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

 

舊約讀經-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第四篇 事奉者的懦弱

第四篇 事奉者的懦弱

詩篇中的教會成長(卷三)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前 言

  七十三、七十四是連續的兩篇,說到教會受了摧殘。在七十三篇,因為我們是這樣的宗教,我們就不懂什麼叫做清心的要神;因為我們不懂得什麼是清心的要神,我們無形中就給教會畫出了我們想像中該有的情形,這樣,我們就在教會中帶進了各種的難處。弟兄姊妹,沒有人可以傷害教會,是聖徒自己傷害教會;聖徒所以傷害教會,是因為他們不懂得如何清心的、只要神自己,所以才有人為組織的利益,在會中強調一個語言,一個職事,一個出版……。這些都不在聖經裡,卻能把許多的聖徒都擄掠過去。不僅這樣,那些被擄的人,心中所要的不是基督自己。我們如果要基督自己,這些話來了,我們立刻就能覺得,這不是聖經的話,這不是神的話,這不是聖靈的話,這也不是我們需要的話;我們也立刻知道,這些話會帶進教會中不健康的宗教的情形。

  多年來,主藉著祂的僕人的工作、帶領、幫助,的確叫我們加倍的愛祂,因為我們這麼愛祂,我們都會盼望能夠有一點功用,能夠長出功用來,能夠祝福別人,能夠有一點生命的流露,也能夠為主做一點工作,這些都是最好的事,卻不知道,就算最好的事,也能不知不覺,叫我們失去神自己,在神之外,產生了愛慕。所以若有人說,「你若跟從這一個,你就有用了;你若跟從這一個,你就能做什麼了;你若跟從這一個,主就能怎樣使用你了。」立刻,我們就墮落到基督之外的屬靈事物裡面去了。也因為這樣,就帶進七十四篇,有野心的人進到教會生活中來,摧殘一處一處的地方教會,然後把教會當作他們的俘虜。他們來先是用大聲的吼叫,然後改變了旗幟,然後傷害老練的、能供應生命的,隔離他們,叫他們不再能成為眾教會的幫助,然後再用斧子、捶子,敲碎所有聖靈的工作(詩七四4~6)。

  讀到那段,我們真有一個感覺:「主啊,為什麼你許可教會這樣的荒涼?」主就回答:「是,現在我要審判了,但是,我審判的方法和你的不一樣。我審判的方法,第一個,我告訴你,我有我的時候;第二個,我叫一切荒涼的時候,也就是我該得著柱子的時候。在我審判的時候,我告訴你,我已經立了許多地上的柱子。」(詩七五2~3)所以,我們到這裡走走,看到有愛主的;到那裡走走,也看到有跟隨主的;到這裡走走,看到主在工作;到那裡走走,也看到主在工作。在七十四篇,聖經強調,當一個教會受摧殘的時候,我們要出去看看全地,因為神自古以來為我們的王,在全地中施行拯救(詩七四12)。我們一看全地,就能從自己那狹窄的、受壓抑的、受打擊的、覺得沒有出路的環境裡出來。

  七十五篇告訴我們,當我們到全地去看的時候,要會看柱子。親愛的弟兄啊,不僅這樣,神說:「我告訴你,人在那裡喊喊叫叫,人在那裡挺著頸項,人在那裡說狂傲的話,人在那裡舉起號角的時候,我要說,真正的高舉是從我而來的,只有我才是斷定一切的!我怎麼斷定呢?我不打,我不殺,我不製造車禍,我只暴露。我要藉著暴露,給每一個人一個悔改的機會。」這就是七十五篇末了一句甜美的話,耶和華手裡有杯,杯中有攙雜之物,祂把它倒出來,惡人就來喝這酒的渣滓,而且喝盡。什麼叫惡人?就是不以基督為中心的人。惡人自然就在基督之外尋找惡事,喝醉了酒,結果就被暴露出來。神為什麼要來暴露呢?只有暴露,才能真正的把一個人顯出來,給人認識,也叫自己有一個悔改的機會。

  神作工奇妙,神說:「我也不打人,我也不罵人,我也不叫他短壽,我也不叫他撞車,我也不罰他生癌,我也不叫他心臟病、腦充血,這些我都不作,我就是倒點酒給他喝,叫大家看看,他到底是怎樣的人,藉此給他一個悔改的機會。」因為有這美好的一位神美好的作為,就有七十六篇最美麗的兩節聖經,「在猶大,神為人所認識;在以色列,他的名為大。在撒冷有他的帳幕;在錫安有他的居所。」我們說過,錫安這個字的字根,有構成的意思。撒冷有帳幕,我們可以進去,我們可以出來,我們可以住在其中,我們也可以度假旅遊;但是,神所要的,不僅僅是人住在帳幕裡,神更要人住在錫安。神要人不僅享受神,也要有神聖的構成;神構成在我們這個人的裡面,這構成就叫我們成為一個引導的柱子。這一個柱子是大家可以看得見的,大家可以享受得到的,大家可以跟隨的,大家可以從他得益處的,大家可以從他得幫助的。

  常常我們說:「神哪,你弄錯了,怎麼能這樣呢?」神就會說:「你知不知道,我的兒子,主耶穌,祂就是一個見證。」主耶穌在地上的時候,作了一個見證:有一個商人,出一切的代價,要尋找一個好珠子,等他找到這個好珠子以後,他就把一切都變賣了,來得這個珠子。這個珠子是誰?一面來說,這個珠子就是教會。我們的主把天上的榮華撇棄了,來成為一個人,來成為一個木匠,來成為一個被人藐視的人,來死在十字架上,為著什麼?為著來得這個珠子。一面來說,這個珠子也是我們。神要說:「我許可許多的損失,我出了很大的代價,為什麼呢?為著叫你能夠成為錫安的一分,叫你成為一個引導的柱子。這個柱子就成為教會見證的根源了。」

  弟兄們哪,我們過教會生活,不是彼此相愛就好了,乃要看見:這裡有柱子啊!教會生活不能只有耶路撒冷的帳幕,更要有錫安的居所;神說:「我不是要帳幕,我乃是要居所!」所以,神會做太多奇妙的事,來得著這一個柱子。在神看來,有許多人、許多事,都是祂使用的器皿,為要來得著這一個錫安的柱子。主常常藉著一些弟兄姊妹,叫我們受打擊,叫我們受折磨,叫我們受摧殘;這個時候,有的人就唉聲嘆氣,有的人就被模成、構成柱子了。環境可以摧殘人,環境可以造就人。我們也許問:「神把他們犧牲了,就為著我,那神不是不公平嗎?」不,神是願意我們成為柱子,好叫他們也悔改啊!記不記得,神不是也把以色列人放到一邊,為要得著我們這班在新約裡的人嗎?祂得著我們這些人以後,我們就會幫助他們一同來悔改。弟兄們哪,看見基督、看見教會的人,就要起來說:我的神永遠不會錯啊!

  七十六篇五節,「心中勇敢的人都被搶奪;他們睡了長覺,沒有一個英雄能措手。」這裡說到睡覺。我們一讀到睡覺,天然的人可能就領會,心中勇敢的人被掠奪後,他們就睡覺了,為什麼睡覺呢?因為神來斥責以後,他們就不敢動了。但是,我們更願意領會成,他們看見一個更光華、更榮美的,他們就知道:「所有我的勇力,所有我的騎馬坐車,都沒有價值了,我寧可成為一個睡覺的人!」詩篇是很特別的一卷書;在新約聖經,睡覺是不好的,保羅的書信常提醒聖徒們,要醒過來!只有詩篇說,我們越會睡覺越好,「你們清晨早起,夜晚安歇,吃勞碌得來的飯,本是枉然;惟有耶和華所親愛的,必叫他安然睡覺。」(詩一二七2)弟兄姊妹,教會建造的祕訣在哪兒?睡覺!我們作什麼?安息!安息在神的裡面。這裡說,勇敢的人,坐車的人,騎馬的人,都睡覺了,為什麼呢?我們的神太好了!一遇見這位神,我們就願意停下一切勞碌、追求,安息在祂裡面。

  但是,下面又說,「人的忿怒,要使你得稱讚;你要以你的餘怒束腰。」(詩七六10,恢復本)我們的神好像也有怒氣,可是馬上束腰,換句話說,祂不發出來,只是作出一點警告的表情和聲音。當祂以餘怒束腰的時候,我們要快悔改。從頭到末了,神沒有砍掉領袖的頭,也沒有將地上的君王斬足截肢,好像神怎麼發脾氣,也沒有脾氣。真是奇妙,我們呼籲說:「神啊,為你自己伸訴吧!」神就說:「我什麼時候有冤?都在我的主權裡啊!」我們說:「神啊,你起來作事吧!」神就說:「你要我作什麼?」「發點脾氣吧!」神說:「好!」這時候,詩人立刻就說:「快許願,告訴主:主啊,以後那有渣滓的酒我不喝了,我只要你啊!主啊,以後那些摧殘教會的事,我不做了,我願意把貢物獻給你,我願意把我自己當作貢物獻給你!」七十五、七十六這兩篇的確好,感謝主!

  但不幸的,又來兩篇雪上加霜篇。前面兩篇像雪,下面這兩篇像霜。詩人述說,不僅聖徒有問題,不僅野心家來侵略、佔有、擄掠神他的教會,如今,教會中那些老練的,愛主的,為著教會流淚的,為著教會禱告的,也都是懦夫啊!這首詩是耶杜頓的作法,耶杜頓是歌詠長,帶領唱詩班的人。換句話說,這首詩是給眾人來唱的。唱什麼呢?唱長老無能,長老站不住,使徒們沒有用,主的僕人們一個個退台啊!為什麼主的僕人遇見野心家的旗幟,就顯得懦弱無能,甚至妥協退後呢?有人就說,他是不得已的。不!弟兄啊,這話可以同情,不能同意,全宇宙中,只有一個人做了不得已的事,就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不得已,才叫祂來成為人;不得已,才叫祂來受死;不得已,才叫祂來受苦;不得已,才叫祂來受煎熬。若不是這樣,我們就不能得救啊!除此以外,還有誰能叫我們不得已的呢?只有我們的主,經過一個真正的不得已,其他的「不得已」,都是我們的妥協,我們的政治啊,我們的考量。

內在:事奉者的懦弱

  七十七篇一至三節,「我要向神發聲呼求;我向神發聲,他必留心聽我。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地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我想念神,就煩燥不安;我沉吟悲傷,心便發昏。(細拉)」這位弟兄好不好?真好!我們很少能找到一位這麼好的弟兄,他的名字叫「屬靈」,外號叫「沒出息」。屬靈的人,不一定都有出息;有出息的人,常常不屬靈;所以,神和人很難找到一個交點。這位詩人的確是個屬靈人,而且他的確是一個認識神的人。他說,「你叫我不能閉眼;我煩亂不安,不能說話。我追想古時之日,上古之年;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我的心沉思默想,我的靈也仔細省察。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們,不再喜悅我們嗎?難道祂的慈愛永遠止息,祂的應許世世斷絕嗎?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住祂的憐恤嗎?細拉」(詩七七4~9,恢復本)

  請看,他屬靈不屬靈?他愛不愛教會?他的確屬靈,他也的確愛教會。他屬靈到一個地步,有呼求,有尋求,也不住地舉手禱告,他的魂,他的靈,都擺進來了。他是一個全人,全心,全魂,全靈,一切都為著教會見證的人。他是這樣好的一位聖徒,又是滿了在聖靈裡的憂傷。當他看見仇敵來砍伐林中的樹木,當他看見仇敵用斧子、錘子來打碎聖靈雕刻的工作,他的裡面真是沈重啊!所以他說:「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

  在夜間,很少人唱進行曲;在夜間,人是唱小夜曲。一個孤兒在外面,晚上無家可歸,看見別人的房裡,一個媽媽推著搖籃在唱歌,他是什麼感覺?「我想起我夜間的歌曲;我的心沈思默想,我的靈也仔細省察。我是何等的憂傷啊!這情形怎麼得了,難道主要丟棄我們嗎?難道祂的慈愛永遠止息,祂的應許世世斷絕嗎?難道神忘記開恩,因發怒就止住他的慈悲嗎?細拉。」細拉,就是安靜一會兒。為什麼呢?他說:「我這一問,我身上就冒汗了,所以要安靜一會兒。」

  「主啊,你看看教會的情形,本來我們多喜樂,現在我們多憂愁;本來我們多彼此相愛,現在我們怎麼連招呼都不能打了?」我們要學習,在最艱難的時候,安靜一會兒。我們感覺,「主啊,我們是真的被丟棄了,你好像不喜歡我們了。主啊,你的慈愛真的止息了,你的應許斷絕了,你忘記開恩了,你也發怒就止住你的憐恤了。主啊,古時之日,上古之年,你是我們的主多少年了!多少代以來,你記念我們,祝福我們,今天怎麼會這樣呢?」這時候,神就說:細拉。

  我們不要小看細拉,基督徒都需要細拉。有時候,人在會中吼叫、怒罵,最需要的就是細拉,安靜一會兒。安靜一會兒,大腦就恢復了清醒,就開始又有智慧了,就知道我們到底是誰了。當詩人問了三個「難道」以後,這裡就來個細拉。神說:「等等,你太興奮了。」一有細拉,他就安靜下來了。前面他滿有負擔,「主啊,難道你這樣嗎?難道你這樣嗎?哦,主啊,完了、完了!」神說:細拉。這一細拉,真的話就出來了,「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但我要追念至高者顯出右手之年代。」(詩七七10)神根本沒問題,是我們自己沒出息。

  前面他完全給自己抓到一個情操裡面去了,有一個情操情緒把他控制了,現在,他安詳下來。一安詳下來,他就看見:神從來沒有改變!上古的神如何,今天的神照樣如何;以前的神如何,今天的神照樣如何。弟兄姊妹,如果我們有這樣一位神,我們又害怕什麼呢?我們還會怕教會有難處嗎?我們還會怕當初的信仰錯誤嗎?我們還怕怪誰沒有作好長老嗎?我們還會說沒有人某某人,全教會都平安了嗎?不會!弟兄啊,人真是古怪,人是天性裡懦弱的;連信主、愛主了,還不肯受浸,不也是一種懦弱嗎?「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

  「現在我知道,誰也沒有難處,我的神,從亙古到永遠,從來也沒有改變!」是的,神要說:「我是神!我這位神永遠是獨行奇事的,我這位神永遠是不在南,不在東,不在西,而在北方的獨一的神。我不改變,我的旨意不改變,我的工作不改變,我的經綸不改變,我會許可許多的事發生,為要把你培養成一個錫安,培養成一個柱子,結果當事情來的時候,你卻成為一個懦弱的人!」所以細拉以後,詩人才領會說:「哦,主啊,這是我的懦弱!」

人不肯為主在教會中的權益站住

  有人說:「我要走主恢復的路,走地方教會的路。」別人就問他:「如果這樣,你的小孩怎麼辦?你的親朋好友怎麼辦?」不要以為跟隨主容易,跟隨主是件榮耀的事,但是,主總有一天把我們帶到一個地步,要暴露我們,看我們到底是為真理,還是僅僅跟隨一個潮流?到底我們是有神聖的託付,還是僅僅跟隨一個群眾?到底我們是活在群眾運動裡,還是活在基督裡,為著祂的見證而站住?我們看過,太多弟兄姊妹,有太多的理由,他們對真理是清楚的,可是,太多的理由都暴露他們是懦弱的。

  教會是基督生機的身體,不是人為的組織。凡是說組織沒有問題的,只有三個可能:第一,他還是青少年,青少年不清楚什麼是問題,人講兩篇道,他就被鼓動了。第二,他不關心,凡是不關心的,永遠沒問題。人不關心的時候,什麼都可以。第三,對許多聖徒來說,他不是太年輕,判斷力不夠;也不是不關心,一切無所謂;對好多聖徒來說,都是懦弱。為什麼不能走地方教會的路,為什麼不能走神見證的路,為什麼不能與神一致,為什麼不能在神的工作裡來與神同工,為什麼?我們就要說:「這乃是我的懦弱。」

  有人說:「我想想家庭,我想想朋友,我想想鄰居,我想想跟我在一起的弟兄姊妹,我想想教會生活,我想想大環境,我想想中環境,我想想小環境,我想想家庭環境,我想想會所環境,再加上教會環境,我還是決定跟著他們喊叫吧。」也有人說:「反正我只是喊叫,回去還是作我該作的。我絕對沒有離開基督的路,我只是應付一下就是了。」弟兄啊,不是應付一下;應付一下,就是我們的懦弱!教會為什麼失敗?為什麼受摧殘?第一個,大家太宗教,不清心,在基督以外都盼望什麼;第二個,因為有別的盼望,所以野心者就來插另外一個旗子;第三個,那些老練的,屬靈的,帶頭的,有學習的,能影響聖徒的,都懦弱了!不能起來為主說話,不能起來真正的跟隨神。

  哦,詩人講了三個「難道」以後,神說:「細拉,安靜一下。」這安靜以後,「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啊!」親愛的弟兄,我們見過太多的弟兄到後來不肯為主的權益站住,無論他們有再多的理由,總歸一個,就是懦弱。請問,我們到底怕什麼?我們實在是懦夫啊!我們若覺得這條路是主要我們走的,就走吧;如果主沒有要我們走,我們走在其中作什麼呢?走吧!不要變成一個懦夫,在那裡混碗飯吃。不要說不留在那裡面,我們就無路可走;一個基督徒,一個主的僕人,難道不能自己走出一條路來嗎?我們到哪裡都可以走啊。我們要學亞伯拉罕,神對亞伯拉罕說的話真好,「你舉目向東西南北觀看;……你起來,縱橫走遍這地,因為我必把這地賜給你」(創十三14,17)哦,多豪邁!亞伯拉罕就起來跟隨主。哪像今天主的僕人,舉步唯艱,瞻前顧後,懦弱不懦弱?懦弱!

  弟兄啊,今天沒有人關心教會怎麼樣,沒有人關心教會的聖徒怎麼樣,沒有人關心聖徒現在在哪裡,沒有人關心他們現在有沒有得餵養;只有野心家關心,有沒有把他們的旗幟插在那裡,叫教會屬於他們,這算什麼,能這樣嗎?!聖徒的好處不管,聖徒的益處不管,聖徒的成長不管,聖徒屬靈生命的存留不管,聖徒將來能不能往前去也不管,只關心自己的旗子有沒有插上去,何等的羞恥!但是,弟兄啊,許多時候,神也要說:「野心家要負責任,你也要負責任。他們負的責任是他們的野心,你負的責任是你的懦弱 ── 你看見聖徒要被摧殘了,嚇都嚇得要死,一句話吭不出來!」弟兄啊,到底有什麼可怕的?真理在這裡,神的話在這裡,主耶穌的話在這裡,到底怕什麼?

  「我便說:這是我的懦弱。」詩人還是屬靈的,不過要注意,他是個老弟兄,老了,無論多屬靈,他沒有站起來,到末了也沒有站起來,只說了一些很好聽的話,「但我要記念至高者右手所賜的年代,我要回想耶和華所行的,因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我也要默想你一切所行的,默念你的作為。」(詩七七10下~12)

對神的啟示

  詩篇七十七篇十三節,「神啊,你的道路是在聖所中;有何神明大於神呢?」他的確有啟示,不僅有啟示,他和神的關係何等的親密!他曾經因為想念神,就悲嘆不安,又因著哀怨不平,靈便發昏,但是,現在他能宣告,「神啊,你的道路是在聖所中!」又說,「你的道路在海中;你的路徑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詩七七19,恢復本)道路在聖所中,是一個原則,「神啊,你所有所做的事,都是為著你的教會;你所有所做的事,都是藉著你的教會;你所有所做的事,都是你和你的教會同工而做成的!」怎麼做呢?他說:「你的道路在海中。」如果海底下有道路,我們從哪裡去找呢?這道路完全看不見,在海裡不應該有路,雖然不應該有路,神的道路仍在海中!有時候我們說:「主啊,你在哪裡?」主就回答:「我的道路在海中!我的道路在聖所中,在教會裡,所以,你過教會生活就好了。我祝福教會,帶領教會,扶持教會,建造教會,但是,在我建造的過程裡,我的道路是在海中的。我建造的方法完全不是你所想的。你可以勞苦,你可以在我的法則裡來勞苦,但是,那個路卻是我來度量的。」

  「你的路徑在大水中。」路徑就是有許多的路。你獨一的道路在海中,你的許多路徑在大水中。神主要的路是在海中,然而,祂許多的路是在大水中。換句話說,我們來看的時候,我們是看不清楚的。雖然看不清楚,我們仍記得一件事,神的道路是在聖所中,我們要好好過教會生活;在教會生活裡,是有一條路。但是,要注意,當我們活在教會的時候,我們看那條路並不好走,我們會說:「教會應該怎麼走啊?教會怎麼辦哪?」我們看教會好像沒有了,看那個弟兄丟了,那個弟兄出問題了,那裡又出事了。事實上,就算沒有組織、沒有野心家來擾亂,教會也是個頭痛中心。教會是作什麼的?就是管我們頭痛的。教會生活本來就是滿了頭痛的。

  我們看一看教會,就說:「主啊,我們怎麼往前?」
  神就回答:「我的道路是在教會生活中。」
  「怎麼帶領教會啊?」
  「我獨一的路在大海中,我許多的路徑在大水中;你要清楚這是什麼,不可能!你若清楚了,你就來做神算了!」
  「神,你叫我這麼不清楚,我們怎麼辦?」
  「我就是教你不知道怎麼辦,你才好投靠於我,你才好向我禱告, 你才能更多住在我裡面,你才能更多地需要我啊!」

  所以,我們就起來說:「神啊,我何等敬拜你!你的道路在聖所中,在地方教會中,不僅這樣,你的道路在大海中,你的路徑在大水中。」末了又說:「你的腳蹤無人知道。」

  到後來,詩人站起來沒有?還是沒有!按理說,當他說「這是我的懦弱」以後,他就有了光,他就要站起來,剛強起來,結果還是沒有。反而,他又講一篇屬靈的道,「你的道路是在聖所中,你的道路在大海中,你的眾路徑在大水中,你的腳蹤無人知道,阿門!」哎呀,人真難,真麻煩。因為這樣,就帶進下一篇。下一篇,不是說誰差勁,是說沒有不差勁的,我們都失敗了。

整體:神百姓的墮落

  教會乃是不健康的集大成,在教會中,聖徒們跟隨主的時候,花樣真多啊!這一篇,可以說是描述人的失敗和神的復興,人不斷的失敗,神不斷的復興。人不斷的失敗,神不斷的復興。

  以法蓮子孫。雅各有十二個兒子,其中一個是約瑟,約瑟後來又有兩個兒子,以法蓮和瑪拿西。以法蓮是萬萬,瑪拿西是千千(申三三17),這兩個是特別蒙祝福的,卻又在心中試探神,「給我水喝不夠,給我肉吃才行!」我們總是不斷地要一個東西,不斷地試探神。神雖然祝福了,我們卻是貪得無厭的。

  我們禱告時常常說:「主啊,我把自己奉獻給你。」
  主說:「我才不信呢?」
  「主啊,我這個家是你的。」
  主說:「你騙誰呀?」
  「主啊,我愛你到極點了!」
  主說:「你東張西望。」

  我們不知道為什麼,用口讚美祂,用舌向祂說謊,我們的心向他不堅定,在祂的約上不忠信。即或這樣,祂還是穩妥地把我門領到聖地的邊界。

  六十至六十四節描述教會中的一些人。祭司,就是服事的人。寡婦不哀哭。換句話說,那時候,寡婦已經完全冷了。寡婦應該哀哭的,因為所愛的人死了,自己是無依無靠了,但這時候,寡婦已經不哀哭了,這個人完全沒有感覺了。有一天,神來審判的時候,會到一個地步,少年人被火焚燒;處女也無喜歌。祭司倒在刀下,寡婦也不哀哭。

  詩篇七十八篇沒有調子,只說是亞薩的訓誨詩。

神的美德、能力和作為

  一至三節,「我的民哪,你們要留心聽我的訓誨,側耳聽我口中的話。我要開口說比喻;我要說出古時的謎語,是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也是我們的祖宗告訴我們的。」換句話說,詩人說,現在我說的話,都是我們經歷裡的;如果我們沒有經歷,也是我們已過的前面弟兄們所經歷的。第四節,「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為,述說給後代聽。」這裡說到三件事,是向後代述說的:一、耶和華的美德。二、耶和華的能力。三、耶和華奇妙的作為。我們的主有三個特點:祂是有美德的;祂是有能力的;祂是滿有作為的,而且祂的作為是奇妙的。在祂的美德裡,祂彰顯祂的能力;在祂的能力裡,祂運作祂的作為。美德是祂的所是,這美德就是祂的根據,有了這美德,祂就有了能力;有了這能力,祂就產生了作為。一般人是有美德沒能力,或有能力沒美德,或有美德加能力,卻沒有作為,執行不出事來。我們的神有美德,又有能力,又能把事執行出來;哦,我們的神太好了!

  五至六節上,「因為,他在雅各中立法度,在以色列中設律法;是他吩咐我們祖宗要傳給子孫的,使將要生的後代子孫可以曉得;」換句話說,沒有人可以老是說今天如何,總要記得我們有祖宗。沒有人可以一直活在今天,總要記得,我們要為著下面的人活,好一代代地傳下去。不僅這樣,「他們也要起來告訴他們的子孫,好叫他們仰望神,不忘記神的作為,惟要守他的命令。」(詩七八6下~7)

神百姓墮落的過程

  第八節,「不要像他們的祖宗,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輩,向著神,心不誠實。」不誠實,或譯作:不忠信。我們的祖宗怎樣呢?詩人說:千萬不要像他。這不得了,說到老祖宗,詩人先來一句:不要像他。我們說到我們的年長弟兄,倪柝聲弟兄,我們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尊敬、尊重,覺得非常引以為傲。不僅主把倪弟兄賜給我們,主把倪弟兄同時代的俞成華弟兄,汪佩貞小姐,李淵如姊妹,也賜給我們。這些祖宗都是我們很引以為傲的,可是,這裡詩人說:「孩子啊,以色列人哪,你們的祖宗糟糕透了,不要像你們的祖宗那樣啊!為什麼呢?他們頑梗,他們悖逆,他們居心不正,他們的靈向著神也不忠信。」就外面行為來說,他們是頑梗悖逆;就內在的所是,他們是居心不正;就與神的關係來說,他們的靈向著神不忠信。

  第九節,他舉例了,「以法蓮的子孫帶著兵器,拿著弓,臨陣之日轉身退後。」以法蓮,就是萬萬。他說:「我們的老祖宗拿著兵器,拿著弓,去打仗的時候,轉身就逃。」轉身退後,就是逃。換句話說,那最出色的,那得到萬萬的祝福的,遇到打仗的時候,轉身就逃,不能真打仗。十至十一節,「他們不遵守神的約,不肯照他的律法行;又忘記他所行的和他顯給他們奇妙的作為。」神是有作為的神,我們怎麼在這位有作為的神裡,變成一個懦弱的人呢?遇到打仗的時候,立刻就轉身退後呢?

  十二節,「他在埃及地,在瑣安田,在他們祖宗的眼前施行奇事。」瑣安田就是歌珊。以色列人出埃及,是從蘭塞起行;蘭塞和歌珊都在埃及地,非常肥沃的尼羅河三角洲上。瑣安田在世界上最肥沃的一塊地上,可是,神把他們從世界裡帶出來了。十三節,神把海分開;十四節,白天有雲柱,晚上有火柱;十五節,神又把磐石裂開,有水出來給他們喝;十六節,水從磐石出來,如江河下流。雖然這樣,十七節,他們仍舊得罪神;所以,十八節,他們就試探神,隨自己所欲的求食物。二十三至二十四節,「他卻吩咐天空,又敞開天上的門,降嗎哪,像雨給他們吃,將天上的糧食賜給他們。」二十七節,「他降肉,像雨在他們當中,多如塵土,又降飛鳥,多如海沙,落在他們的營中,在他們住處的四面。」

  二十九節,「他們吃了,而且飽足;這樣就隨了他們所欲的。」弟兄姊妹,跟隨主最怕的就是我們有所欲。我們在跟隨主的時候,一有所欲,我們所欲的,就成為那肉,就成為那糧食。當我們滿足那欲的時候,我們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虛空。我們的良心能宣告,人一跟隨宗教組織以後,到後來就有說不出來的虛空。為什麼呢?因為那是在欲裡面所做的事。這是神不喜歡的。神喜歡我們只有神,只要神,只跟隨神。

  三十一節,「神的怒氣就向他們上騰,殺了他們內中的肥壯人,打倒以色列的少年人。」雖然這樣,他們仍舊犯罪。三十三節,「因此,他叫他們的日子全歸虛空,叫他們的年歲盡屬驚恐。」弟兄們啊,一個有神的人,活這樣的一生,真是太痛苦了。我們要求主憐憫,我們要告訴主:「主啊,我不僅有你,求你也叫我的日子不虛空,叫我的年歲不驚恐。」跟隨神的人,他裡面有所欲,在神之外有貪圖,神就叫他的日子都是虛空的,叫他的年歲都是驚恐的。所以,三十四至三十五節,「他殺他們的時候,他們才求問他,回心轉意,切切地尋求 神。他們也追念神是他們的磐石,至高的神是他們的救贖主。」

  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在禱告的時候,又禱告出一些花樣來。三十六至三十七節,「他們卻用口諂媚他,用舌向他說謊。因他們的心向他不正,在他的約上也不忠心。」有一首詩歌說:
   當我們唱詩禱告時候,
   何等願說「獻所有!」
   但前面有更沉重的十字架!
   有更艱難的生涯!

  十字架的路,不是我們所想的。我們太容易向主說:「主啊,我是你的,我把我自己奉獻給你。」但是,有的時候,我們的神也愛聽。就好像小孩騙爸爸,「爸爸,我愛你!」爸爸也愛被騙,因為他沉醉在兒子的愛裡。我們向神說,「主啊,你若這樣祝福我,我就怎樣服事你;你若把這個給我,我就那樣的服事你;你若這樣的帶領我,我就那樣的服事你」;主一聽,也給我們帶領,也給我們祝福。然後主說:「你不是答應我,要服事我嗎?」

  我們就說:「是嗎?我說過嗎?我說過為什麼不記得了?」又說,「如果你把那個給我,我一定會全人事奉你。」

  我們向著主,有許多古怪的花樣!「但他有憐憫,赦免他們的罪孽,不滅絕他們,而且屢次消他的怒氣,不發盡他的忿怒。」(詩七八38)感謝主,神有憐憫。前面說到神的作為,祂分開海,祂讓水從磐石出來,祂降下嗎哪,祂招來鵪鶉;又說,這一班人真是難,話裡面有許多花樣啊!所以現在,神就在祂的憐憫裡帶領我們。神怎麼來帶領我們呢?先是在祂的作為裡,祝福我們,保守我們。為什麼?祂越祝福,就越看見我們不會愛祂,所以,祂就在祂的憐憫裡來照顧我們。憐憫和作為有什麼不同呢?作為是神作一點,我們回應神一點;憐憫是我們不需要回應。神有憐憫,就說出祂知道,我們是怎樣的一個人;祂用祂的憐憫,來遮蓋我們,來赦免他們。39節,「他想到他們不過是血氣,是一陣去而不返的風。」神有憐憫,祂看我們不過是肉體,是一陣去而不返的風,所以才說:我在我的憐憫裡來帶領他們吧!

神的拯救、審判和牧養

  這一篇真是奇妙,奇妙在哪裡呢?四十三至五十一節,神在埃及所作的神蹟。到這時候他才說,照說,他應該先說在埃及,再說在曠野;然而,他是先說在曠野,再說在埃及。在曠野有神的作為,在埃及有神的憐憫。是什麼樣的憐憫呢?神在埃及顯神蹟,水變為血,青蛙肆虐,虱子遍身,蒼蠅成群,畜疫成災,冰雹擊打,蝗蟲遮滿地面……(出七至十一章)為什麼?都是神的憐憫。五十二至五十三節,在這憐憫裡,「他卻領出自己的民如羊,在曠野引他們如羊群。他領他們穩穩妥妥地,使他們不致害怕;海卻淹沒他們的仇敵。」以色列人過紅海,埃及人也要過,但埃及人被淹沒了。五十四至五十五節,「他帶他們到自己聖地的邊界,到他右手所得的這山地。他在他們面前趕出外邦人,用繩子將外邦的地量給他們為業,叫以色列支派的人住在他們的帳棚裡。」

  即或這樣,親愛的弟兄,五十六節說,我們這些可愛的弟兄和姊妹,仍舊是試探、背逆至高的神。「他們仍舊試探、悖逆至高的神,不守他的法度,反倒退後,行詭詐,像他們的祖宗一樣;他們改變,如同翻背的弓。」(56~57)真有意思,這裡描述我們改變,如同翻背的弓。末了他們做一件事,的確得罪神。五十八至五十九節,「因他們的邱壇惹了他的怒氣;因他們雕刻的偶像觸動他的憤恨。神聽見就發怒,極其憎惡以色列人。」他們背棄神,不再以神為神,在神之外有了偶像;他們一有偶像的時候,神就發怒了。

  六十至六十一節,「甚至他離棄示羅的帳幕,就是他在人間所搭的帳棚;又將他的約櫃(原文是能力)交與人擄去,將他的榮耀交在敵人手中;」示羅的意思,就是賜平安,帶進榮耀。神說:「你們這樣背棄我,我就要用另一種方法來祝福你們,不是來審判你們。我怎麼來祝福你們,我要把這示羅的帳幕,就是人間搭的帳棚,和這約櫃,交給敵人,叫他們擄去。但是,在這過程中,你們要受一種的傷痛。」所以,六十二至六十四節才說,「並將他的百姓交與刀劍,向他的產業發怒。少年人被火燒滅;處女也無喜歌。祭司倒在刀下,寡婦卻不哀哭。」這幾句話非常有詩意,也非常叫人悲傷。少年人應該活下去,應該有作為,卻被火燒滅;處女應該滿了喜樂,沒事就唱歌,卻也不唱歌了;祭司,就是服事的人,帶頭的人,也倒在刀下;寡婦已經欲哭無淚,哭不出來了。

  六十五至六十六節,「那時,主像世人睡醒,像勇士飲酒呼喊。他就打退了他的敵人,叫他們永蒙羞辱;」主說,我來了。神好像審判了,神又拯救了;神好像拯救了,又帶他們經過一個審判。在一切都覺得極其無望,極其悲傷時,我們說:「主啊,你在哪兒?你的教會在哪兒?你教會的見證在哪兒?你的子民在哪兒?真正愛你的人在哪兒?真正追求你的人在哪兒?真正跟隨你的人在哪兒?真正以你為大的人在哪兒?」就在這時候,神起來說:「我來了,哈利路亞!」六十七至六十八節,「並且他棄掉約瑟的帳棚,不揀選以法蓮支派,卻揀選猶大支派 ── 他所喜愛的錫安山;」神喜愛錫安山,在這裡,祂「蓋造他的聖所,好像高峰,又像他建立永存之地;」(69)不僅祂得著了祂的教會,教會中也以基督為大。「又揀選他的僕人大衛,從羊圈中將他召來,」(70)大衛,預表基督。「叫他不再跟從那些帶奶的母羊,為要牧養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產業以色列。」(71)真好!這個時候,神說:「我要帶進一個新約的時代。人可以墮落再墮落,失敗再失敗,軟弱再軟弱,叫人失望再失望,但是,我要起來做特殊的工作;我要牧養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產業以色列!」雅各說出神手的製作,以色列說出神聖的見證。牧養雅各,就說出這牧養裡帶著製作;牧養以色列,就說出這牧養裡帶著見證。

  七十二節,「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年輕的時候,我們不會欣賞這一節。年輕的時候,我們不懂,神是按著祂心中的純正來帶領我們;是信主多年、跟隨主多年以後,我們才能說:「主啊,謝謝你!你從來沒有騙過我一次,你從來沒有利用過我一次,你從來沒有把我當做一個工具一次,你永遠待我像你最親愛的兒子,你作一切都是為著我被你構成,你作一切都是為著與我同工,好讓你得著你的見證。」為什麼呢?「你是照著你心中的純正來牧養我們!」光是心中純正還不夠,還有手中的巧妙。神按心中的純正來牧養,用手中的巧妙來引導。所以,祂的帶領美麗極了!祂帶領我們的時候,我們簡直不能相信,神能對一個愛祂的人,有這樣完美的帶領!祂可以動用整個國家,為著叫祂的兒子得益處;祂可以動用整個大環境,為著叫一個愛神的人得益處。求神憐憫我們,能用我們的一生,來經歷神對一個愛祂的人,有這樣完美的製作和帶領。(韜)

(2007/12/23pm 多倫多)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