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特别推荐
  • 福音
  • 追求
  • 綱要
  • 產品
  • 通知
分類:舊約讀經, 舊約鳥瞰/摩西五經

 

舊約讀經-舊約鳥瞰/摩西五經-第十二篇 民數記鳥瞰(一)-民數記中有關基督的預表

第十二篇 民數記鳥瞰(一)

── 民數記中有關基督的預表

舊約鳥瞰/摩西五經

(本篇信息未經講者校閱,僅供追求用)

總 論

  民數記是論到以色列人如何編組成軍,起行,經過爭戰,要往美地去。他們整個的目標就是要往迦南美地去,在預表上就是要進入這位包羅萬有的基督,在祂裡面來生活行動,來享受,來經歷祂一切的豐富。但是要進入美地,就須要爭戰,須要爭戰著來進入,甚至進入以後,還須要爭戰。所以他們從編組成軍,然後就起行,然後在曠野繞了四十年之久,一路都要爭戰,甚至到了美地的門口,也還要爭戰。在美地門口的幾個爭戰,一個是與亞拉得王爭戰,一個是與亞摩利人的王爭戰,還有一個是與巴珊王爭戰。等到他們爭戰完了,他們才能過約旦河 ── 那就到了約書亞記了。

本書分段

按記載的順序分段

  民數記的綱目,大概主要分為三段:第一段就是編組成軍(一1~九14);第二段就是他們的行程,他們起行開始行動了(九15~二十29,二一4~20,三三1~49);第三段就是面對爭戰(二一1~3,21~三二42,三三50~三六13)。整個民數記到了末了,以色列人還沒有進到美地去,只到了美地的門口。這是從整個民數記本身的分段來看。

按地理位置分

  如果從他們行動的地理位置,也可以分做三段:

  第一段就是在西乃山(一1~十10),重點是在於列隊安營,還有聖別的事奉。

  第二段是從西乃山到加低斯:
  在這一段行程裡,描述了以色列人最慘痛的失敗,他們一再的得罪神、背叛神,有十次之多(民十四22),所以就在曠野繞行了四十年(十11~二十)。如果根據申命記,他們從西乃山走到加低斯巴尼亞(或作:加低斯),才十一天的路程(申一2);他們都已經到了門口了(因為加低斯是進入迦南地的一條近路),可是他們沒能進去,因為他們在那裡不信神的應許(原來摩西打發十二個探子去窺探迦南地,那十二個探子回來以後,十個報惡信,以致以色列眾人向摩西、亞倫發怨言 ── 民十三、十四章)。我們看見,以色列人一路上不是埋怨神,就是不信神,所以神就發怒起誓,不讓他們進去,所有二十歲以上的,都要倒閉在曠野。到末了,二十歲以上的只剩下兩個人進去,就是迦勒和約書亞。

  十四章六至九節說,「窺探地的人中,嫩的兒子約書亞和耶孚尼的兒子迦勒撕裂衣服,對以色列人全會眾說:「我們所窺探、經過之地是極美之地。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必將我們領進那地,把地賜給我們;那地原是流奶與蜜之地。但你們不可背叛耶和華,也不要怕那地的民;因為他們是我們的食物,並且蔭庇他們的已經離開他們。有耶和華與我們同在,不要怕他們。」神還說,「惟獨我的僕人迦勒,因他另有一個心志,專心跟從我,我就他領進他所去過的那地;他的後裔也必得那地為業。」(十四24~25)所以所有二十歲以上的,只剩下迦勒和約書亞得進入美地,其餘都倒閉在曠野。

  根據申命記一章,他們走了十一天就到了加低斯巴尼亞(就是加低斯)了,就可以進到美地的入口了;但是他們卻沒有進去。只有十一天的路程,就可以走到美地的入口了,結果他們在這裡失敗了,就繞了四十年才進到美地。

  第三段就是在摩押地:
  他們一直繞路,末了繞到了摩押地。這是從二十一章一直到三十六章,記載他們因信靠神而得勝,預備進入美地,承受美地為業。這時,他們已經到了美地的門口,幾乎老一代的以色列人都已經倒閉了,只剩下新一代的以色列人。所以在申命記,這時摩西就在那裡對新一代的以色列人重申律法,重新向他們交代。所以申命記非常特別,就是滿了摩西的話,摩西這時給人的感覺,好像他這個人已經和神來往到一個地步,神能夠把話託付在他身上,他說的話,也就成為神的說話,好像不大像舊約的原則了,已經到了新約的原則裡。

  這是按著地理的位置將民數記這樣來分段的。

編組成軍

  我們可以想像一下這一個場景:這兩百萬的以色列百姓,他們在正月十四號從埃及地起行,過了三個月就到了這個西乃山(出十九1),也就是何烈山,摩西就在那裡頒佈律法,建造會幕,這一切都完成之後,就在第二年的正月初一日把會幕立起來(出四十2);在會幕立起來的那一天,神就從會幕中呼叫摩西,就開始在那裡頒布整個敬拜事奉的條例,聖別生活的條例,還有節期等等 ── 這就是利未記。然後到了二月初一,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一年多一點,他們就開始編組成軍了 ── 這就是民數記的開始。

  民數記的編組是從第二年的二月一號開始的,編組完成之後,在二月二十日他們就開始起行了。十章十一節,「第二年二月二十日,雲彩從法櫃的帳幕收上去,以色列就按站往前行,離開西乃的曠野,雲柱停住在巴蘭的曠野。」二十天就完成了組,然後整個大軍就要往前走了。這些編組成軍的,是可以打仗的,他們就圍繞著帳幕往前行,像一個軍隊一樣;其他的百姓就跟在後面,整個隊伍就這樣往前行了。

按著宗族、年齡

  一章四十五、四十六節說,「這樣,凡以色列人中被數的,照著宗族,從二十歲以外,能出去打仗、被數的,共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名。」整個以色列人可以打仗的,二十歲以上的,有六十萬零三千五百五十人。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可以打仗的,是從二十歲以上;往上到幾歲呢?往上就不限制幾歲了。論到打仗,年齡是沒有上限的,這實在很希奇,像迦勒,到了八十歲還能為以色列人爭戰(書十四10~11),這真的是很厲害!約書亞記十四章十、十一節,迦勒的話說,「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這個是很少有的,表示為著爭戰,是不受年齡限制的,就像迦勒一樣,八十五歲了照樣出入打仗。這是給我們看見,要有分於爭戰,必須有某種生命程度的成熟,卻又是不老衰的。

  整個編組成軍,一個是按著宗族,就是生命的源頭;一個是按著年齡,就是生命的成熟程度。這是民數記中以色列人編組的時候所給我們看見的。

各支派的部署安營

  然後,二章二節說,「以色列人要各歸自己的纛下,在本族的旗號那裡,對著會幕的四圍安營。」於是他們就圍著整個帳幕的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安營;並且由四個支派的首領分在四個方向來領頭,整個十二個支派就分在這四個地方。東邊就是猶大支派,因為他是領頭支派,人數也最多,所以在東邊日出之地;並且由猶大帶頭前行。

肉體要被對付

  整個民數記到這時已經編組成軍了,然後就起行了。起行之後,因為他們的失敗,雖然已經到了美地的入口,神卻不讓他們進入;而且你們的屍首必倒在這曠野,並且你們中間凡被數點、從二十歲以外、向我發怨言的,必不得進我起誓應許叫你們住的那地;惟有耶孚尼的兒子迦勒和嫩的兒子約書亞才能進去(十四29~30)。所以他們就在曠野繞行,以預表上來說,就是預表今天教會的光景,也是在那裡繞行;一直到最後,所有屬肉體的以色列人,通通倒斃曠野了,以預表上來說,也就是神要對付我們的肉體,我們的肉體被對付了,然後才能進入迦南美地,來享受這位包羅萬有的基督。

  以色列人一再地發肉體,一再地發怨言,一再地不信神、不信神的應許,所以最終,他們老一輩的一班人,就是第一次被數點,二十歲以上的這些人,通通倒斃,其中只有兩位進入;其他的都是新一代的以色列人。如果那時候不到二十歲的,最大的是十九歲,等他們進入迦南美地時就都已經五十九歲了,所以要進入迦南美地真是不容易啊!在預表上來說,我們要進入美地,就是我們的肉體要被對付;在以色列人來說,這班屬肉體的以色列人,最後他們倒斃了,新一代的以色列人,表徵在復活裡的人,他們才能進入迦南美地。

關於基督的預表

  在民數記裡面有好幾個重點是和基督的預表有關的。

一、拿細耳人

  第一個就是在編組成軍的時候,他們所特別提到的作拿細耳人的一個條例。為什麼會有這個拿細耳人的條例呢?本來是只有亞倫的子孫,或者利未的子孫,是被神指派的,才能夠來事奉神,或者來服事聖殿一切的事。但是除了這一個以外,神就給人另外開了一扇門,叫其餘的人也有機會來事奉神,那些人就是拿細耳人。神就給這班作拿細耳人的一個聖別的條例,這是記載在民數記第六章。

基督是真正的拿細耳人

  這個拿細耳人的條例雖然是在舊約,但是我們從聖經裡面來看,拿細耳人就是預表基督,預表基督是真正的拿細耳人。我們怎麼看出來的呢?從這個拿細耳人的這一切的聖別的條例,我們就看見,這一個拿細耳人乃是預表這一位主耶穌,祂來成為一個人,祂是一位真正的拿細耳人。當主耶穌在地上時,祂是屬猶大支派的;如果以肉身的支派來說,基督只能作君王,祂不能作祭司。但因為祂是拿細耳人,所以祂就也能夠作祭司;也就是說,祂不僅是君王,祂也是祭司,因為祂既是屬猶大支派,祂又是拿細耳人。

  以今天來說,我們要來事奉主,我們也是在拿細耳人的原則裡。所以在舊約這裡就有這一幅的圖畫,當他們編組成軍的時候,神就特別頒布這一個成為聖別作拿細耳人的條例。

是特別許的願

  六章一至八節,「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說:無論男女許了特別的願,就是拿細耳人的願(拿細耳就是歸主的意思;下同),要離俗歸耶和華。他就要遠離清酒濃酒,也不可喝什麼清酒濃酒做的醋;不可喝什麼葡萄汁,也不可吃鮮葡萄和乾葡萄。在一切離俗的日子,凡葡萄樹上結的,自核至皮所做的物,都不可吃。在他一切許願離俗的日子,不可用剃頭刀剃頭,要由髮綹長長了。他要聖潔,直到離俗歸耶和華的日子滿了。在他離俗歸耶和華的一切日子,不可挨近死屍。他的父母或是弟兄姊妹死了的時候,他不可因他們使自己不潔淨,因為那離俗歸神的憑據是在他頭上。在他一切離俗的日子是歸耶和華為聖。』」

  這裡我們看見,無論男女都可以作拿細耳人,而且這是一個特別許的願。

自願奉獻 ── 將自己分別為聖歸給神

  拿細耳人有什麼特點呢?第一個就是自願奉獻,自願把自己分別為聖歸給神。為什麼有這個需要呢?因為神的旨意的成就,需要人的合作,以補足神的命定;特別當祭司體系衰落了,敗落了,這個時候,神就需要有人起來自願把自己獻給神,好讓神能夠得著人來繼續祂在地上的工作、行動,或者行政。這在聖經裡面最清楚的一個例證就是撒母耳。撒母耳也是被獻為拿細耳人(撒上一11),就在那個祭司職分荒涼、衰弱的時候,他就被興起來,他就把自己奉獻給神,來補滿那個缺欠。這是拿細耳人的一個願。

  拿細耳人的一個原則,撒母耳算是最清楚、最明顯的一位。因著他的奉獻,神就能在地上帶進一個新的時代,帶進神的工作。本來已經衰敗了,已經衰落了,燈光已經快要熄滅了,神的言語稀少了,整個的事奉體系也弱了,連約櫃最後也被擄了,祭司的職分也弱了,這個時候就需要有人起來把自己自願奉獻,來補滿這個這個缺欠,來應付神的時代性的需要。所以,拿細耳人的原則,第一個就是自願奉獻。

淡酒濃酒都不喝 ── 脫離世俗歸耶和華

  這一個自願奉獻的人,也須要脫離世俗來歸給耶和華,所以淡酒濃酒都不可以喝,葡萄的產物也都不可以吃,就是要完全脫離世界,不要屬地的享受與歡樂。

  我們知道,酒是為著歡樂的。凡歡樂的場合都會喝酒,所以幾乎所有的婚宴都有酒,連主耶穌都曾變酒給別人喝,所以酒是指著地上的享樂說的。一個許願作拿細耳人的,他就願意放下他屬地的享樂,拒絕世界的福氣,完全從世俗中被分別,來絕對為著神。這就是拿細耳人的原則,就是願意奉獻,脫離世俗,來絕對地為著神而活。

不剔頭髮 ── 完全降服於神

  不僅這樣,他也完全降服於神。那也就是說,「在他許願分別出來的一切日子,不可用剃刀剃頭。」因為頭髮是一個人順服權柄的記號。聖經裡面說到女人順服權柄的記號,就是她們的頭髮。拿細耳人不剃頭髮,就表示他這一個人是完全降服於神、不棄絕主的主權、絕對服在主的權下、甚至也願意服在神所設立的權柄之下的。所以拿細耳人不剃頭。

不可挨近死屍 ── 不接觸死亡

  還有,他也不可挨近死屍,就是不可以接觸死,也就是不要摸死亡。一個事奉主的人,特別我們願意把自己奉獻給主、絕對分別出來、為主而活的人,我們就不接觸死亡,不受死亡的沾染。所以對於死亡的事,我們要避開,要遠避;什麼時候沾染了死亡,還得有一點的潔淨。這對我們在教會生活中來說,也是很重要;我們來過教會生活,就要遠避所有死亡的東西,凡是死亡的談論、死亡的事,我們連接觸都不接觸,連摸都不摸,我們就可以被保守成為聖別。

  所以拿細耳人有個特點,就是不接近死亡,不摸死亡,不被死亡來玷污。這是一個拿細耳人的一個聖別條例。

分別出來七天 ── 表徵一段完整的時間

  六章十三節,「拿細耳人滿了離俗(離俗,或作:分別出來)的日子乃有這條例:人要領他到會幕門口,他要將供物奉給耶和華……。」拿細耳人的分別要持續七天之久;「七」就是一個完整的時期,甚至就是一生之久。所以我們一生之久都可以成為一個拿細耳人來事奉主。

拿細耳人預表主耶穌絕對為神而活

  我們如果將這些點總括在一起,我們就看見,在人類歷史中有一位這樣來活的人,那就是主耶穌。所以主耶穌就是真正的拿細耳人,祂在祂人性裡是一個絕對為神而活的人 ── 祂沒有一點屬地的享樂,完全拒絕屬地的享樂,完全絕對的為神而活,並且完全服在父神之下。祂一再地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約十四10)「子憑著自己不能做什麼,惟有看見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樣做。」(約五19)「因為我沒有憑著自己講,惟有差我來的父已經給我命令,叫我說什麼,講什麼。」(約十二49)「你們舉起人子以後,必知道我是基督,並且知道我沒有一件事是憑著自己做的。我說這些話乃是照著父所教訓我的。」(約八28)「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來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約四34)祂不憑自己說,不憑自己做,不憑自己活,祂一直守住一個原則,採取一個原則,就是拿細耳人的原則,完全服在神的主權之下。

  民數記的這一個拿細耳人,乃是主耶穌基督的預表,表徵主耶穌在祂的人性裡絕對為神而活。當然今天在新約時代,也預表真正願意事奉主的人,他們就是跟隨這位耶穌的榜樣的拿細耳人。感謝主,所以在民數記,給我們特別這樣一個條例,就是給一班人開了門,叫他們也可以來事奉主。這是很寶貝的。

二、亞倫發芽的杖 ── 神的表白

  第二個預表就是十七章的亞倫發芽的杖。

  這裡先簡略描述它的背景:在十六章,以色列人利未支派中的可拉和可拉一黨的人,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一同起來挑戰摩西,挑戰他的權柄;於是神使地開了口,吞了可拉和可拉一黨的人,又降火燒了那二百五十個首領。結果,以色列全會眾都向摩西發怨言,導致神使瘟疫臨到百姓。

  就這樣的背景之下,神自己就在第十七章出來表白了。一至八節說,「耶和華對摩西說:「你曉諭以色列人,從他們手下取杖,每支派一根;從他們所有的首領,按著支派,共取十二根。你要將各人的名字寫在各人的杖上,並要將亞倫的名字寫在利未的杖上,因為各族長必有一根杖。你要把這些杖存在會幕內法櫃前,就是我與你們相會之處。後來我所揀選的那人,他的杖必發芽。這樣,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們所發的怨言止息,不再達到我耳中。」於是摩西曉諭以色列人,他們的首領就把杖交給他,按著支派,每首領一根,共有十二根;亞倫的杖也在其中。摩西就把杖存在法櫃的帳幕內,在耶和華面前。第二天,摩西進法櫃的帳幕去。誰知利未族亞倫的杖已經發了芽,生了花苞,開了花,結了熟杏。」

  這個就是亞倫發芽的杖。

存放在見證櫃內

  十節,「耶和華吩咐摩西說:把亞倫的杖還放在法櫃前,給這些背叛之子留作記號。這樣,你就使他們向我發的怨言止息,免得他們死亡。」法櫃又譯為見證櫃。神就要他們把這個杖放在見證的櫃前。這個發芽的杖,就著它在舊約的地位,是在見證櫃前,就著新約的實際,是在見證櫃內;就著舊約神的經綸,是在見證櫃前,就著新約神經綸的實際,是在見證櫃內。根據聖經,今天見證的櫃裡面有三樣東西:一個就是兩塊見證的法版,刻有十條誡命;一個就是盛著一俄梅耳嗎哪(隱藏的嗎哪)的金罐;一個就是亞倫發芽的杖(來九4)。這三樣都是預表基督的。

  所以我們來到至聖所這裡,除了有約櫃以外,還有這三樣東西。約櫃上面有一個蔽罪座;我們已經說過,人要來到神面前,他就須要遮罪,如果沒有遮罪,就不能來親近神,不能與神來往交通,神也不能向人施恩。就在這個蔽罪座的蓋下放著這三樣的東西,一個就是法版,就是見證的版;一個就是隱藏的嗎哪;一個就是發芽的杖。

杖發芽、開花、結杏 ── 預表在復活裡的基督

  發芽的杖就是預表復活的這位基督;也就是說,在復活裡,祂的生命萌芽了。本來這個杖是個枯死的木頭,是拿來做杖的一根死的木頭,表徵這位受死的基督;然後祂復活了,就是發了芽了,甚至產生了花苞,開了花了,結了熟杏了;就在一夜之間,真是太奇妙了!這就是預表這一位在復活裡發芽的基督,不僅發芽,更開了花、結出熟杏來了;這樣一位基督就能把生命分賜給人。

這杖(權柄)與那真實與神是一的人同在

  這樣的基督也就是杖,就是權柄,就是亞倫發芽的杖所表徵的。這個杖在誰的手中呢?就在亞倫的手中,也就是在站在神這邊、與神是一的人手中;所以,神這個復活的權柄在誰手中呢?就是在與神是一的人手中,就是在站在神這邊的人的手中,因為這杖與那真實與神是一的人同在。

  亞倫發芽的杖,不僅預表這位基督是復活、發芽、開花、有生命供應、能把生命供應給人的;並且這位基督今天就是杖,祂就是權柄,所以主耶穌在復活裡來到們徒們那裡時,就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太二八18)這位主,祂有權柄,一切的權柄都在祂的手中,我們如果能夠與祂是一,我們就能夠有這個杖,我們就能帶著主的權柄進到人群中間,能夠把基督服事給人。

  這是亞倫發芽的杖的預表,也是民數記的第二個預表。

神對觸犯權柄者的審判

  從十六、十七兩章,我們看見以色列人因著背叛,就遭受了神的審判,不僅地開了口,把那二百五十個人通通活活地吞到地底下去,瘟疫也臨到了他們 ── 這是人類歷史上是少有的。

  這以色列人也真是特別,神都作了這麼多的事了,他們竟還背叛,他們還發怨言,他們還不信!這實在是很難令人相信。所以我們也就知道,神蹟是無用的。很多人以為,我若看見一個什麼神蹟,我大概一生就能好好地跟從主了。不,沒有這種事。如果以看神蹟來說,沒有人比以色列人看得再多了,對不對?你看今天人類歷史,任何一個團體有行神蹟的,哪有像以色列人所經歷的這麼多神蹟?但是,他們仍然一再地發怨言,也一再地遭受神的審判、神的懲治,末了還通通倒斃曠野,老一代的通通不能進入迦南,都死在曠野了!

  這裡,神對可拉一黨的人的審判,是使他們腳下的地裂開,地就開了口,把他們和他的家眷,並一切屬可拉的人的財務都吞了下去,他們就活活地落入陰間了。但是以色列人還在抱怨,「第二天,以色列全會眾都向摩西、亞倫發怨言說:你們殺了耶和華的百姓了。會眾聚集攻擊摩西、亞倫的時候,向會幕觀看,不料,有雲彩遮蓋了,耶和華的榮光顯現。」(十六41~42)你看那個背叛多大!這位摩西,神一再地在眾人面前來顯明神與他同在,顯明神立他作他們的領袖來帶領他們,可是他們還這樣子。

  這裡說,「會眾聚集攻擊摩西、亞倫的時候,向會幕觀看,不料,有雲彩遮蓋了,耶和華的榮光顯現。摩西、亞倫就來到會幕前。耶和華對摩西說:『你們離開這會眾,我好在轉眼之間把他們滅絕。』」(民十六42~45)這個背叛實在太嚴重了,逼得神好像說,「我不要了,這班人我不要了,我要滅絕他們!」

亞倫救了百姓

  但是,「他們二人就俯伏於地。摩西對亞倫說:『拿你的香爐,把壇上的火盛在其中,又加上香,快快帶到會眾那裡,為他們遮罪;因為有忿怒從耶和華那裡出來,瘟疫已經發作了。』亞倫照著摩西所說的拿來,跑到會中,不料,瘟疫在百姓中已經發作了。他就加上香,為百姓贖罪(遮罪)。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瘟疫就止住了。」這香爐加香,就是預表禱告;因著摩西的禱告,瘟疫就停止了。亞倫站在那裡,瘟疫就停在那裡;也就是一邊的人死掉,一邊的人就得以存活。

  摩西、亞倫真是愛神的百姓,雖然百姓這樣背叛他們,這樣反對他們,但是他們還俯伏在地,來為百姓向神禱告求懇,保守這班以色列人的性命。當時一下子就死了一萬四千七百人,神子民中間可以說是遍地死屍,那是非常悲慘的一個局面,這是墮落、背叛所帶來的結局。

三、紅母牛

  經過這個背叛之後,神不僅藉著亞倫發芽的杖出來表白,到了十九章,神就說,「耶和華命定律法中的一條律例乃是這樣說: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一隻沒有殘疾、未曾負軛、純紅的母牛牽到你這裡來,交給祭司以利亞撒;他必牽到營外,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必有一個潔淨的人收起母牛的灰,存在營外潔淨的地方,為以色列會眾調做除污穢的水。這本是除罪的。」(十九2~9)也就是神需要藉著一種水叫作除污穢的水,來除去他們死亡的污穢。因為我們可以想像那個景況:在以色列人的營地,瘟疫所帶來的是遍地的死人,他們滿了死亡的污穢,也在那種死亡的陰影之下 ── 這是神公義審判的結果。現在神要來拯救他們脫離這種死亡的光景,所以神就要摩西、亞倫來調製除污穢的水。

  以色列人經歷了這一件事,現在雖然瘟疫止住了,但是人的心裡一定會有壓力,一定會害怕,一定會有一種死亡的陰影,所以神就要他們做一件事,就要他們用紅母牛的來做除污穢的水。這也是在祭司事奉裡面的一項。

用紅母牛的灰調做除污穢的水

  祭司要為百姓做除污穢的水,就需要紅母牛的灰。

  今天的以色列人,他們一直想要恢復聖殿,恢復祭司事奉,他們一直在盼望做這些事。我聽過這樣的報導,以色列人為了要恢復這個祭司的事奉,他們也在找這個紅母牛,聽說他們就在培育紅母牛,為了能調製除污穢的水。不知道他們會用什麼辦法培育出來,也許用胚胎培殖或是其他方法,為要培殖這個紅母牛;他們為了要盡這個祭司的事奉,極力的要找到這個紅母牛。

  紅母牛在聖經裡面就是基督的預表;基督就是這個除污穢之水的主要成分,能夠用來除去人因接觸死亡而有的玷污。這裡的除污穢的水,主要是針對死亡的污穢;凡摸了人死屍的,就有死亡的污穢了,就要除去他們所受的死亡的污穢。

  這裡不僅有紅母牛的灰,十七節說,「要為這不潔淨的人拿些燒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裡,倒上活水。」就是要潔淨的時候,要把這個灰放在一個器皿裡。還要倒上活水。十八、十八節,「必當有一個潔淨的人拿牛膝草蘸在這水中,把水灑在帳棚上,和一切器皿並帳棚內的眾人身上,又灑在摸了骨頭,或摸了被殺的,或摸了自死的,或摸了墳墓的那人身上。第三天和第七天,潔淨的人要灑水在不潔淨的人身上,第七天就使他成為潔淨。那人要洗衣服,用水洗澡,到晚上就潔淨了。」可見在舊約時代,一個人的污穢要除去,是沒那麼簡單的。今天在新約裡,就比較簡單了,我們就取用主耶穌的寶血,取用那靈,取用基督的釘十字架。在新約來說,我們若懂得取用基督,很快就可以得潔淨了。在舊約,把這麼多繁瑣的事都記載在那裡,都是一個預表的意義,給我們看見,怎麼來運用主耶穌的各方面在我們身上,好叫我們能夠除去我們身上的污穢。

「紅」表徵基督成為罪之肉體的樣式

  整個除污穢之水的最重要的成分,就是這個紅母牛的灰,表徵基督作我們的救贖。這裡的紅色不是表徵主耶穌所流的血,因為這裡不是對付罪污,而是對付死亡的污穢,所以這裡的紅色是表徵罪之肉體的樣式。也就是說,主耶穌為著來擔負人的罪,祂來成為罪之肉體的樣式,但是祂裡面沒有罪;所以,這個紅色是表徵罪之肉體的樣式。

「沒有殘疾」表徵救贖的基督是沒有罪的

  這紅母牛是沒有殘疾的,表徵這一位救贖的基督是沒有罪的;這位基督雖然有罪之肉體的樣式,但祂裡面沒有罪(約壹三5),祂是不知罪的(林後五21),祂是在罪之肉體的樣式裡來擔負我們的罪(羅八3)。

母牛是純全、未曾負軛的

  「純全無殘疾,未曾負軛的紅母牛。」(民十九2,另譯)這母牛是純全的,就表徵基督是完全的;這母牛也是未曾負軛的,就是表徵基督從來沒有給別人使用過,特別是未被神的仇敵 ── 撒但使用過(來九12~14)。這紅母牛必須是沒有負過軛的;如果牠耕過田,拉過車,那就不能用了,因為那表示牠被人用過了,被世界使用過了。今天,全世界都握在那惡者的手下,我們沒有得救以前,是被撒但使用的,甚至得救之後,有時候都還被撒但使用,為法老燒磚造城。但這紅母牛必須是完全沒有被用過,是完全為神負軛的,這樣的一個紅母牛,就能成為除污穢之水的主要成分。

香柏木、牛膝草、朱紅色線

  六節,「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紅色線都丟在燒牛的火中。」香柏木是表徵基督那尊貴的人性;牛膝草是表徵基督卑微的人性。聖經說,所羅門講論各種草木,他可以從利巴嫩的香柏樹講到牆上長的牛膝草,就是從最尊高的講到最卑微的。牆上長的牛膝草是很卑微的;所以牛膝草是表徵這一位卑微的基督。還有,朱紅色的絨線是表徵基督的救贖。

  所以在這裡,除了有紅母牛的灰以外,還有基督那尊高又卑微的人性,加上祂的救贖;也就是說,基督在祂的救贖裡,有香柏木,有牛膝草,有朱紅色絨線,這些也成為除污穢之水的成分。所以這除污穢的水不僅有這位成為肉體卻沒有罪的性情、完全沒有被使用過的這位基督,還有祂在救贖裡的尊高和卑微的人性 ── 主耶穌一面是最尊高的,一面又是最卑微的;一面祂是與神同等的,一面祂又來降卑成為一個人,並且降卑自己成為奴僕的樣式,所以祂是尊高又卑微的耶穌;還有祂的救贖。

放在器皿裡,倒上活水

  然後,要在器皿裡加上活水。十七節,「要為這不潔淨的人拿些燒成的除罪灰放在器皿裡,倒上活水。」活水就是表徵活的靈,表徵那復活之靈洗淨的能力。這些加在一起,就能來除去我們的污穢。所以,當我們被玷污了,我們就來到這位主面前,我們就來取用祂所為我們所作成的一切;不僅有贖罪的一面,有對付罪的一面,還有那靈洗淨的一面 ── 這就是我們每一天需要支取的,好叫我們能夠脫離罪的污穢,或者死亡的污穢。這是關於紅母牛的預表。

四、銅蛇

百姓再怨讟神和摩西

  第四個預表就是銅蛇。到了二十一章,百姓因為心中煩躁,就怨讟神和摩西,又開始進一步的失敗了。四節上,「他們從何珥山起行,往紅海那條路走,要繞過以東地。」這是因為以東王不肯讓以色列人從他的境界過去。四節下至五節,「百姓因這路難行,心中甚是煩躁,就怨讟神和摩西說:「你們為什麼把我們從埃及領出來、使我們死在曠野呢?這裡沒有糧,沒有水,我們的心厭惡這淡薄的食物。」」我們的確要體諒他們的處境。如果你到那一帶去走走,你一定也會發怨言的,因為那個路的確難走,一片曠野,遍地都是石頭,沒有草,到今天還是一片荒涼。你想想看,他們在那裡走,在那裡繞來繞去,繞了四十年,那不發怨言才怪!所以這時他們又發怨言了,又毀謗了。

  六節,「於是耶和華使火蛇進入百姓中間,蛇就咬他們,以色列人中死了許多。百姓到摩西那裡,說:「我們怨讟耶和華和你,有罪了。求你禱告耶和華,叫這些蛇離開我們。」於是摩西為百姓禱告。」這是神對他們的懲罰,百姓就懊悔了 ── 人都是受了懲罰才發現有罪,墮落的人都是這樣,不打兩下,就不認錯。你看這班以色列人,他們才受過這樣的懲治,才受過這樣的審判,馬上又發怨言了,又毀謗神了,又毀謗摩西了。

  摩西也真好,就為百姓禱告神了。感謝讚美主,帶頭的人就必須有這樣的度量,不管弟兄姊妹們怎麼背叛,怎麼反對,還是能為他們到神面前去禱告。這摩西實在是非常好的神的僕人。

藉著銅製的蛇醫治蛇毒

  神作事都是有意義的;摩西一禱告,八節,「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製造一條火蛇,掛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這蛇,就必得活。」神不是叫火蛇離開;不是這樣,神乃是要摩西製造一條火蛇,掛在杆子上。九節,「摩西便製造一條銅蛇,掛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這銅蛇就活了。」你看這是不是很奧妙,是不是很奇妙?這就是神奇妙的作為。前面因為有死亡,神就來預備一個用紅母牛的灰調做的除污穢的水;現在因為人被蛇咬了,神預備了一個銅蛇,立在杆上,仰望這銅蛇的就活了。怎麼變成我們要去仰望這個蛇呢?感謝主,不是蛇,而是銅蛇;就是有蛇的外型,沒有蛇的毒素。

  銅預表審判,是神的審判,人一望這銅做的蛇,就必得活。

  摩西就製造一條銅蛇,掛在杆子上,蛇若咬了什麼人,那人一望這銅蛇就活了。這個銅蛇就是表徵基督。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特別說到這件事;祂說,「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他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他裡面得永生)。」(約三14~15)所以這個銅蛇也是一個預表,預表基督在罪之肉體的形狀,被釘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成為罪,來拯救一切仰望祂、相信祂的人(羅八3,林後五21)。不僅脫離了罪,脫離撒但罪惡的毒害,並且可以得著永遠的生命。

  在許多時候,人是失敗的,但是這些失敗只是暴露人真實的光景,並且把神的救恩向人啟示出來。人會向神發怨言,人會背叛神,這都是人墮落的天性,都是人真實的光景;被蛇咬,意思就是裡面有了蛇毒了,那就是人裡面真實的光景。我們都是一班有蛇毒的人,我們裡面都有撒但的毒素,從亞當墮落吃了知識善惡樹開始,就把撒但邪惡的毒素接受到人裡面來了。

  那麼人蒙拯救的路在哪裡呢?就是要仰望耶穌,要來轉向祂,接受祂做人類的救主。什麼時候人願意仰望祂,我們裡面的蛇毒就被對付了,我們就能夠存活了,我們就能有永遠的生命了。其實這些墮落都是顯明人裡面的光景,都是暴露人真實的情形,要我們看見這就是我們。所以當什麼時候我們覺得以色列人怎麼這麼糟糕,我們可能要蒙光照 ── 我怎麼這麼糟糕?因為這就是我們!我們裡面墮落的光景就要被暴露出來。當我們的光景被暴露了,主就有拯救的機會,主就出來施行拯救了。

  民數記裡藉著這麼多的事例,給我們看見的,就是以色列人在往迦南美地的路上,一再地被暴露,一再地被顯明,主也一再地擺出祂拯救的路。

五、逃城(庇護城)

  在民數記裡面,第五個關於基督的預表就是逃城,或叫作庇護城,所以這個啟示往前了;這個往前就補了利未記的不足。

  論到庇護城是在第三十五章。神吩咐摩西要從以色列人所得為業的地中把一些城分出來給利未人居住,總共有四十八座城(三五7);其中有六座要拿來作逃城,或者叫庇護城(三五6,恢復本繙作避護城,和合本繙作逃城)。逃城是給那些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那裡,在那裡得著保護,不會被追殺。這是聖經裡面才有的,是所有人類歷史裡面,或是人類法律裡面所沒有的。

預表基督作我們的避難所,躲過神的審判

  當然「逃城(庇護城)」是有含義的,不只是表面上的一件事。這個庇護城,是預表基督作我們的避難所,我們可以在祂裡面避難,而躲過神的審判。因為我們一躲在祂裡面,我們就可以不受神的審判,這是庇護城所代表的含義。

  在以色列人中,利未人是沒有產業的,他們的產業就是以色列人所獻上的食物,還有在以色列地中分別出來給他們住的城。六節說,「你們給利未人的城邑,其中當有六座逃城,使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那裡。此外,還要給他們四十二座城。」所以總共給利未人四十八座城,其中六座作為逃城。

使誤殺人的可以逃避報仇

  九至十五節,「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過約但河,進了迦南地,就要分出幾座城,為你們作逃城,使誤殺人的可以逃到那裡。這些城可以作逃避報仇人的城,使誤殺人的不至於死,等他站在會眾面前聽審判。你們所分出來的城,要作六座逃城。在約但河東要分出三座城,在迦南地也要分出三座城,都作逃城。這六座城要給以色列人和他們中間的外人,並寄居的,作為逃城,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裡。」重點就是誤殺人的,不是故意設計要殺人的;誤殺人的,就可以逃到這裡。

要住到大祭司死了

  二十五節,「會眾要救這誤殺人的脫離報血仇人的手,也要使他歸入逃城。他要住在其中,直等到受聖膏的大祭司死了。」就是要在庇護城,一直等到受膏抹的大祭司死了,他才可以出這個避護城。二十八節,「因為誤殺人的該住在庇護城裡,等到大祭司死了。大祭司死了以後,誤殺人的才可以回到他所得為業之地。」也就是說,要等到受膏抹的大祭司死了,這時這個誤殺的問題才能解決,才能免去死。還有,三十二節,「那逃到逃城的人,你們不可為他收贖價,使他在大祭司未死以先再來住在本地。」這經節給我們看見,要等到大祭司死了,他才可以回到他所得為業之地。

  這些經節都給我們看見,誤殺人的要一直住在逃城,直到大祭司死了為止;不然,他就要被拘禁在這個逃城裡面。也就是說,他要被擺在一個特別的地方,叫他的性命得以保全。

六座 ── 容易找到避難之所

  這裡所說的逃城有六座:三座在約但河東;三座在約但河西,就是迦南地。以色列人後來進迦南地的時候,有兩個半支派留在約但河東,其他的支派就進到約但河西,所以為了這個需要,就在河東、河西各設有三個逃城。

  逃城是要給那些誤犯罪的,可以逃入那裡得著庇護的人。就預表來說,我們知道,亞當的犯罪也算是誤犯,他是被撒但引誘,就把知識善惡樹的果子吃到他裡面去了。所以逃城是表徵我們這班墮落的罪人,可以逃到基督這個避難所。又逃城有六座,而且分佈在各地,就是要叫人可以很容易地逃到那裡去得著保謢;也就是說,這六個逃城安排得很均勻,分在各個地方,好讓這班誤犯罪的人,可以很容易地找到避謢之所。

誤犯了罪的 ── 表徵墮落的人類

  這裡說,誤犯了罪的,不是故意殺人的,是無意犯罪的,這個原則上就是表徵墮落的人類。在神眼中,我們這班亞當墮落的族類,都是無意犯了罪的;也就是說,在亞當墮落的時候,他是受了撒但的引誘,才把知識善惡樹吃到他裡面去的。這一件事,這個罪行,在神眼中來看,神把它當作不是故意犯的罪,是無意犯的罪。神還是非常公平,因為人是被撒但引誘的,不是人想去犯這個罪,所以這個罪在神的眼中來看,就等於逃城裡面所說的誤犯的罪。

基督釘死十字架,將人從律法的逃城釋放出來

  對於人無意犯的罪,神就給人一個地方可以逃進去。這個地方是那裡呢?就是我們前面說的,它就是預表基督是我們的逃城,我們可以在裡面,或者躲在裡面,可以得著庇護,不被追殺。逃到什麼時候呢?要留在裡面,住在裡面,直到受膏的大祭司死了。這預表的意義就是說,直到主耶穌來為我們流血捨命,來為我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人才能夠從這個逃城裡面出來。我們的大祭司基督死了,祂的救贖就發生功效了,我們就可以得釋放,回到我們所得為業之地。這是在預表這一面來看的。

  當然這一幅「逃城」的圖畫,是作為基督的一個預表,預表基督就是我們的避難所。對舊約的聖徒來說,當主耶穌還沒有來成功救贖之前,他們要被看守在律法之下,這律法就是他們的逃城,庇護城,他們就是在那裡蒙保護、被看守;一直到主耶穌來了,祂成功了救贖了,才把這些舊約的選民從律法裡面帶出來,才能從逃城裡面出來,才從律法的轄制裡面出來。所以像亞伯拉罕這班我們舊約的先祖,他們還不能得著基督的救贖,他們還得被保留在這一個逃城裡面;一直等到什麼時候呢?等到主耶穌來,釘死十字架了,成功救贖了,他們才能脫離這個逃城。

  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十章就說到「羊圈」,那些羊都要留在這個羊圈裡面;一直等到主耶穌來了,成功救贖了,祂才把他們從裡面釋放出來 ── 這就是逃城的意義。這些舊約的聖徒就被謢庇在羊圈裡面,直到救恩完成了,他們才能夠從裡面被帶出來,而被帶到基督裡面,就是帶到美地上,來享受美地的豐富。所以一個在逃城裡的人,他不能在他所得為業的地上來經營、來享受,一直等到他從逃城出來了。在舊約的預表來說,舊約的聖徒們也被看守在羊圈裡面,一直等到主耶穌成功救贖了,他們就從羊圈裡被帶到基督裡面來,他們就可以享受基督作他們包羅萬有的美地。這就是逃城這裡所預表的。

民數記預表的應驗

  整個民數記裡面給我們看見的幾個關於基督的預表,都是非常有意義的,每一個預表都是和我們有關係的;也就是說,這些預表都已經應驗在主耶穌的身上。因此,祂如何是一個拿細耳人,祂也使我們成為一個拿細耳人;祂是亞倫發芽的杖,滿帶著神的權柄,復活的權柄,祂也使我們這班與祂是一的人,能帶著祂的權柄,進到人群中間 ── 不過必須是在復活裡,在復活的那個萌芽的復活裡,不僅萌芽,還能開花,還能結出熟杏;也就是這權柄裡是帶著生命供應的。

  一個真正復活的權柄,總是給人生命供應的,而不是帶著榔頭、斧頭去對付人;一個權柄是在復活裡的,是萌芽的,是結出熟杏的 ── 就是能夠把生命給人的,這一個權柄才是真正在復活裡的權柄。我們今天要來事奉主,我們就必須與主是一,這個杖就與我們同在,就在亞倫的手中,能夠帶著復活的權柄把神供應給人。

  然後,有紅母牛來應付人死亡的光景。當教會滿了死亡了,當死亡臨到了,怎樣解決呢?就需要紅母牛的灰,加上利巴嫩的香柏木,加上牆上的牛膝草,加上失紅色的線絨 ── 這個就是除污穢之水的成分。還要加上活水,灑在人的身上,就能把人的污穢、不潔除去。這些都是基督各面的預表。所以,我們每一天若學著來到主的面前,向主敞開,來接觸祂,來應用祂我作我們的一切,那對我們是一個極大的拯救,使我們能夠每一天在神面前、在人面前都潔淨的 ── 這是紅母牛。

  然後就有銅蛇;銅蛇就是這位基督成為一個在罪之肉體形狀裡的人,來為我們釘死十字架,好叫我們因著祂得著拯救,脫離撒但的蛇毒,能夠不受蛇毒的侵害。實在感謝主,這就是我們的主來成為我們的銅蛇,我們信入祂,就能得著永遠的生命。

  此外,我們的主已經為我們釘死十字架了,今天我們已經不在逃城裡面了,今天我們是乃在美地上;我們可以在美地上應用基督的死,應用基督作為我們的逃城。

  感謝主,這是本書裡面關於基督各面的預表。(峰)

(2006/11/16am 克里夫蘭)

anyShare分享到:

Comments are closed.