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

 

舊約讀經-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第七篇 神居所成熟的彰顯(二)

第七篇 神居所成熟的彰顯(二)

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神在祂的主權裡,帶我們經過一個成長的過程,從七十三篇到七十九篇,不斷描述教會中各種的墮落,以及教會受到各種的欺凌和摧殘;在這期間,神偶然也出來有回應,但都不是真正的解答,好像神只是在那裡說一些話,幫助我們來度過一個關口。一直等到八十篇,神就開始說到祂的所是,在那裡,神至少說出十個特點,來向我們證明,祂是我們的神。八十二篇告訴我們,無論教會生活多好,不要忘記,總有一個不公平的撒但,要想盡一切方法來摧殘我們;總有世界上各般的人,要想盡一切的方法來佔有我們 ── 或者他給我們許多的錢,或者他影響我們健康的生活,或者他讓我們落到世界裡,甚至於罪惡裡,或者活在某一種宗教的情操裡。總而言之,世界用各種的方法來得著神的教會,也就是來得著神的子民。

不同的詩人,相同的迦特樂器

  從八十一篇和八十四篇的前言,我們看見,這兩篇所用的樂器是同一個,為什麼呢?基督和教會,神和祂的居所是不可分的。所以描述到這位奇妙的神時,是一種樂器,一種音色;描述到教會時,也是同樣的樂器,同樣的音色。這叫我們覺得吃驚,好像聖經裡永遠不會有任何的錯誤。可是,這兩篇還有不同,不同在哪裡呢?八十一篇,是一個唱詩的人所寫的;八十四篇,是一個在審判裡的人所寫的。八十一篇的作者,他的出生是很尊榮的,生下來應該就是利未人,成長的環境是很健康的,是住在大衛身邊的音樂家,專門作宮庭音樂的,所以他有很豐富的資源。八十一篇,說到我們唱詩時要打手鼓,彈琴與瑟;換句話說,說到這位神的時候,要把各種的樂器帶進來。八十四篇,說到教會的時候,各種的樂器不見了,只有迦特的樂器。

萬軍之耶和華

  詩篇八十四篇一節,「萬軍之耶和華啊,你的居所何等可愛!」萬軍之耶和華,意思就是作王的耶和華,掌權的耶和華,作總司令的耶和華,三軍總司令的耶和華,導彈研究室主任的耶和華,所有與打仗的事都在祂的手裡;無論是原始的武器,高科技的武器,總而言之,都在祂的控制之下。這樣一位神就是教會的元首,所以這裡說:萬軍之耶和華啊!「你的居所何等可愛」,這裡是一個大的改變,前面說到神的居所在這裡,神的居所在那裡,神的殿在這裡,神的殿在那裡;現在是說到神在祂的殿裡面!這個很開我們的眼睛。我們常常說,這個地方有主的祝福,那個地方有主的祝福,甚至於有許多弟兄很積極的想學一種蒙祝福的方法,使教會人數天天增長;但是現在,詩人說,的確有主在我們的中間,的確有萬軍之神在我們的中間,所以這一個居所乃是耶和華的居所!

  這時候,我們就羨幕,甚至願意消失在祂的院宇裡(2)。在這裡,我們過一個祭壇的生活,也過一個交通的生活;藉著祭壇和交通的生活,叫我們像麻雀一樣,像燕子一樣。一面說,我們微小不足道,也可以安家在教會中;一面說,我們是自由的,可以翱翔的,卻樂意侷限在教會中來繁殖,讓生命延續(3)。所以住在殿中的,便是有福的。

  我們怎麼過教會生活呢?

  第五節,「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這節的英文是:Blessed is the man whose strength in thee; highways in whose heart。「心中想往錫安大道」,原文沒有「想往」這個字,直譯是:心中是錫安大道。highways,大道是多數;heart,心是單數。眾多的人,眾多的大道,只有一個心。

  Whose strength in thee,直譯:在你的裡面,他得著了力量。你是指神。這裡有一個人,他的力量和神連起來了。如果這句話有一個is,whose strength is in thee,就表示他和神在力量上的聯結,有的時候有,有的時候沒有。whose strength in thee,他的力量是在神的裡面,如果他不在神裡面,力量就沒有了;換句話說,他的力量和神是一個。有神,力量就在這裡。他的力量就是神,神就是他的力量。highways in (a lot) whose heart,這裡我們加了一個 a lot,表示人是複數的。

因你是力量

  這首詩一開始描述教會何等可愛,現在詩人說,那我們怎麼過教會生活呢?詩人描述我們過教會生活的時候,他就說,我們真是有福的,我們的力量和神是連起來的。一面來說,我們沒有神,就沒有力量;一面來說,神一定有我們,所以我們永遠有力量。我們可以不要神,但神說:「我不能不要你啊?」我們說我搬到一個地方去退休,神就說:「我再把你拉出來啊!」所以,我們的力量和神是一個。

  力量,不是我們所想講的「發功」。這裡的力量,可以是物質的力量,可以是個人的力量,也可以是社會中的力量。今天,神給我們一個力量,這個力量加在我們身上,說出神就是我們的力量。這個力量給我們來經歷。當我們經歷了神的加力,或者說,當我們經歷了神所是的力,我們這個人就成為一個有力量的人了。跟隨主很有意思,有時候別人看我們是聖人,我們也不要自我安慰,自我欺騙,以為那就是真的;乃是那一個時候,神的力量在我們的身上 ── 這個力量來了,就叫我們這個人超越起來,叫我們這個人得勝了,叫我們這個人越過物質上的力量,也叫我們這個人在人群中產生力量!

  什麼是力量呢?勝過物質的力量,或說,會用物質而不被霸佔的力量;叫我們成為在加力裡一個有力的人,同時,成為一個在人群中幫助人、影響人,把人帶到神面前的人。這裡的力量,是包括我們的得勝,我們的見證,我們在人中間把神彰顯出來。一個這樣有力量的人,他是有福的。

心中就是大道

  結果怎樣呢?有許多大道在我們的心裡。highways in (a lot) whose heart。「whose heart」意即多數的人,單個的心。舉例來說,教會中有一位弟兄,一開始不是很願意跟隨主,走主的道路,等有一天,他的「一個心」,為著這大道,願意起來走路了;他這一走,好多弟兄姊妹立刻就跟上去了!大道在他的心裡,當他說:「我要走了!」許多弟兄姊妹,就都跟著他一塊兒來走。心是一個心,走是許多人走。基督徒要有力量,就得學習走神聖的路,奇妙的是,當我們走的時候,心是一個,一起走的人卻有許多。這就是教會生活中最美的地方。

  教會生活中是不是個個都是得勝者呢?沒有這回事。但是,我們聯於力量,神聯於我們,神聯於力量,這個時候,在我們裡面,就產生了一個大道。什麼叫大道呢?簡單說,沒有紅綠燈的路,就是大道。跟隨神是一個大道,這個大道乃是錫安大道。請注意,英文沒有「錫安」這個字。這是說,無論這大道叫什麼,我們就是要走這條大道。根據呂振宗譯本,「大道」這個詞,也可以譯作:上殿的台階。這是指我們跟隨主的時候,越走越覺得腿要抬得高。哪一個人開頭跟隨主是跨步的?每一個人開頭跟隨主都是「穿拖鞋」的,慢慢地,我們摸著主,就走路了;慢慢地,我們愛主,腿就抬得高了,伸得遠了。

  弟兄姊妹,我們越奉獻,我們走這個大道,就越用力,越有勁頭,「主啊,我就是這樣來跟隨你!」神量給我們的,不是下坡路;神量給我們的,是上坡路。但是今天,我們都是自己揀選一條平坦的路。我們想,「應該這樣,就對了;應該那樣,就對了。神那有我聰明,我把一切都擺平了,誰也不出事!」我們就忘記,神是神,我們要讓神來作神;不是我們把神擺平,是神把我們拔高!神一拔高,我們整個人就到另外一個層次去了。

  我們的心中就是一個大道,這個大道叫我們成為一個有福的人。這個大道,有愛的路,也有向上而走的路,在這裡沒有紅綠燈,沒有任何的攔阻,也沒有什麼走不過的。如果「用上殿的台階」來描述這個大道,就是告訴我們,無論它多順暢,在我們行走的過程中,還是有艱難的地方。

流淚谷變為泉源之地

  第六節,「他們經過流淚谷,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感謝主!我們走了,走一走,竟來到流淚谷。我們在大道上走,越走越高,越走越高,越走越高,突然間,就來到谷中了。什麼谷?叫流淚谷。我們總想,「我是越走越高,越走越高,還有誰像我這麼高的。」突然間,我們就低下來了,而且比誰都低。這叫流淚谷。弟兄姊妹,聖經真有意思,我們走在這大道上,走著走著,一步一步越來越高,結果,主把我們帶過一個流淚谷。

  谷有什麼特點呢?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我們在這山谷裡,東張西望,什麼都沒有,幸好,天還是開的!所以,我們就只能看天。我們的經歷是什麼呢?乃是流淚之谷。「流淚」這個字的希伯來文,abar,意思就是流淚;abar,還有一個意思,指明一種樹,能產生特別的芬芳,特別的香氣。神帶領我們經歷流淚谷,一步步把我們往下壓,我們覺得痛苦,可是,旁邊的人聞一聞,卻覺得芬芳,「怎麼這麼香啊?」所以我們可以說,雖經香氣之谷,其過程乃是流淚;雖經流淚之谷,其結果乃是產生芬芳的馨香之氣!弟兄啊,常常我們一點味兒都沒有,人一聞,就覺得我們的味道不夠,為什麼不夠呢?我們不肯流淚。哦,聖經真甜美!流淚谷苦不苦?苦!香不香?香!難不難?難!芬芳不芬芳?芬芳啊!我們想有復活早晨的芬芳,就要經過流淚的夜晚。我們在大道上,越往上走,越走越高;現在,我們所經過的,乃是流淚之谷。太好了!

  不僅這樣,abar 這個字,也引伸出「渡河的人」(river crosser)的意思。希伯來人為什麼叫希伯來人?就是他們是渡河的人。希伯來人這個字,就是從這裡來的。經過流淚谷,什麼叫「經過」呢?譬如說,秋天滿山楓樹火紅,人從山路間開車過去,過去以後就過去了。這個經歷好不好呢?好。美不美呢?美。有沒有結果?沒有,只是一個過程。我們在教會中,常常聽見人說他經過許多過程,但是,有的人經過,就只是經過;有的人經過以後,就產生了希伯來人的見證。弟兄們,我們在經過時,受了許多苦,受了許多糟蹋,受了許多人在肉體裡的羞辱,但是,有的人經過,他就產生諸多的抱怨、難過、傷心;也有的人經過以後,他就成為一個釋放出香氣的谷 ── 這個經過,叫他成為一個過河的人;這個經過,叫他成為一個希伯來人;這個經過,叫他成為神的一個見證。這是何等一件事啊!他經過一個被構成的過程,流淚的谷。

  「谷」,是個活的字,不是個死的字;它是加深的,我們經過這谷,不知道為什麼,會覺得這谷越來越深,越來越難。經過流淚之谷,結果,我們就「叫」這谷變成泉源之地。前面說,燕子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那個「菢」就是這裡的「叫」。燕子「菢」雛,就是下蛋生養;當我們經過流淚谷的時候,也有一個「叫」,有一個「生養」。因為,「菢」就是這裡的「叫」。「經過流淚谷,『叫』……」這是說,我們以為我們在哭嗎?殊不知,我們在哭的時候,有一個生命就生出來了!「叫這谷變為泉源之地」,或說,叫這谷變成泉和源。泉和源,絕不是挖出來、做出來的,乃是生出來的!當我們經過流淚之谷,一面來說,這個經過叫我們被構成為神的見證;一面來說,這個經過就叫我們生出泉源之地。

  弟兄啊,聖經真好,我們讀聖經,讀到後來,都要說:「神啊,我簡直不知道要怎麼來敬拜你!」我們以為經過流淚之谷,乃是要受苦,聖經卻說,不!當我們往上走的時候,我們的經歷卻是到深谷裡;當我們到深谷裡流淚的時候,我們就發出芬芳之氣了。這個「經過」的本身,叫我們成為一個見證了。我們所經過的苦,只有越來越深,而結果呢?從我們身上就「菢」出、產生出泉和源來了,就「叫」這谷生出泉源之地了!

  並有秋雨之福蓋滿了全谷。我們一聽到秋雨,都覺得時序非常晚,大約十或十一月了,但在以色列,每一年的第一場雨,就叫作秋雨。所謂的秋雨,就是一年之中的第一場雨,來解除一切的乾渴,來解除一切的乾旱,來解除一切的不生長,來解除一切的摧殘。雨來了,一切問題都解決了。弟兄啊,就著我們來說,當我們經過流淚谷、有這樣被主製作的經歷的時候,我們這個人就開始生發出泉和源了;就著神來說,當我們生發出泉和源的時候,神就願意和我們同工,祂要把雨降在我們的身上。親愛的弟兄啊,跟隨主真奇妙,有時候,我們看見弟兄姊妹的粗野,弟兄姊妹的任性,弟兄姊妹那樣在肉體裡,那樣沒有基督,我們都覺得痛苦,但是,再回頭想想,經過這樣的過程以後,我們不是成為泉了嗎?我們不是成為源了嗎?我們不是生出泉和源了嗎?我們不是更多的成為人的祝福了嗎?

  剛開始,我們告訴主,「主啊,我真的愛你。」主就叫我們在大道上走,走一走,沒想到,就走到谷裡去了。走到谷裡以後,我們有完全的失望,但是,基督在上面,祂沒有改變!我們再走走,越走越深,越走越深,覺得無路可走了,奇怪的是,這個「經過」就叫我們改變了!現在的我們,比以前可能更柔軟了,也不再那麼有把握了,對主的渴慕,不再是「主我愛你,你也愛我」,而是「主啊,但願我能愛你,也更多享受你來愛我」。不僅這樣,我們身上的香氣也出來了。教會中雖然還有許多聖徒受摧毀,叫我們覺得傷痛,但另一面,神就說:「你怕什麼呢?你如果有泉,你如果有源,他們不回來嗎?你若有生命,你若有供應,他們不回來嗎?」弟兄們,神要說:「你是看今天,我願意告訴你,我願意製作你,但願在你的身上生出泉和源來,在你身上發出香氣來,在你身上產生見證出來;在這時候,我也要與你配合,當你這樣來跟隨我的時候,我就把秋雨降下來,除去一切的乾旱!」

  弟兄姊妹,我們的流淚,是叫我們改變;我們的流淚,是叫我們有香氣;我們的流淚,是叫我們能夠生出泉和源來。當我們在艱苦中、越走越為難的時候,也就是我們對主的信託,越來越多的時候;在這樣的信託裡,我們說:「主啊,謝謝你,你把秋雨降下來了!」這個時候,我們身旁愛主的人就多起來了,奉獻的人就多起來了,福音的門就敞開了,神的祝福就顯明了!

  無論經過什麼樣的遭遇,我們要問自己這幾個問題:第一,這個經過,有沒有叫我們更有見證?第二,這個經過,有沒有叫我們發出更多的香氣?第三,這個經過,是不是越來越艱難?第四,這個經過,是不是叫我們流出泉和源來?第五,這個經過,是不是叫神降下秋雨來和我們配合?弟兄啊,主有秋雨降下來,祂替教會所開的福音的門,大到我們根本作不了,應付不了!我們只能說:「主啊,你作得太多,我們人太有限,但是,謝謝你降下秋雨之福啊!」所謂秋雨,就是第一場雨,在經過大乾旱,大的摧殘,大的折磨以後,主降下雨來,蓋滿了全谷。

力上加力,到錫安朝見神

  詩篇八十四篇七節,「他們行走,力上加力,各人到錫安朝見神。」這裡的「行走」,這個字在希伯來文是指用腳掌來踏的行走,也可以說,一步一腳印。換句話說,沒有一部汽車帶我們,沒有一架飛機載我們,也沒有一個人來攙扶我們;我們若是要走,每一步就得用腳掌踏著來走,一步再一步的走。弟兄啊,這個行走,真是叫人太有感覺了!大多的人是坐在那兒,要人抬著他去愛主,要人背著他去跟隨主,他的腳永遠不沾地的;他來聚個會,好像是來面子的,可是我們也不敢跟他說:「那你就不要來,我根本沒面子。」或說,「那你就不要來,神才有面子。」我們只敢說,「歡迎你下次再來。」很少人能說:「主啊,教會要建造,我一步一步地走;教會要得幫助,我一步一步地走;教會要得復興,我一步一步地走;聖徒要成長,我一步一步地走。我的每一步,我的腳印,都在那個地方!」這就叫作勞苦。所以保羅才說,「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十15)他的腳是有意義的,一步一步走過去的。

  親愛的弟兄啊,詩人說,他們行走,怎麼行走呢?他們是用腳掌來行走。「行走」這個字衍生出來,就產生了一個旅程。換句話說,我們不是漫無目的,東走西走,我們是用腳掌在走,而這個走就成為一個旅程。當我們有這旅程的時候,我們是非常專注的,非常注意我們的目標。我們是照著那目標來行走,根據那目標有行動。

  力上加力。這個力與第5節的力,不是同一個字。對我們來說,靠主而有力量,我們就力上加力,但寫詩的可拉後裔就說,「不!這個力不是那一個力,這兩節聖經不能這樣湊起來的。」「力」這個字,跟 haya(有活力、生命力)這個字有關,可是又不是 haya,而是 hayilhayil 就是力,引伸出來的意思有:非常有效率(efficient),非常有美德(virtue),很有財富(wealth),甚至於像一個軍隊(army)。他們行走,力上加力,不是說有一個朝氣,像行進的部隊一樣,把某一個區域教會拆毀掉,好叫他們的旗幟可以插上去。這裡的力,一點不是外面的力,乃是一個美德啊!有的人行走,就給人感覺英俊瀟灑,非常迷人;有的人行走,就帶著他的正直,帶著他的財富,帶著他的美德,帶著他的所是。

  他們行走,力上加力;這個力不是僅僅一個力量,這個力就好像波阿斯對路得說:「女兒啊,你是個有力(hayil)的女子。」中文就譯作「女兒啊,你是個賢德的女子」(參得三11)。賢德這個字,就是這裡的有力;這個力,在一位姊妹的身上構成為賢德了。換句話說,這個力彰顯在哪呢?彰顯在賢德上,彰顯在朝氣上。神需要一個人,他是有賢德的人,他是有力量的人哪!有的長老軟趴趴的坐在那兒,心裡想「這些聖徒都是我帶的,這些弟兄姊妹都是我服事的」,這也是一個力,不過很醜就是了。也有的人往那兒一坐,人問他作什麼?他說作弟兄。什麼樣的弟兄?睡覺的。這也是一個力,也是一種表現哪。他們行走,力上加力;這是說,他們行走的時候,乃是越走越豐富,越走越有美德,越走越有神,越走越把賢德走出來,越走越把神聖的豐富走出來!

  各人到錫安朝見神,這個翻譯不好,更達意的翻譯是:各人到錫安讓神看看(to be seen by God.)。從七十三篇「神實在恩待那些以色列清心的人」開始,教會一路成長,長到八十四篇,各人就走到神面前了。弟兄姊妹,我們來跟隨主,越走,我們就越讓神來看一看;走到後來,我們就走到了錫安。各人到錫安朝見神,我們通常領會,走到錫安膜拜神,「主啊,我終於走到山頂了,哈利路亞!」不!神要說:「手拿下來,頭抬起來,讓我看看,你怎麼一想見賺錢,什麼都不要了,你是作什麼的呀?你怎麼一說到愛主,服事主,你就畏畏縮縮,說到買彩票,你就買那麼多,你是作什麼的呀?」弟兄啊,我們如果認識,我們這一生來過教會生活,乃是要讓神來看一看的,那有多好!

  哦,這節聖經真是太嚴肅了!有時候,我們希望聖經不要有這一節,力上加力沒有問題,讓神看看我們不敢。弟兄姊妹,我們敢不敢讓神看看?找職業沒有錯,總得有人做事,這是很健康的,但是,在我們找職業這件事上,有沒有讓神來看一看?我們行走,力上加力;我們一步一步地走,一步一腳印的走,當我們這麼走的時候,神聖的所是在我們身上不斷的構成,叫我們成為豐富的,叫我們成為有美德的,叫我們成為賢德的,叫我們成為強壯的,叫我們成為可爭戰的。但到末了,神說:「不,不是力的問題,是我來看你的問題。你能不能讓我看一看?讓我來鑒察你一下。」

  各人到神面前,讓神來看一看。哦,我們每個人到神那裡去,給神看一看!對有些人來說,可能他一輩子,就是來做禮拜的,他想:基督反正是為著我的,教會反正是給我消遣的。但是,神說:「你要走嗎?你要走,就好好地走,一步一步地走,不要搭快車。」弟兄們,我們要起來說:「主啊,我要走!我越走,的確是力上加力,美德加美德,豐富加豐富,爭戰的能力再加爭戰的能力,我能夠像路得那樣,成為一個有力的人啊!」又說:「我到這裡來,我是作什麼的呢?我是來給神看一看的。神啊,求你看看我,我願意給你鑒察!」

  力上加力,多甜美啊!給神看看,多可怕啊!但是,神喜歡我們來走,越走越好,越走越好,走到末了,來到錫安,讓祂鑒察,讓祂來看一看我們。弟兄們啊,如果我們有這樣的認識,我們哪敢摔雞蛋在長老身上?請問,摔雞蛋可以給神看嗎?弟兄們啊,我們要學習說:「主啊,但願我真是像這裡說的一樣!我是以你為力量,我是想往錫安大道,我這樣走的時候,許多人因著我來一同跟隨你。不僅這樣,我也有一個經過;這個經過,叫我被構成;這個經過,叫我流淚;但是,流淚叫我產生了香氣。經過流淚谷,就叫我至終成為生養的,所以,我就生出了泉,生出了源。神啊,這時候,你降下秋雨,你來與我配合,你來祝福我。」然後,還要說:「但願我們行走,力上加力;我們一步一步地走,沒有叫便車,沒有攀附誰,或跟上誰。主啊,我們只有跟隨你,一步一步地走,而越走越有美德,越有豐富,越有能力,越能爭戰。」這樣力上加力,是為什麼呢?「主,是為著讓你來鑒察我們啊!」

  所以,「耶和華 ── 萬軍之神啊,求你聽我的禱告!雅各的神啊,求你留心聽!(細拉)」(詩八四8)這個時候,他覺得非常的嚴肅了,一點沒有興奮,也興奮不起來,「主啊,我這樣實際的過教會生活的時候,請你聽我的禱告!」雅各的神,就是製作我們的神。求你留心聽,也可譯作:求你側耳聽。側耳聽就是很專注的聽。主啊,求你專注的聽!然後,又是一個細拉。(韜)

(2007/12/25am 多倫多)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