子孫孫,就要看見你的榮耀。所以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這一篇詩是個圖畫,這幅圖畫開始於一個非常屬神的人,他有了一個禱告。他在什麼時候禱告呢?我想,是他八十歲的時候。那時,他對他一生,裡面是清楚的,即或是清楚的,他也感覺他一生已經沒有了,所以,他就開始寫這一首詩,「主啊,求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沒有兒子的人,這首詩是寫不出來的。雖然那時,他沒有屬靈的兒子,也沒有託付,不過是個放羊的人,他裡面卻很清楚,「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居所。」又說,「人若強壯可以活到八十歲。神啊,我現在八十歲了,所以,我求你轉回,為你的僕人後悔。我已經完了,但是,我願意從現在開始,還是來數算我的年日。」

  這裡他說:「神啊,願你的作為向你僕人顯現;願你的榮耀向他們子孫顯明。神啊,願你的作為,就是你在你經綸裡那奇妙的工作,向你的僕人顯現。」哦,真不得了!「不是為著我,不是為著我活著,是為著世世代代啊!不是我,不是我蒙恩,是世世代代都蒙恩啊!不是我一個人看見你的見證,是許多聖徒都看見啊!不僅是今天的許多聖徒,是世世代代無限的聖徒,都要住在這榮耀裡面!所以,願你的榮耀向他們子孫顯明啊!」

神的榮美和堅立

  十七節,「願主 ── 我們神的榮美歸到我們身上。願你堅立我們手所做的工;我們手所做的工,願你建立。」「榮美」最好譯作「恩惠」。他說:「你的恩惠歸在我們身上。不僅這樣,當你的恩惠來的時候,也就是我們和你同工的時候。你的恩惠來了,我們就和你同工了。」這時候,他對所做的工很清楚,「我知道我做的是什麼,我知道我為什麼活著,我知道我為什麼勞苦,我知道為什麼存在,我知道為什麼追求,我知道為什麼我這樣擺上,我知道為什麼我這樣的奉獻,我知道為什麼我把我的性命、我的時間、我所有一切都投資在這裡,因為,這是神的工作,現在成了我的工作了!」

  不得了!你看,今天有多少人能起來說:「神的工作成了我的工作」?弟兄姊妹,這裡有一個人說:「主啊,我現在看我這一生,我看透了,但是主啊,求你指教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得著智慧的心。主啊,求你轉回,為我所浪費的日子後悔。主啊,求你叫我早早飽嘗你的慈愛。主啊,願你的工作向我顯明,叫我的子孫們榮耀你!主啊,願你的恩惠在我身上,你也堅定我們手所做的工!」真好!這些話不是一篇道,也不是去看望人所說的話,而是:神要做什麼,我也做什麼;神盼望什麼,我就把自己奉獻給什麼;神願得著什麼,我也投資在其中。我把我全人消耗到與神心頭的願望完全一致。這時候,他有資格說這個話,「神啊,願你堅立我們手所做的工,願這工歸於我們身上;我們手所做的工,願你建立。」

  他知道神的定旨是不改變的,是直到世世代代的,也是榮耀的。第十七節和第一節是相呼應的。第一節說,「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第十七節說,「願主我們神的榮美歸於我們身上。」這時候,聖民對人生、對自己、對神心頭的願望產生了認知,所以詩人呼求說:願你堅立我們手所做的工,我們手所做的工,願你堅立。弟兄姊妹,現在我們要告訴主:「主啊,我們不是摩西,但是,我們何等願意有這樣的靈,我們願意告訴你:主啊,不是我,而是你世世代代與我們同在;藉著我,你能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我們什麼都沒有,我們只是一個罪人,然而,我們願意在你面前有智慧,知道如何數算自己的日子,來得著智慧的心,早早飽嘗你的慈愛,叫我的一生喜樂起來、滿足起來、歡樂起來,叫我對你心頭的願望有認定,你的工作成為在我身上掌權的所是!我讓你做工,我也與你同工!」哦,這樣的人生太高了,是這樣的人生帶進詩篇卷四的豐富,求主和我們同在。(韜)

(2008/6/2p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