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

 

舊約讀經-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第九篇 與基督同死同活的見證

第九篇 與基督同死同活的見證

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八十六篇說到與神是一的主的僕人們,八十七篇是神對走道路的兒女們的回應。八十五篇說到神的百姓那裡對我們的描述又美、又高、又豐富、又屬天,但是,這一班百姓怎麼出來的呢?乃是因著八十六篇這一班「受苦」的人。太精明的人不能跟隨主,也不能有分八十六篇。誰有分於八十六篇呢?願意把一切都給主的人。誰願意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主,主就說:「讓我帶領你,經歷一個主的僕人的一生,到底是怎麼回事。」

神僕人的所是

  第一點說到主僕人的所是。第一節,「耶和華啊,求你側耳應允我,因我是困苦窮乏的。」他是困苦窮乏的。第二點說到他是虔誠的,「求你保存我的性命,因我是虔誠人。」(2上)第三點說到他是倚靠主的,「我的 神啊,求你拯救這倚靠你的僕人!」(2下)結果呢?他是終日求告主的,「主啊,求你憐憫我,因我終日求告你。」(3)

  我們不要小看這四點的描述。很少人認識跟隨主的一生,是困苦、窮乏的一生。這窮乏遠遠超過物質的窮乏,絕不是只指貧窮,事實上大衛貧窮的日子也不多,可是,他描述一個跟隨主的人,因著跟隨主的緣故,他就不斷地在困苦裡,也在窮乏裡。換句話說,他看見了神的心意,他看見了神的工作,他也為神的工作而活,因為這樣,他永遠覺得:「主啊,你要做得太多,我們太限制你!」因為這樣,就產生了困苦窮乏。他自己呢?他向著神是虔誠的,向著主是倚靠的。所以,最後他說:「主啊,求你憐憫我,我終日求告你的名。」不僅這樣,又說,「主啊,求你使僕人心裡歡喜,因為我的心仰望你。」(詩八六4)他也仰望主。

  然後,他就說到他的經歷。請看,這樣的基督徒已經太好了,他是困苦窮乏的,是虔誠的,是倚靠主的,是求告主的,是仰望主的;這樣的人,我們覺得一切都沒問題了,主卻說:「不不不,你等等,我還要叫他有更深的經歷。」什麼樣的經歷呢?第7節,「我在患難之日要求告你,因為你必應允我。」主叫他經歷什麼呢?第一個,各種的患難,他在患難之日求告主。藉著患難,他有第八節的見證,「主啊,諸神之中沒有可比你的;你的作為也無可比。」結果,「他們也要榮耀你的名。」(9下)

唯獨神為大

  第十節,「因你為大,且行奇妙的事;惟獨你是神。」這就是跟隨主的一生。一個跟隨主、服事主的人,他經歷什麼呢?苦難 ── 因神為大 ── 奇妙!想太多、溜來溜去的人,永遠不知道我們的神多奇妙,只有一生跟隨主的人,可以起來說:主啊,奇妙!如果有個人,他臨走的時候,說出一句遺言:「奇妙!」這遺言不是美麗極了嗎?他想:「我簡直不能信,我這一生這麼過來了,奇妙啊!」請想想看,作禮拜的人能有這句話嗎?或僅僅愛主的人能有嗎?「大」和「可」組成「奇」,奇妙,就是大大的可妙。什麼叫奇妙?真正經歷奇妙的人,他有個感覺,「哦,不可能,我這一生是這樣的一生啊!」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這樣的一生呢?

  服事主的人,他從外面看,經歷了患難,因為經歷患難,他就能說:「神啊,宇宙中哪有一位比你掌管得更好?!」是啊,沒有人比主更會作事,諸神之中,沒有大過主的,祂真是能作一切的事。所以,他又說:「現在我榮耀你的名!」為什麼呢?「我來看我這一生,「奇妙」無比啊!」他為什麼不說「美妙」無比?因為太多的時候,只有「妙」沒有「美」。同工們一個個可憐兮兮的,一唱詩就哭起來了,一禱告就哭起來了,服事時或者沒人要,或者就不在流中,或者被戴上分裂的罪名,真是可憐;但是,也只有服事主的人,才能起來說:哦,主啊,你實在是奇妙無比!

神的道路、真理和名

  十一節,「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專心敬畏你的名!」因為主是這樣的奇妙,在我們一生跟隨主的路上,在我們的事奉中,我們就要有主的「道路」,主的「真理」,主的「名」。哦,服事主永遠不離開這三個。第一個是路,地方教會的路;這一個路,主已經給我們看見了,別人不走,我們也要走!這一個路,狹隘的宗派組織不走,我們也要走!我們願意在宇宙中宣佈,這條路大家都不走,我們還得走!為什麼呢?我們看見這條路了。不僅這樣,我們在走這條路的時候,我們說,這裡有真理啊。弟兄哪,第一個我們有路,第二個我們有真理,第三個我們敬畏主的名,就是專心敬畏神自己啊!

  然後,他的遭遇是什麼呢?十四節,「神啊,驕傲的人起來攻擊我,又有一黨強橫的人尋索我的命;他們沒有將你放在眼中。」驕傲的人,結黨的人,他們根本不把神放在眼裡,「什麼神不神,主不主」一切都是人為的操縱。他們想,「什麼主呀,什麼真理呀,什麼基督的再臨呀,我們怎麼得著會眾,叫他們跟著我們,這才是我們所要的。」這就是沒有把神放在眼裡了,因為,這不是主所要的。

  弟兄們啊,有驕傲的人起來攻擊他,也有一個黨來尋索他的命。什麼叫黨?黨,就是尚黑,越黑越好。有一班人,崇尚黑,越黑越好,「什麼屬靈的原則,什麼真理,什麼生命,怎麼把他們搏倒,我們就怎麼作了!」這就叫黨。

  十六節,「求你向我轉臉,憐恤我,將你的力量賜給僕人,救你婢女的兒子。」求你向我轉臉,或者說,求你面向著我。婢女的兒子,就是極其卑微的人。他說:「主啊,我雖然是你婢女的兒子,我雖然極其卑微,但是,當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的時候,我求你,將你的力量賜給僕人哪!」這時,神來回應了,這就是八十七篇。

  八十五篇說到聖徒,八十六篇說到主的僕人,現在,神來說到祂的工作。八十七篇有幾節可說是詩篇中最可愛的幾節,但是,這是在八十四篇、詩人對教會生活的認定之後而有的。

神聖山上的根基

  詩篇八十七篇,第一節,「耶和華所立的根基在聖山上。」耶和華立的根基,就是基督;在聖山上,就是在教會中。耶和華的基督乃是在眾地方教會中。第二節,「他愛錫安的門,勝於愛雅各一切的住處。」祂愛錫安的門,祂愛地方教會的見證,和在這見證裡的交通。門是帶進交通的。勝過雅各一切的住處。基督徒很多,基督徒的團體很多,信主的人很多,愛主的人很多,但是神說:「我所要的,乃是地方教會的見證!我願在這見證裡,產生和我、和他們之間好的交通。」第3節,「神的城啊,有榮耀的事乃指著你說的。(細拉)」神的見證啊,現在有榮耀的事,乃是指著你說的。然後,細拉。

地上的三班人

  第四節上,「我要提起拉哈伯和巴比倫人,是在認識我之中的;」(另譯)他說:我要提起兩件事,一個叫作拉哈伯,一個叫作巴比倫。拉哈伯是什麼呢?物質的世界。拉哈伯就是埃及,他要提起埃及,就是物質的世界。他說,這裡有物質的世界,而言世界又滿了罪惡。我們知道,約瑟一到埃及,立刻遇見的是法老的護衛長波提乏,而波提乏的妻子就勾引他,因為他不答應,結果就被下到監裡(創三九)。所以請注意,物質和罪惡很難分開。百貨公司大減價的時候,我們就看見,許許多多的人就一窩蜂的去搶購。甚至有的女孩愛虛榮,為了有錢買名牌的服飾,就把自己出賣了。哦,物質和罪惡真是連在一塊!我們不可以把人分等級,但是,我們知道一個原則,誰愛物質的世界,誰就容易犯罪。越愛物質世界的人,物質對他的勾引越大,他就越容易落在罪惡裡。

  不僅這樣,這裡還有巴比倫。他要提起埃及,又要提起巴比倫,為什麼呢?這就是全地。埃及加上巴比倫,就是全地。埃及,預表物質的世界帶著罪惡;巴比倫,預表高舉自己帶著宗教,或在宗教裡面高舉自己。在全地上,人或者活在物質的世界裡帶著罪惡,或者活在宗教裡高舉自己。請注意,巴比倫是巴別來的,巴別是什麼呢?在巴別,人說:「來吧!我們來建造一座城,城裡要有塔,高入雲霄,好來顯揚我們自己的名,免得我們被分散到世界各地。」(創十一4)當人高舉自己的時候,不知不覺,人和世界也連起來了。所以這裡說,我願意告訴你,全地,神就說了,我要提起,就神說,神要提起什麼呢?哎呀,全地就兩個,一個是物質、一個是宗教。在物質世界裡有罪,在宗教世界裡有己。哎呀,然後怎樣呢?哎呀,他說,在我,這些是在我認識,是在認識我之中的,這些人並不是沒有我啊,

  第四節下,「看哪,非利士和泰爾並古實人,個個生在那裡。」泰爾就是推羅,推羅人是作生意的商人。非利士人、推羅和古實人,個個生在那裡。全地就是兩個世界,三班人。幾個世界?兩個世界,物質的世界帶著罪,宗教的世界帶著己。幾班人?三班人,第一班人是非利士人,第二班人是推羅人,第三班人是古實人,他們都是生在拉哈伯和巴比倫。拉哈伯和巴比倫,全地只有這兩個世界,沒有人是例外,不生在其中的。弟兄姊妹,我們是哪一類呢?我們若是宗教人士,就是非利士人。我們若是發財人士,有前途的人士,就是推羅人。我們若是犯罪人士,以犯罪為樂,就是古實人。

  真有意思,這裡說,世界是兩個,人只有三種。哦,神來看比我們清楚多了!我們是看好人,壞人,雖然好卻不那麼好的人,雖然壞也沒有壞透的人,半好不壞的人,半壞不好的人,好多一點或壞多一點的人……。還有,我們分這是印度人,中國人,美國人……。神說:「哪有這麼複雜,就三班人,你到底是非利人,推羅人,還是古實人呢?如果是非利士人,就是在宗教裡的人;如果是推羅人,就是在營利裡的人。如果是古實人,就是在罪惡之中的人。」我們到學校去看,不也是三班人嗎?有的人玩宗教,有的人玩奢華宴樂,有的人就走進罪惡裡去了。神說:「你到底生在哪兒?」神很注意我們生在哪兒。

  全地就這三班人:看哪,宗教人士!看哪,經營人士!看哪,犯罪人士!個個都生在那裡。親愛的弟兄啊,第二代的基督徒許多都生在宗教裡,少壯的人都生在推羅裡,老人多是生在古實裡。無論什麼人,神只有一句話,個個都生在那裡。生在哪兒呢?不是生在埃及,就是生在巴比倫。犯罪的人,不是在埃及,就在巴比倫。賺錢的人不是在埃及,就在巴比倫。玩宗教的人不是在埃及,就在巴比倫。

神堅立了錫安

  第五節說得太好了,「論到錫安,必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而且至高者必親自堅立這城。」我們生在哪呢?詩人說:「論到眾地方教會的見證,對他們我就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哦,論到錫安,宋弟兄生在其中;論到錫安,柳弟兄生在其中;論到錫安,許弟兄生在其中;論到錫安,我們都生在其中!弟兄們,要得著這個啟示啊!我們一到世界裡去,看見這個不是生在埃及,就是生在巴比倫;但是,我們遇見一位弟兄,「哈利路亞,這一個是生在錫安的啊!」所以,神對詩人說:「你說基督徒也說過了,你說事奉者也說過了,現在我來說,我裡面的喜樂。不錯,我看得很清楚,這裡有拉哈伯,又有巴比倫,在這其中,又有非利士人,推羅人,古實人,但是啊,我看見教會了!我看見神的教會了!哎呀,論到眾地方教會,我就要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真是甜哪,太好了!

  第七節,「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這時候,樂隊出來了,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為什麼詩人到卷三的末了,總喜歡說「歌唱的,跳舞的」?因為他太喜樂了。前面他哀哭,他哀嘆,主許可撒但這樣來擊打教會,把旗子也換了,把這樹也砍了,把聖靈雕刻的工作也打碎了;而這時候,論到錫安,他就要說:「這一個,生在其中;那一個,生在其中;年長的弟兄,生在其中;年輕的弟兄,也生在其中;愛主的,生在其中;連不愛主的,也生在其中啊!」這時候,我們也要說:「教會,多可愛啊!聖徒,多可寶啊!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其中。」所以,我們就歌唱了,我們就跳舞了,我們也一同說:哦,那生命的泉源,都在你那裡啊!

  如果卷三結束在這裡,就太好了,實在是不能更好了。說到聖民(八十五篇),多好啊;說到主的僕人(八十六篇),雖然他們受攻擊,雖然他們有患難,他們的確看見神是神,他們的確能見證神奇妙的作為,他們也的確看見主的面光,主的臉是向著他們的 ── 這樣,他們還有什麼困苦呢?弟兄啊,請想想,我們願意過一般基督徒的生活?還是過一個服事主的生活?兩個不同在哪呢?我們無論多愛主,多好,我們只是在八十五篇裡,有救恩,有平安,最多起來作見證:慈愛和真實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主必將好處賜給我們;但是,八十六篇說到,諸神之中沒有可與我們的神相比的,祂的作為也可比,我們也要榮耀祂的名,並且一生經歷奇妙的事!

  弟兄啊,有一些奇妙的經歷,是只有服事主的人才有。誰能在地上常常說奇妙呢?只有主的僕人能說:奇妙啊!只有主的僕人能說:「在一切之中,我們的神是偉大的啊!祂的作為奇妙啊!我們是行走在主的路上,我們行走的根據是主的真理,我們的行走的生活是敬畏神的名,雖然有人來攻擊我們,但是主啊,你的臉是向著我們的!」弟兄啊,相比之下,我們真要說:「主啊,我寧可站在你門檻那兒,也不要住在惡人的帳棚裡,因為,這一種的人生,太高了!我不要僅僅享受平安喜樂,我要述說你的奇妙,我願意我這一生經歷奇妙!」哦,能說「我是主的僕人」多好啊!這時候,我們這一生就豐富了,我們這一生就知道什麼叫作奇妙,我們這一生就知道叫作道路,什麼叫作真理,什麼叫作主自己的同在,也知道主如何給我們面光!

  末了,神也要說:「聖徒也好,主的僕人也好;愛主也好,服事主也好;我最喜樂的,就是大家都在地上生活的時候,我可以起來說,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錫安哪!」真是甜美,這的確是聖經裡最甜美的一節之一。尤其在卷三,這一節寫得太好了!蔡弟兄,我們生在哪?錫安!葉弟兄,我們生在哪?錫安!蕭姊妹,我們生在哪?錫安!徐弟兄,我們生在哪?錫安!楊弟兄,我們生在哪?錫安!朱弟兄,我們生在哪?錫安!饒弟兄,我們生在哪?錫安!哦,我們一個一個,都生在錫安!

  有一天,我們有一種開啟,「主啊,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錫安。」我們就真正的看見了教會。這個時候,叫我們再結黨,我們結不來了;叫我們再分門別類,我們分不來了。我們裡面說:主啊,我敬拜你,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錫安!

  不知道為什麼,八十七篇之後又加兩篇。說實話,八十七篇已經好一個地步,又唱歌,又跳舞,又一同呼喊,實在不需要再加什麼了,有哪一卷書可以結束得比這個更好?但是,好像主說:「醒過來,醒過來!」為什麼呢?「你現在一切都有了,讓我再說給你聽,你這一生到底怎樣?」所以,就有八十八、八十九篇。

  八十八和八十九篇是卷三的結語。八十八篇是可拉的後裔寫的。這裡彷彿叫我們有點羨慕成為可拉的後裔了,他們怎麼這麼豐富?詩人描述當神要得著祂心頭的見證時,祂的子民必須有的經歷。從七十三篇開頭,神實在恩待以色列那些清心的人,到八十七篇末了,這一個、那一個都生在錫安,教會已經成長,有了奇妙的見證;但是主說,我還是願意重複一下。就好像有了創世記、出埃及記、利未記、民數記,應該已經夠了,祂還要加個申命記。申命,就是再說一次。主願意再重複一下,再告訴我們,這個過程到底是怎麼回事。

  八十九篇是描述在一處處地方教會中,神、基督和祂的子民之間,最甜美的交通和見證。我們記得,八十五篇說到聖民,八十六篇說到主的僕人,八十七篇說到神自己心頭願望的實現,到了八十九篇,就攏總把這些話放在一起。八十九篇有個很特別的情形,神說一說,聖徒說一說;聖徒說一說,神又說一說;說到基督了,基督自己也來說一說。所以,八十九篇那個調和的情形,就高過了八十五、八十六、八十七篇分段的描述。

與基督同死的交通

  要有八十九篇屬天的實際,就必須有八十八篇與基督受苦的交通。所以,在一切都好極了的時候,神提醒我們,不要忘記,我們這一生還得這樣過。怎麼過呢?第一節,「耶和華 ── 拯救我的神啊,我晝夜在你面前呼籲。」拯救我的神啊,這個呼喊,似乎叫人覺得煞風景,好像在餐館吃一道菜,吃完了,再叫一分。八十八、八十九篇,就是再叫一分,但是,神覺得不厭其煩,雖然是再叫一分,卻是必須的。

  詩篇八十八篇,第三節,「因為我心裡滿了患難;我的性命臨近陰間。」詩人覺得他的性命臨近陰間,神卻要說:「不是這麼簡單,這性命臨近陰間,還是八十七篇以前的事,現在,我想把你做得更深一點。」所以,就到第五節,「我被丟在死人中,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裡。他們是你不再記念的,與你隔絕了。」主啊,他們就是死人哪,死人不再被記念,與你隔絕了,現在你把我丟在這樣一班人中間去了。「你把我放在極深的坑裡,在黑暗地方,在深處。你的忿怒重壓我身;你用一切的波浪困住我。(細拉)」(詩八八6~7)

  有首詩有一句話,跟這裡有關:

   是否因你被神人共棄,
   你要我也不再被記念?

  要注意,寫詩常常都用聖經的話。我們不再被記念,就是世上好像沒有我們了。前面無論什麼處境,詩人還在;現在他感覺,「完了,完了」,果然完了。他現在到哪去呢?他被丟在死人中間了,好像被殺的人躺在墳墓裡;神不能記念死人,當然也不能記念他了。他說:「神啊,好像我跟你隔絕了!」這是誰的經歷呢?這是主耶穌十字架的經歷。主耶穌在十字架上說:「我的 神!我的 神!為什麼離棄我?」(太二七46)就是這裡的經歷。所以,詩人說,神啊,我終於被帶到與基督同死的經歷裡去,好像你的忿怒,壓在我的身上。

  第十節,「你豈要行奇事給死人看嗎?難道陰魂還能起來稱讚你嗎?(細拉)」真特別,前面才說,「因你為大,且行奇妙的事」(詩八六10),這裡卻說,「你豈要行奇事給死人看嗎?」也說,「難道陰魂還能起來稱讚你嗎?」現在,他問一個問題,「主啊,我真的死了,還能做什麼呢?如果我的陰魂到陰間去了,我還能起來讚美你嗎?」又問,「豈能在墳墓裡述說你的慈愛嗎?豈能在滅亡中述說你的信實嗎?」(詩八八11)

  十四節,「耶和華啊,你為何丟棄我?為何掩面不顧我?」這些話好像拉拉雜雜的,但為什麼要有這些話?因為我們還沒有死透。到八十七篇太好了,我們就希望卷三停在那裡,不要主再說下去了;這個不要,就表示我們還沒有死透,所以,主再來帶領,非要叫我們死透了才好。這裡,我們就說:主啊,你為何丟棄我?為何掩面不顧我?

  十六節,「你的烈怒漫過我身;你的驚嚇把我剪除。」在我裡面,你的烈怒漫過我身,你的驚嚇把我剪除;在我外面,「你把我的良朋密友隔在遠處,使我所認識的人進入黑暗裡。」(詩八八18)這一首詩很奇妙,沒有一句安慰的話,結束在一切都完了。「完了!」就是我們一生的經歷。弟兄啊,我們要想教會建造?完了!我們要想教會興旺啊?完了!我們要想神在教會中有路?完了!我們自己不「完了」,主無論如何做不出祂要做的。

  這一首詩是最叫人沮喪的一首,結束在一切都完了,怎能結束在這地方呢?最少來個十九節,「神哪,你是我的拯救;神哪,求你的面光向我顯現。主啊,我的所倚靠的,乃是叫死人復活的神!主啊……」最少加一節安慰的話,讀得也痛快。神卻很篤定的說:「到此為止,就這樣了!你要跟隨我嗎?就這樣了!」弟兄啊,我們敢不敢接受「就這樣了」?在教會中,我們也許有能力,也許很喜樂,也許也流露生命供應人,但是,主還要說:「進墳墓了沒有?被丟棄了沒有?有沒有烈怒漫過你呀?有沒有好朋友把你出賣呀?」和我們同年的,或者經過我們服事的,的確是我們的良朋密友,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距離這麼遙遠?這就是「你使我的愛友良朋遠離我;我的知友都在黑暗裡。」(恢復本)

與基督同活的見證

  詩篇八十九篇,第一節,「我要歌唱耶和華的慈愛,直到永遠;我要用口將你的信實傳與萬代。」最後一篇,詩人開頭就說,一切都太好了!誰說一切都太好了?死透的人,就說一切都太好了。活著的人,都是左看、右看,然後說不夠好。八十八篇,說到十字架的苦難,主如何進到那個境界去,我們也必須被主帶到那個境界去。在這境界裡,在靈中的啟示裡,我們起來說,第2節,「因我曾說:你的慈悲必建立到永遠;你的信實必堅立在天上。」這是聖徒的話。三至四節,神就回答,「我與我所揀選的人立了約,向我的僕人大衛起了誓:我要建立你的後裔,直到永遠;要建立你的寶座,直到萬代。(細拉)」我們人在那兒說,我要歌唱耶和華的慈愛,神也在那兒說,我與我所揀選的人立了約。弟兄姊妹,這個對唱多好啊!可是,我們唱我們的,「哦,你的慈愛,你的信實。」小提琴,大提琴各種樂器都用上了,神就說:「我現在說說我的吧,你所關心的是慈愛、信實,我所關心的是我的揀選、我的約、我的誓、我要堅立基督的寶座啊!」這兩個距離好像很遙遠,唱到一堆去了。所以,我們才覺得特別的甜哪。這時候,我們也就得了啟示,接著唱說,「耶和華啊,諸天要稱讚你的奇事;在聖者的會中,要稱讚你的信實。」(詩八九5)我們說,哈利路亞,讚美神,神說的是對的!

  第十節,「你打碎了拉哈伯,似乎是已殺的人;你用有能的膀臂打散了你的仇敵。」神啊,你把埃及打碎了,如同被殺的人。十一至十二節,「天屬你,地也屬你;世界和其中所充滿的都為你所建立。南北為你所創造;他泊和黑門都因你的名歡呼。」這詩人這時滿老練的,前面神澆點冷水,他立刻回應說:「對對對,一切都是你,一切都是你的。」南北為你所創造,這是指創造;他泊和黑門,是指新造。什麼是他泊和黑門?我們有一個註:

得建造之地方教會的實際

  他泊的意思是破碎之地,原是以薩迦的地業(書十九22),後來成了西布倫的地業(代上六77),以薩迦的特點是「他看安息之處為佳,看那地為美,便低肩背重,成為服苦的僕人」(創四九15)。他泊在以薩迦和西布倫的交界,是在表徵屬天實際的黑門山的所在;西布倫的地原是山地,但是神藉著雅各給他們應許的祝福,如同停船的海口(創四九13)。他泊和黑門表徵一處處被建造的地方教會的實際。

  以薩迦的特點是什麼?他看安息之處為佳,看那地為美,便低肩背重,成為服苦的僕人。哦,不要小看這件事!我們看那地為佳,不是低肩背重,是立刻到航空公司買票,飛到那地方去;換句話說,代價我們是不出的,榮耀我們是要的。弟兄啊,我們若看見何地是為美的、為佳的,我們就要學習像以薩迦,低肩背重,成為服苦的僕人(創四九15)。以前我們讀這句話,不太懂,以為神在咒詛他;後來我們懂,我們的確是看見了什麼地方為佳,什麼地方為美,所以我們這一生,就要學習低肩背重,成為服苦的僕人。我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服苦的僕人。是享受的僕人嗎?不!是服苦的僕人。我們看那安息之處為佳,那地為美,便低肩背重,成為服苦的僕人。弟兄姊妹,我們有沒有看見那安息之處?我們有沒有看見那地為美?有!所以,我們就低肩,我們就背重,我們就成為一個服苦的主的僕人哪。

  他泊在以薩迦和西布倫的交界。西布倫是什麼?西布倫是表徵屬天實際黑門山的所在。黑門山,黑門在哪兒?黑門在較北方的位置,黑門表徵屬天的得勝,說出復活屬天神聖的領域。西布倫是山地,但是神藉著雅各給西布倫的祝福,乃是如停船的海口。山地沒有海口,怎麼會這樣?雅各告訴西布倫,你要如停船的海口,多好!但是,神經過約書亞分地的時候,竟給了西布倫一塊山地。這山地表徵什麼呢?如同停船的海口。所以,他泊和黑門呢,表徵一處處建造的地方教會的實際。

  弟兄們,我們想作海口嗎?哪個教會不想作海口呢?海口四通八達,這就是西布倫;結果,他被分到山裡去。他雖然在山裡,卻有他泊。他泊就是被破碎的意思。他被破碎,產生了復活;在復活裡,他就有了海港的實際。一個地方教會的聖徒,必須學習讓神在他身上的工作,產生一個結果,就是叫他有屬天豐富的經歷,而得著神應許的實際。神說:「一切都在教會裡」;我們就要說:「主啊,我願意被破碎,是我也願意有屬天的豐富,好叫我成為一個海港,有海港的實際。」

神的見證永遠堅立

  十四節說得很妙,他不說公義和平安,他說公義和公平,「公義和公平是你寶座的根基;慈愛和誠實行在你前面。」這個時候,這位聖徒的確老練。他不僅說,「主啊,是因著你的死,我可以服事你」;他也說,「主啊,在你的死裡,我與你同死。」所以,就帶進神自己的根基,叫祂能建造一處處地方教會。十八至十九節上,「我們的盾牌屬耶和華;我們的王屬以色列的聖者。當時,你在異象中曉諭你的聖民,」他說完以後,就輪到神來說,神說什麼呢?「說:我已把救助之力加在那有能者的身上;我高舉那從民中所揀選的。我尋得我的僕人大衛,用我的聖膏膏他。我的手必使他堅立;我的膀臂也必堅固他。」(詩八九19下~21)我現在告訴你,我所揀選的主耶穌,祂是有能者,我要把救助之力加在那有能者的身上。祂是被揀選的,所以我要高舉祂。祂是我所膏的,祂是我的僕人大衛;我要使祂堅立,我用我的膀臂來堅固祂。

  這個堅立和堅固,要到什麼地步呢?二十五節,「我要使他的左手伸到海上,右手伸到河上。」換句話說,我要叫祂作全地的王。神所應許、神所要做的,都在基督的手裡。這一說,基督也開心了,基督就說,「你是我的父,是我的神,是拯救我的磐石。」(詩八九26下)神立刻又回答,「我也要立他為長子,為世上最高的君王。」(27)弟兄們啊,真是喜樂!這裡我們看見,我們說一說,神說一說,基督說一說,神又說一說。29節,神還要說,「我也要使他的後裔存到永遠,使他的寶座如天之久。」三十六節又說,「他的後裔要存到永遠;他的寶座在我面前如日之恆一般,」神說了那麼多的基督,那我們呢?神說,「又如月亮永遠堅立,如天上確實的見證。」你們就像月亮一樣永遠堅立,如天上確實的見證,你們就是我的見證啊!基督如何,你們也如何。基督如果如日之恆,你們就如月亮永遠堅立。認真說,這一卷詩就結束在這裡。

  最後一節,五十二節,「耶和華是應當稱頌的,直到永遠。阿們!阿們!」我們說,神哪,我真是要敬拜你,當你來建造教會的時候,這個過程何等的奇妙,你會允許各種人進來,對教會作各種的摧殘,至終你要得著你心頭的願望;你得著了日頭,你也得著了月亮,你得著了叫你得榮耀的基督和教會!求主憐憫我們。

  弟兄姊妹,真實的教會建造,乃是藉著一班經歷基督的十字架、與基督同死的人;而且,真實建造教會的結果,乃是產生基督、神,基督、聖靈之間,那完美的一,以及同心的宣告。我們敬拜我們的神,阿們。(韜)

(2007/12/26am 多倫多)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